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极品狂妃,太子麾下好乘凉 爱搜书 极品狂妃,太子麾下好乘凉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第五十一章:怀抱是我的地盘

    “不好吃。”包子拍了拍小肚子,“人家可是个美食家,很挑食的。”

    “……”夙央额角跳了好几下,又恢复到淡然如水的模样,“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快些出去吧。”

    秦羲禾点点头。

    她将包子抱起来,打开门,门外依然白雾缭绕,寒冷刺骨。

    她打了个冷颤。

    “小心着凉。”夙央将大氅披在她身上。

    “我没事的。”秦羲禾看着他只穿着轻薄衣衫,“身子弱,这样会着凉。”

    “我在寒冷些的地方更舒服些。”夙央制止住她脱衣服的动作,“别纠结了,横竖我们快要出去了。”

    秦羲禾没有再推让。

    “羲禾,最好将吞云兽藏起来。”夙央用手绢捂住嘴,瘦削的身子在寒冷中越发显得单薄。

    “人家才不叫吞云兽那么没水准的名字,人家是高贵优雅的包子大人。”包子探出头来,表情很是不满。

    “……”夙央轻笑。

    包子这个名字,到底哪里比吞云兽更雅致了?

    “包子,乖乖待在里面。”秦羲禾将它摁回去,她抓住夙央的手。

    “夙央,的手好凉。”

    “不碍事。”夙央没有挣脱开,任凭她牵着,向着不远处的声音来源走去。

    声音很是嘈杂,大约是为了壮胆,那些人一边放鞭炮,一边敲锣打鼓,不知道的还以为谁家在娶媳妇。

    雾气很浓,夙央身子弱,由秦羲禾搀扶着才能缓慢往前走。

    嘈杂声来源于前殿,距离他们所在的地方并不是太远。

    太阳出来之后,雾气也消散了一些,勉强能看清楚路。

    他们走了许久,终于到了人群攒动的地方。

    前殿有很多人。

    浓浓的白雾中,他们排成一排缓慢行动着,一边僵硬地往前走,那模样,像极了丧尸进城。

    偏偏他们又敲锣打鼓放鞭炮。

    这场景,霎时便脑补出一段丧尸迎娶新娘的恐怖片来。

    “喂……”她招了招手。

    “我们在这里。”

    秦羲禾的声音瞬间被敲锣打鼓声淹没。

    无奈,她只能搀扶着夙央,走到那群人面前,伸出手,拍了拍一个人的肩膀。

    “喂,我们在这里……”

    “啊,鬼啊,救命啊……”那个人立马跳起来,像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跌坐在地上。

    周围的人被他一吓,也大声尖叫起来。

    一个人摔倒之后,像是多米诺骨牌一般,一个接着一个摔倒,敲锣打鼓声被尖叫声,哎呦声代替。

    “……”秦羲禾一脸黑线。

    这群人,似乎是每个人脚上绑了绳子,一个摔倒,后面的人也会受牵扯。

    所以才会倒下一大串。

    “夙央,我们走。”秦羲禾决定不理会他们,沿着人群往前走。

    果然,走了没多久便看到了出口。

    出口摆着两口上好的棺材,还摆了一些牛马童子之类纸糊的玩意。

    旁边有几个和尚在敲木鱼念经,还有几个道士在跳大神。

    老丞相正坐在棺材一旁抹着泪,哭得那叫一个肝肠寸断,他一边念叨着什么,一边往天空里撒纸钱。

    秦羲禾看到这场景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老头,是在给他们送终?

    夙央的脸上也是漆黑一片。

    “那什么,这种情况下,我们该开口?”秦羲禾拽了拽夙央,“我读书少,大概应付不了这种场合。”

    这场合,特么的,实在太诡异了。

    “这个……”夙央也有些为难。

    他早先便知道老丞相是个不靠谱的,谁知道他竟不靠谱到这种程度。

    “丞相大人。”他尝试着开口。

    老丞相将目光转向他的时候,显然吓了一跳,又看到秦羲禾,眼泪汪汪,嘴里叨叨,“显灵了。”

    “老天爷显灵了。”

    “上天可怜我白发人送黑发人,让我再见们最后一面。”老丞相眼泪鼻涕一大把,“太子,早先我对无礼,实在抱歉。为了羲儿,不惜闯入这香雾宫,这份情感天动地,老头子我很佩服。”

    “羲儿,是爹爹无能。放心,爹爹这把老骨头也活不了多久了,马上就去陪……”

    秦羲禾越听越觉得诡异,这老头是眼瞎么?

    “那什么,爹,我们还活着。”她嘴角抽搐,“我们,大概,没死。”

    “不,不可能。进了香雾宫的人怎么可能会活着?羲儿,不要骗我,我……”老丞相说着,顿觉悲从中来,说不出话来。

    “……是真的。”秦羲禾指着影子,“瞧瞧,我跟太子殿下都有影子,我们身上也是温热的,我们真的还活着。”

    老丞相愣了好一会,看了看影子。

    他双手颤颤巍巍地,“老夫,老夫,不是在做梦吧?”

    “当然不是……”秦羲禾在心里喟叹一声,主动抓住他的手,“我真的没事,爹爹别伤心了。”

    “我,我真的不是在做梦?”老丞相握着她温热的手,瞬间老泪纵横,他将她抱在怀里,“太好了,太好了,我的羲儿还活着。”

    “我的羲儿还活着。”

    “喵。”

    老丞相抱得太紧,压到了大氅下的包子。

    包子不高兴,从秦羲禾怀里探出头来,一爪子糊在他脸上,肉垫上是锋利的小爪子,糊上去,立马出现几道血印子。

    “啊,疼,疼。”老丞相捂着脸。

    秦羲禾忙将包子按回去。

    “主人,这老头压死我了,本大爷赏他一爪子,警告他不要靠近我的领地。”包子冷哼了两声,“主人的怀抱是包子的。”

    “爹爹没事吧?”她问。

    “我能感觉到疼,说明不是在做梦。太好了,羲儿真活着。”老丞相擦了擦脸上的血印子,“刚才,那是猫?”

    “应该是迷路走到香雾宫的猫,被我撞见了,顺便抱了出来。”秦羲禾说,“爹爹,快将这些东西撤掉,让里面的人都撤回来吧。”

    “好,好。”老丞相一连说了两声好。

    那些和尚道士纷纷离开,侍卫们将棺材抬走,纸糊的马车和小人纷纷烧掉,纸钱也都烧掉。

    那些被绑成蚂蚱的人也都退了回来,他们坐在地上,晒着太阳,大声喘着气,庆幸自己还活着。

百度搜索 极品狂妃,太子麾下好乘凉 爱搜书 极品狂妃,太子麾下好乘凉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极品狂妃,太子麾下好乘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秦翎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翎久并收藏极品狂妃,太子麾下好乘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