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爱搜书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左沐仔细打量着面前的房间,只见这里比想象的大多了,分为里外两间,装修的很是雅致,屏风、茶几、贵妃榻……等等家具一应俱全,

    甚至里面那套间里还置有拔步床和书案、书柜,看样子只要客人喜欢,把这里当成宾馆睡上几日都没问题。

    “嗯,这还差不多,”看这珊瑚挺会说话,魏昭然倒也没为难对方,熟门熟路的往中间的摇椅上一瘫,挥了挥手,大度道,“行了,你也去忙吧,自己人不着急,我们在这等会就是,等她那边忙完了再过来也不迟。”

    “谢郡主体谅,对了,今早上裳姐姐刚研制了一种小点心,吃着特别,小的这就去为您拿来些,您好歹也尝尝。”

    叫珊瑚的女子出去后,很快就又贴心的送来些精致的点心,才笑着离开了。

    看着面前的小点心,从盛放的餐具到摆放的形态都很别致,卖相极不错,

    “这表面文章看样倒是做的很不错,只是味道别太难听就好,要不还真就白瞎了这里的环境和布置。”

    左沐轻笑一下,随手拿起一块放进嘴里。

    可是东西入口,轻轻一嚼,左沐却是瞬间一愣,“这口味,外酥里脆,怎么和前世的巧克力威化饼那么相像?”

    总不能是……

    左沐心里一惊,没敢继续想下去。

    “这家店的经营模式倒是挺稀奇,服务也贴心到位,感觉和别家的确实不太一样呢。”左沐小心的将威化饼放下,装作很随意的问道。

    “可不嘛,这家店铺的老板叫云裳,半个月前刚过了十八岁生辰,

    别看她年纪不大,可是个经商的奇才,设计衣服首饰的眼光很是独道。

    就像这小点心,清脆松软,是不是很好吃,除了这里满世界你根本找不到。”

    魏昭然好像对这家店铺的老板很熟悉,一介绍起来就滔滔不绝,

    “对了,还有一种她做的甜点可能你更没有吃过,等哪里云裳得了空,我带你过来好好尝尝,

    那感觉软软的,滑滑的,甜甜的,甜甜的,特别好吃,品种也特别多。

    云裳还为它起了一个特不好记的名字,好像叫什么,布……布……”

    “布丁?”左沐脱口而出道。

    “对对对,好像是这个名字。”魏昭然点头附和道,

    想想又觉得不可思议,盯着左沐好奇道,“奇怪?你又没有来过这里,也没见过云裳姑娘,你怎么会知道布丁这个东西?”

    听到这里左沐心中咯噔一下,一种奇怪的感觉飘过,更证实了心中那个无法与外人道的想法。

    不过,这种只能烂在她肚子里一辈子的事情,她自然不能让魏昭然知道。

    “我怎么可能知道,我不就是顺着你的话随口一说嘛,谁知道就瞎猫撞上死老鼠,猜中了呢。”

    怕说的太多,引起魏昭然怀疑,左沐装作打量着房间,转移话题道,

    “这里布置的实在太好了,比着那些官宦人家都不差分毫,甚至连个装点心的盘子看着都价值不菲,这云裳姑娘投入这么大,开这么个店能赚上银子吗?她家是不是这定城的首富,特别有钱呀?”

    “那是当然。

    首富不首富的我说不上,但是除了皇亲国戚,在商户里面绝对是数一数二的。”

    说到这里,魏昭然故意顿了一下,一脸神秘道,

    “不过有一点你确是猜错了。”

    “什么地方猜错了?难道她家里其实没钱?”左沐随口说道,

    不过,这个奇怪的想法,很快就被自己否则了,“按理说,这根本不可能呀,这么精致的院子,一般的商户不可能修的起呀,这投入,得多长时间能收回来呀。”

    “哎,这次你这瞎猫还真撞上死耗子了。云裳家里以前确实没什么钱,云裳之所以开这么大的店,投入这么多银子,并不是她父母留的,而是她自己挣的。”

    “挣的?她一个姑娘家年纪轻轻的,怎么能挣这么多钱?”现在轮到左沐彻底吃惊了。

    “就凭着这霓裳羽衣呀,你可别看这小小一个铺子。

    就它这里一年的收成,比着别家十间二十间的店铺都不止。云家这几年能挤身定城富商的行列,可是全靠她。

    平日里要是赶上个有个宴席什么的,就连宫里那些贵人娘娘想要出彩,都要跑到这里来找云裳订制衣裙呢。

    听说云裳的计划是,以后在每个国家都要开这么一个分店,要什么连锁经营呢。”

    “哦,这么厉害呐,听着好像是个很不一般的女人呢,你和这位叫云裳的姑娘很相熟吗?”

    看魏昭然连人家店铺老板的生日八字、年营业额、计划都知晓,左沐心里莫名一喜,连忙继续追问道。

    她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觉得这位云裳姑娘,或许真和自己来自同一个地方。

    “那是当然,那可不是普通的交情,这么说吧,说是救命恩人都不为过。”说起这件事,魏昭然翘起二郎腿,一脸的得意。

    “哦,这话如何说起?”左沐颇为感兴趣的问道。

    “大概是四年前吧,当时云家还是一个普通的人家,靠在长安街上摆个小摊卖些小东小西的勉强维持生计。

    因为要供养哥哥读书考功名,年少懂事的云裳每天都早出晚归,主动陪着老父亲摆摊叫卖东西。

    怕云裳长得太漂亮会惹出什么麻烦,她父亲一直都叮嘱云裳外出时戴着头纱。

    不料,有一天刮了很大很大的风,云裳一个不小心,头纱被风吹走了,在去捡头纱的过程中,就被许阳无意中看到了。

    那厮本就好色成性,二话不说,抱起云裳就要抢进府,收为第十房小妾。”

    “许阳?就是去年在静月湖我们碰到的那个……”左沐听到这里立即为云裳捏了一把汗,不可思议求证道。

    “可不嘛,这定城能如此嚣张跋扈,大白天强抢民女的,除了他卫国公的大公子,还能有谁?”

    魏昭然提起许阳,是满脸的不屑,

    “去年你不是也当场见识过吗?他不仅男女通吃,在没认出我们的情况下不是还企图调戏我们呢嘛,最后怎么样,还不是当着我们的面杀了人,

    还好老天有眼,最后终于收了他的狗命。”

百度搜索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爱搜书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楼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楼楠并收藏禀告王爷,王妃爬墙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