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爱搜书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听到卓公公的指责,那瞎眼神医叫屈道,

    “皇上您有所不知,那日给皇后娘娘看诊完,

    其实当时老臣就觉得有些奇怪,好像哪里有些不对,怎么会有人只有这么一点血,没流多少,就顶不住了,

    但是由于时间短,老臣以前也没有接触过皇后娘娘的病案,所以一时间并没有找到什么证据。

    临走时,正好见小几上还有娘娘喝剩的半碗药汁,因为心里存了疑,就随手带走了些,

    不料,就是这带回去的一点药渣,老臣却惊讶的找出,原来皇后娘娘那补汤里面竟被人动了手脚,里面掺了血枯草。

    这才致使皇后娘娘身体如此虚弱,并且还越补越差的啊……”

    “你胡说,皇后娘娘贵为后宫之主,母仪天下,谁敢对她动手?

    还有人在她补汤里下毒,这些事我们在皇后娘娘身边的人都不知晓,你这个整日在外流浪的瞎老头怎么会知道的?”听到老神医提血枯草几个字,这次曹贵妃还未来得及说什么,臧嬷嬷倒率先又叫嚣了起来。

    不知是没有认出臧嬷嬷的缘故,还是根本懒得搭理她,这次老神医倒没有接她的话,而是恭敬的对着皇上磕了几个头,沉声道,“皇上,老臣都已经活到这个份上了,妻儿多年前就被人杀害,说实话臣也早就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了,

    这么多年,臣只有一个愿意,就是能见着皇上一面,将当时的发现说出来。

    今天幸得老天开眼,让老臣又见着了皇上一面,终将此事禀于了皇上,

    至此,臣也就死而无憾了,

    至于要不要为皇后娘娘查出真凶,报仇血恨就不是皇上您份内之事了,还请皇上您自己定夺吧?”

    老神医这话说的相当中恳,可以说是现场唯一一个对大渝皇没有任何逼迫、要求的言语,

    不料老神医这话一出,只见前面的大渝皇却因为激动,一时猛咳了起来,

    以至于弯腰扶着书案咳了半天,连站都站不住了。

    “皇上……,老奴和着今日您实在太过劳累了,要不咱们先回去歇息,有什么事明日再说吧。”见大渝皇这样咳的恨不得把心都吐出来,卓公公担心坏了,忍了又忍,只得壮着胆子劝道。

    “不,今日这事一定要今天就查问清楚,”不料大渝皇这次却是罕见难说话的很,用帕子捂着嘴喘了半天,好不容易止住咳,又抚着胸口痛心道,

    “竟然有人在朕的眼皮子底下毒害霜儿,而我这个夫君却然不知,

    想想朕究竟还能有什么用,到头来竟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护不住,那我当初拼死拼活的要这个座位干什么啊……”

    “皇上,这不是事情还没有定论呢吗?说不得,就只是杜大医误诊了呢?”看皇上这样,卓公公心疼的眼泪都快下来了,只得伪心劝说道,“此事毕竟年代已久,要不咱还是缓缓劲,明儿再好好查吧?”

    “不行,朕还有口气,没有死呢,”大渝皇摆了摆手,倔强道,“现在就下令,让人速去太医院把那张医正给朕找来,朕记得霜儿的病,以前一直都是她亲自诊治的。”

    “皇上,真不是老奴不听您的,您忘啦,张医正上个月已经告老还乡了,

    临行前,您还打赏了他不少的好东西呢,说他这些年在宫里没少操劳,功不可没。”

    “什么?人竟然走了?”听说人不在宫里,大渝皇气得一拍桌子,咬牙骂道,“不行,别说还乡,哪算是到了天涯海角,朕也要将人给我揪出来,

    竟然敢打霜儿的主意,朕要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皇上这桌子一拍,一旁的卓公公还没什么反应,倒是听到找张医正和血枯草几个字,远处的臧嬷嬷吓的心一软,扑通一声给跪下了。

    这边臧嬷嬷和曹贵妃怂了,萧若云这会倒是冷静了下来,狠瞪了两人一眼,轻笑着上前,还得体贴入微的劝说道,“皇上,依云儿的意思,母后当年的病情固然重要,但是父皇您的身体还是更为紧要啊,

    您这段时间旧疾接二连三的复发,身子本就不好,要不咱还是养病要紧,母后的事容日后慢慢查吧。”

    “就是啊父皇,泽儿看着这起子人就是一伙的,根本就是故意前来,想搅的我们不得安宁,

    一会说去姐姐不是您亲生的,一会又说皇后娘娘是被人害死的,

    试问这大渝这些在父皇您的管理下,这么多年太太平平,国富民安,

    尤其是这后宫,更是一片祥和,怎么可能会这等腌脏事发生呢”

    见萧若云开了口,萧泽也赶紧上前帮腔道,

    这一次,他倒是没让人催促,难得自发自觉的又和萧若云站在了一起。

    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的他忽然有一种预感,他感觉这些人恐怕对付完萧若云,下一个可能就要对付他和曹贵妃母子俩了。

    但是他们这样想,想尽快平息此事,可是有的人就不愿意了,尤其是千里迢迢回来的秋芳,本就这些年一直都遭着大渝皇的嫌弃,所以此时更顾不得那么多了,只不管不顾的上前求道,

    “皇上,杜太医所言之事绝对非同小可呀,您可一定要彻查下毒之事,为皇后娘娘报仇啊,

    这件事从头到尾分明是有人刻意为止,先暗地里下毒害死了皇后娘娘,然后又换了小公主,皇上……”

    “你这个疯女人到底想说什么,一会说母后是被人毒死的,一会说我又是被替换的,”见这边大渝皇都被自己劝的差不多了,那秋芳又跳出来没完没了,萧若云也是怒了,冲上前怒气冲冲质问道,

    “我明明就是公主,这些大家和父皇都心知肚明,你究竟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我不是公主身份的?”

    “证据自然是有,我们皇后娘娘手臂上有颗红色的胎记,请问你有吗?”面对着萧若云的质问,秋芳脸不红气不喘的回怼道。

    “胎记啊……”一提胎记这事,臧嬷嬷显然是胸有成竹,甚至连场合也来不及顾忌了,

百度搜索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爱搜书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楼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楼楠并收藏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