百度搜索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爱搜书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此刻见红袖这一脸的心虚警惕,只见曹丞相一把将人又扯进怀里,吧唧在人脸上又狠亲了一口,呵呵一笑解释道,

    “袖儿你且莫多心,本相之所以这么做,皆是因为心疼你,怕你两头顾着再出个什么事,你说你这么贴心的人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那不是要本相的老命吗?”

    说着还像摸像样的将红袖拉到一面镜子前,对着里面的人儿又是爱怜又是嗔怪道,“我说你这丫头呀,就是心里想的太多,

    你自己瞧瞧,这才几日不见,小脸都瘦了一圈了,再这么瘦下去,丞相我还不得心疼死啊。”

    红袖对着镜子一照,只见镜子里美人下巴尖尖,腰肢不堪一握,不觉还真就瘦了一圈,

    小脸一红,索性窝在曹丞相撒娇卖痴、不依不饶道,“丞相您可真是坏人,人家里里外外的为您奔忙,现下好了,到头来爷您竟嫌弃袖儿瘦了,不喜欢袖儿了,

    既是爷您不喜欢了,那袖儿干脆在这里一头撞死得了。”

    “哎哟哟我的心肝宝贝,你可不许说这等傻话,既是瘦了咱补回来就是,哪能就此不活了呀,”

    一见红袖这寻死觅活、装腔作势的样,曹丞相更是上道,连忙从怀里掏出一个荷包往红袖手里豪气的一塞,

    “拿着,回头买些好东西,好好补补,一定要将以前瘦下的地方都给补回来才是。

    记着,就算是为了本相也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身子,万不可再累着了,否则的话甭说旁的人,本相第一个就不能答应,

    别的不说,我总要为自己的心负责,不能让它三天两头的犯疼不是。”

    曹丞相话说的甜蜜度十级,但是红袖最关心的自然还是这手中荷包里的东西。

    不动声色的背过身,悄悄打开一瞥,只见竟是一张面额大的足以买下两座这般小院的银票,自是俏脸一喜,又瞬间由衷的笑开了花,“还是丞相您疼袖儿,您放心,就算是为了您,妾身也一定会照顾好自己,不会让您再担心的。”

    这厢曹丞相又就势揩了几把油,腻着哄了几句,“去吧去吧,等事成后本相还重重有赏,只一条,别累着自己就成。”

    “得嘞,丞相您就擎等着红袖的好消息吧。”红袖拿了东西,也终于心满意足的出了门,继续欢快的执行她的秘密任务去了。

    毕竟她又不傻,相对于男人的恩宠,自然还是银子来的更为实在。现在有了这笔银子贴身压着,就算丞相府她以后进不去,起码后半辈子也算是吃喝不愁了。

    不就是对付那么一个野孩子吗?反正人都已经快被他害的早就只剩半条命了,哪里还用得了多少时日,等到时候她大功告成,就可以再有一笔可观的收入了。

    红袖心里美滋滋的想着,只不过她再次没有想到的是,她前脚刚出了门,后脚还真就有两个人从里屋相继走了出来。

    萧泽就不用说了,生性好色的他,看到红袖这等身段资色如此魅惑的可人儿,自是早就馋的垂涎三尺,心痒难耐了。

    说实话要不是念着曹丞相和曹贵妃两位长辈在这里,必须收敛着点,若在平时,恐怕早就扑上去春风一度了。

    但是萧泽看着高兴,曹贵妃可就没有这等好心情了,

    看着红袖那雀跃着离去的背影,颇有些咬牙切齿的向曹丞相质问道,“大哥你到底什么意思?这红袖事情明明办的不怎么样?

    东西也早就送过去了,人都这么多天了还没有被他弄死,你不罚她就算了,怎么竟还给她那么重的赏赐?”

    “小妹你呀,你说你在宫里也混的这么久了,怎么还能这般沉不住气呢?

    泽儿毕竟年纪小,要是这么想也就算了,你怎么也能这么心急呢。”

    曹丞相心情显然不错,回头用手点了点曹贵妃,又瞟了眼一旁对着红袖的背影看的口水不觉都流出来的萧泽,不以为意的呵呵一笑道,“本相这做法,乃叫将计就计,放长线钓大鱼,你们自然是不懂的……”

    “噗……”不料曹丞相这解释的话都还未说话,都不待曹贵妃再发飙,萧泽就直接笑喷了出来,忍不住直接揭曹丞相的老底道,

    “我说亲爱的舅舅大人,您可真真是要笑死泽儿了,

    就您这些套路,糊弄你府里那些胸大无脑的美人儿也就罢了,竟也搬到这儿来了,

    还将计就计、放长线钓大鱼,这借口,别说我们,说出来您自己信吗?

    告诉您,这种老掉牙的借口,我早就不用啦。

    咱们都是男人,这谁还不了解谁呀,您这不就是相中了红袖妖魅的床上功夫,这才对她一再容忍,另眼相看的吗?”

    “你这孩子胡说什么呢,怎么能这样想你舅父呢,我这说到底不就是多用了一张银票的事吗?怎么能和你平时做的那些腌攒事相提并论呢?”听萧泽在自己面前没大没小的样了,曹丞相毕竟是长辈,眼一瞪训斥道。

    “大哥,你也别在这里大惊小怪的骂泽儿在您面前说话没大没小,不够尊重,实在是你这借口找的太鳖脚,立不住。”

    曹丞相在这里训斥萧泽,萧泽撇撇嘴没敢反抗,一旁的曹贵妃登时就有些看不下去了,难得和儿子站在一处,挤兑自家哥哥道,

    “其实我倒觉得泽儿说的真没什么错,你这啊,就是看人家红袖长得漂亮,床上又有几分功夫,把你侍候的美美的,就只知道头脑一热,一味儿的哄着对方高兴。

    您说您这是一张银票的事,难不成小妹冲你这般发火真是我自己小气,舍不得这些银子,亦或者心太着急,存不住气?

    结果其实不用我自己说,您肯定也心知肚明,都不是。

    小妹的意思是,您哄红袖,私下里怎么哄都行,给个金山银山我们都没意见,但是千不该万不该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她事情没办好,您不罚反倒奖,这让旁的人看到怎么说,他们说您奖罚不清,公私不分那还是轻的……”

百度搜索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爱搜书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楼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楼楠并收藏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