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穹顶之上 爱搜书 穹顶之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韩青禹的狠是那种不激烈的狠,甚至给人错觉,他是平静的。

    但是这是真正的狠。

    这一点从他的状态,苍白泛青的脸色上可以看出来,从他满身的伤口和血迹能够看出来,或者只是他现在站在这里就足够了。

    对此,折守朝的体会比现场任何人都更深,所以哪怕韩青禹的状态看起来再虚弱,自己内心再不甘,他也没有丝毫反抗的意念。

    以他们的实力对比,当他卸了装置,他也没有任何反抗的可能。

    四周围隐世家族的人终于反应过来了,刀兵出鞘,激烈的吼叫着,开始往上涌,折守朝的人在劝阻,折守朝也转头说了几句。

    而韩青禹,连看都没去看一眼,用刀戳戳折守朝后背说:“走吧。”

    走,折守朝抱着姐姐折秋泓。

    韩青禹走在姐弟俩身后。

    而后再一段距离,是犹豫跟来的折家和隐世家族的人。

    韩青禹甚至都没有回头威胁他们不许跟,因为这没有意义,旁边都是树林,多几十米距离脱离视线,对于强悍一些的战力并不构成太多限制。

    韩青禹就这么走着,偶尔突然咳嗽,低头把血喷在地上。

    那把蓝色的星光柱剑被用布简单的裹了,背在他后背上。

    他的左手似乎很难再抬起来。

    他脚步有时会有些踉跄。

    跟在后方的人们看着这一切,他们无法理解。无法理解这个人,这样子,为什么还会想到要来这里,而且真的来了,现在要回去,能回去。

    折秋泓在折守朝的手上,一路向后看着韩青禹,她有一双不算小的眼睛和很直接的眼神。

    “唔,唔!”平静地看了好一会儿后,折秋泓突然挣扎,试图出声。

    折守朝回头看了韩青禹一眼。

    “你给她拿掉吧。”

    医生们说折秋泓在蔚蓝的这几年,给他们很多人上过很多课,也亲手救过不少华系亚方面军将士,所以华系亚方面一直都给她足够的尊重。

    韩青禹也没有试图伤害她。除了刚才绑人的时候稍微有点粗鲁外,往驾驶座下塞人的时候说了一句“太胖”外,他连句重话都没有说,一会儿他还有求于人呢。

    “让守朝把我放下去。解掉脚上的绳子,我自己走。”

    嘴里的半截衣袖被拿掉了,折秋泓嘴角有韩青禹的血,大口呼吸然后她说。

    韩青禹摇头,咳嗽两声,“不行的,这样你们会分头跑。”

    折秋泓:“……”

    她确实是这么想的,因为她已经看出来了,韩青禹不会杀她,甚至不会伤她。她听说过这个被称作青少校的人,准备下地直接回头把人抱住,让折守朝跑。她也是练过的。

    “那你答应我不杀守朝,我救你,也可以帮你救人。”

    韩青禹没吭声。这等于默认了折秋泓的猜测。

    “你要杀守朝,我看出来了。”折秋泓突然又说。

    心思被直接点破了。溪流锋锐,睚眦必报,韩青禹确实不打算放过折守朝。

    前方,折守朝的后背颤了一下,韩青禹想了想,反问:“那他之前追杀我们的时候,你也在直升机上吧,为什么你没有劝他?”

    “劝了。我劝他不要招惹华系亚方面军,他没听。”折秋泓的眼神直直地看着韩青禹。

    “当姐的这么没用吗?我没有亲姐,但是以前很怕我堂姐。”

    折秋泓愣了愣,“我们不是一起长大的。我很早就离家了。”

    “哦。那干嘛管他死活啊?”

    “……管一次。”折秋泓说:“总之我帮你救人,救不活你杀我。但你要是杀守朝,我死也不会帮你。”

    “……”韩青禹看不懂女人,但是他看得懂有些人一个字一颗钉。他不放折守朝,折秋泓绝不会救吴恤。

    这时候,三人已经往回走了一定距离,前方开始出现直升机的声音。

    后面跟着的人渐渐隐入树林。

    “好的,这次不杀。”思考过后,韩青禹答应了一声。

    “那你不要调头又去拦他,说已经是第二次了。”明明是很鸡婆的一句话,折秋泓作为医生,一个为了查资料主动向蔚蓝自投罗网的医生,说得严谨而严肃。

    而事实,韩青禹就是这么想的……

    “好吧。”用力吹一口气,似乎很不甘心,韩青禹说:“折春花,你活了。”

    “我弟叫折守朝。”

    “太难记了,春花秋泓正好。”

    “那叫春花秋月。”

    “所以咯,还是春花。”

    韩青禹说完沉默,那块角状的永生骨现在在他怀里,他刚感觉了一下,差点直接晕过去。

    同样都是永生骨,同源的感觉不会有错,但是这块骨头似乎很特殊,它内里的骨源更浩瀚,更凝实,这还是其次,更主要它好像带着一股难以言说的,生命力的感觉。

    “等回去问朱家明吧。”韩青禹心里想着,继续往前走。

    指挥部的小村,一间破房子的屋顶上,温继飞用狙击枪远远在看着,看见青子的身影出现了,原本紧皱的眉头终于松开一些,无语但是又畅快地笑起来。

    他刚才去找过第四军的医生了,所以很快弄明白了韩青禹消失,到底是去干嘛去了,他去给吴恤抢医生去了,可能顺便也抢点别的。

    “韩青蛇,你特么,还真是个贱人啊。”温继飞笑起来。

    “看到了吗?看到了!快,给我看看,给我看看。”锈妹拿了狙击枪,刚看一眼,咵啦,房顶塌了。

    下面张赤远听说消息,安心了正准备开始吃面。

    面已经冷了。

    一碗的碎瓦片,张军长一声不吭挑着吃。

    铁甲攀着墙,探出头,“我们要去接应他吗?我去接应接应青子吧?”

    “不用。”温继飞想了想说:“他既然没打手势,我们还是不要去给他添乱。”

    …………

    另一边,折秋泓挣扎着看了看村庄方向,隐约看到村外的十几架直升机,又转回看向韩青禹。

    “你该放守朝走了。”

    韩青禹抬头也看了看,说:“把你姐放下吧。”

    折守朝把折秋泓放在了地上。

    韩青禹从旁边走过去,走到折守朝身前,站定……突然回身,用刀面“pia”一下重重把人抽飞起来。

    折守朝倒在地上。

    如果不是顶级战力的体质,他已经死了。

    人在地上把头抬起来。

    面前韩青禹已经转回去了,“只是条件交换而已,我没有任何一点和你化干戈为玉帛的想法。回去可以好好记恨,因为我已经记下了。下次见面试着杀我,或我杀你。”

    说完,韩青禹把战刀插回肩后,弯腰右手拎起地上的折秋泓,有些艰难地,一步一步继续往小村走去。

    还有些远,身后树林里数百人看着他走。

百度搜索 穹顶之上 爱搜书 穹顶之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穹顶之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人间武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间武库并收藏穹顶之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