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穹顶之上 爱搜书 穹顶之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这一夜岸上开始放烟花的时候,港口里停泊的万吨货轮也做好了出发的准备。

    密密麻麻的集装箱堆积在船上。鞋服,塑料和橡胶制品,大概就这些,都是很平常的东西。

    前甲板上,少数几名还算空闲的老船员凑了一堆,靠在船舷上看烟花,抽烟、聊天。

    过年启航的行程安排让人有些气闷,不过既然是吃这碗饭的,收入放在哪都不算低,他们早也接受和习惯了。

    总之只要家里媳妇儿怀孕的月份能对得上,就没有什么特别过不去的。

    “嘎吱”,突然有些沉重的脚步声从暗处传来。

    四名装卸工一人站一个角,抬着一个长方形的木箱子出现,从船员们身旁走过。

    木箱子不小,估摸着能装下两个成年人了,但是对比集装箱,自然还是小的可怜。

    船员们偏头看了看,打招呼问:“这时候还往上搬东西啊?”

    “散货,临时托运的。”装卸工回答。

    “哦,里面什么东西啊?怎么看着跟口大棺材似的。”

    “不清楚啊,没打听。”

    对话因为装卸工们的逐渐远去到此结束。

    只是随口一问的船员并不知道,他刚在生死关口上走了一着。当然抬箱子的装卸工人们一样不清楚,他们现在手上抬着的,其实可以算是一具变形金刚。

    恼起来随随便便能把万吨轮船搞沉的那种。

    “砰!”“砰!”一朵接一朵烟花在夜空中炸开,绚丽的火光映在深夜黑漆漆的海面上。

    “欸,说起来你们这次回家有没有听说过那个。”一名年轻船员一边跟人发烟,一边开启了一个新的话题。

    “什么?”老船员接烟没点,夹在耳朵上问。

    “外星人飞船,雪山怪物什么的。”

    “哦,那个啊,听过的,这不到处都在传呢,我估摸着都听过。但是你们看啊,咱这海一样还得出,日子不也还是一样过么?年也一样过。”

    老船员说着抬头又看了看远处天空的烟火。总之还是一样的除夕夜。

    一旁大伙都说是。

    “那啥,这个我知道,不管啥外不外星人的,只要不是跟咱打仗了,一样是挣钱过日子要紧。我就是想问你们都信还是不信啊?”

    小船员说到这,压低了嗓门:“反正我是信的。我上次跟船在海上看见过那玩意,外星飞船,真的,跟天上唰一下过去……”

    “这样说起来我也看到过,看着跟个梭子似的,是不是?!”另一人接茬道。

    “是是是,就那玩意,黑乎乎的,我也看到过。”

    “嗯,就是看不清,快得厉害。”

    当场第三个、第四个激动地回应。

    海面上视线宽阔,日子无聊,一群人里按照跑船的日子长短数下来,亲眼目击过大尖梭形飞船的接近了一半。只不过具体里面是不是传说中的外星人,他们谁都不知道。

    就像他们不知道那些“梭子”,后来都去了哪里。

    正当他们一起议论的时候,又一群七个人,从他们身后走了过去。人都略微低着头,身上穿灰黑色的风衣或夹克,戴着兜帽,只走路不做声。

    除了背上背的包,每个人的手上还都拎着一个木箱子,是木箱子而不是旅行箱。

    箱子大小长短不一,其中最长的一个,怕不得有两米多,快三米。

    “什么人啊?”等人过去后,小船员转头看着小声问。

    “可能跟船的货主吧。”老船员犹豫说着,同时伸手把小船员的脑袋掰回来,“没事别瞎看,别瞎打听,人既然能过关上来,就不干咱们的事。”

    实话说这群人的行装和气质给人感觉都不平常,老船员自己心里也好奇,但是人在海上漂了这些年,别的不说会多少,该沉默时沉默还是学到了的。

    “这一趟日子可不短,接下来要是他们主动找话说,咱就好好应他们。要是他们不愿意接触,记住了,谁都别往上瞎凑!知道了吗?!”

    老船员特意又严肃叮嘱了一句。

    “知道了。”“知道了。”

    烟火声中,货轮出港。

    接下来它将经过宗谷海峡,再穿过鄂霍茨克海,进入北太平洋,一路去往大洋彼岸,耗时二十多或三十天,完成一次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航行。

    …………

    下层船舱,此行专门开辟的一片房间。

    铁甲从“棺材”里坐起来,咔哒转头,“为什么不是你们抬我呀?”

    “装卸的师傅们上手太快了,我们没抢过。”温继飞笑着说道。

    “好吧。”锈妹有些郁闷,其实自己并没有占满那个箱子,要是那些人力气大点的话,不用四个人的,四个人过分了啊,大棺材更过分。

    耳中烟火声远去,浪涛的声音传进来。

    “所以现在我们已经是在海上了。”锈妹想到说:“我还是第一次坐船出海呢……我好想去甲板上看看啊,青子。”

    “哦,好,等晚一点,我去找人帮忙清一个区域出来给咱们。”韩青禹起身扯了扯兜帽的帽檐,挡住脸上的疤,这趟船上有蔚蓝的人帮他们安排一切。

    他也没有这样看过海呢,吴恤、瘟鸡和贺堂堂也没有。折秋泓说她也想看。连说自己晕船的朱家明都表态想看。

    不过他们并没有自己先上去,而是待在船舱里,跟锈妹一起在海上守岁,一直等到了凌晨四点多。

    “大师你不去吗?”起身的时候,温继飞特意去喊了姜龙池老爷子。

    老头躺床上睁开眼睛,看向门口一群人,回忆确认了一下,摇摇头,“不去,看厌了。”

    “啊?看厌了?!你不是应该会忘的吗?然后看一次说,哇,大海欸,再一次,还说哇,大海欸……”贺堂堂表示质疑。

    所以,果然还是没被超级砍过比较嚣张啊!韩青禹、温继飞和吴恤三人互相看了看,瑟瑟发抖。

    意外的是,姜龙池笑出来了,笑骂说:“滚!大过年的没挨过超级战力的打是吧?”

    贺堂堂滚了。

    “那大师你不会丢吧?”韩青禹站在舱门口问。

    姜龙池转头看看他,突然好像记得很清楚,“跟你说了这是海上,海上……”

    “海上我知道啊,但你的实力,下海游泳估计跟鱼雷也差不了多少。”

    “……滚!”

    想象着自己鱼雷一样的身姿,老头又一次被气笑了。

    韩青禹转身也滚了。

    不过他还没走几步。

    姜龙池在身后突然又喊:“回来。”

    “怎么了?”韩青禹转身往回问。

    老头从床上坐起来,打开手边的行李袋,找了找,自己嘀咕说:“还好手碰到一下,这个没忘掉。”

    他双手从包里捧出来一捧东西。

    红纸包的,红包。

    但里面不是钱,看样子方方正正,应该是蓝晶源能块。

    “每人一个,大吉大利。”老头说。

    “谢谢大师。”“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天下无敌。”“教陈不饿服字怎么写!”

    韩青禹拿了,温继飞拿了,锈妹拿了……连刚已经滚出去的贺堂堂都回来拿了。

    这个年,他们终于还是有长辈的红包可以拿。

    老头发完红包似乎挺开心的,自己躺下睡了,说:

    “去吧,去看看海,等一会儿太阳出来,会很好看。”

百度搜索 穹顶之上 爱搜书 穹顶之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穹顶之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人间武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人间武库并收藏穹顶之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