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极品狂妃,太子麾下好乘凉 爱搜书 极品狂妃,太子麾下好乘凉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第三百五十六章:生命中的过客

    “舅舅。”千千撅着嘴想了半晌。

    爹爹也曾经说过,随便骑在大人脖子上不是什么好事。

    舅舅又这么说。

    大概,这件事真的不太好吧。

    她得出了结论,像个小猴子一样从夙央身上跳下来,小脸红扑扑的,额头上泛出些许细汗。

    “夙夙,舅舅,们聊,我去找包子和黑炭吃好吃的啦。”她迈着小短腿,一边走一边挥手。

    夙央看向千千的眼神中带着无尽的宠溺。

    那种温柔的神色,连他自己都无法察觉到。

    秦灵镜眯着眼睛,“皇上,刚刚,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

    夙央抄着手,“是推算到的?”

    “算是吧。”秦灵镜说,“见了我之后就欲言又止,我好歹也是在秦家长大的,这点本事还是有的。”

    “所以,皇上想对我说什么?”

    夙央斜倚在木屋一旁的树上,余光瞥见正与黑白蠢兽争东西吃的秦羲禾,还有来回转圈的千千,脸上的表情变得柔和起来。

    “谢谢。”他说。

    “这是我该做的。”秦灵镜说,“羲禾是我妹妹,千千是我外甥女,我有义务保护她们。”

    “不。”夙央说,“五年前的事,谢谢。”

    “哦?”秦灵镜挑眉,“五年前?”

    “苏长恨已经将事情的原委告诉我,若不是有在幕后指挥,卧云城怕是早已经不存在了。那场浩劫能够化为一阵风烟,将损伤降到最低,多亏了。”夙央说,“还有羲禾……”

    他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苏长恨将调查结果告诉他的时候,他那时记忆混乱,忽略了很多事。

    现在再想想,五年前那场动乱前后,有一个人的存在至关重要。

    那个人,便是秦羲禾。

    能让秦灵镜做到这种地步的,只有她了。

    “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秦灵镜说,“皇上不必拘泥过去。世间万物皆有因果,重要的是前路遥远,或许,是想象不到的坎坷。”

    他说到这里,突然闭了嘴,打了个哈哈,“正午时分,太阳毒得很,我好像闻到了酸梅汤的味道,用来解渴是极好的。”

    在夙央的疑惑中,他施施然走到了那堆食物面前。

    夙央若有所思。

    前路坎坷么?

    山中天黑得早,太阳刚刚落山,便到了离开的时候。

    千千在山谷里待够了,又贪着夙央,非要跟着他走。

    溢清寒有些吃味,又没有拒绝的理由,只能浑身泛着酸气,死命盯着千千腻在夙央怀里。

    出了迷谷,夙央带着千千去皇宫。

    溢清寒则跟秦羲禾回将军府。

    对于这一点,秦羲禾颇有些无奈。

    千千跟小树苗在一起之后,完全无视了她跟溢清寒。

    看着那小妮子黏在小树苗身上,亲密无间的样子,不知怎么,总有一种好不容易养大的小白菜被猪给拱了的奇怪感。

    嗯……这糟糕的比喻。

    千千和夙央走后,又只剩下她与溢清寒两个人。

    相对无言。

    她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衣裳怎么湿了?”许久之后,溢清寒轻飘飘地问。

    “掉到河里了。”

    “掉河里?”溢清寒显然吃了一惊,“一个好好的人,怎么会掉到河里?”

    秦羲禾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抽风使用过肩摔的事。

    更无法解释,在河里她与小树苗还亲吻了。

    “身体怕凉,这天虽然暖和,河水也冰凉,从水里出来之后,又吹了凉风。”溢清寒颇为无奈,“等下熬些药,驱寒。”

    “好。”秦羲禾突然觉得有些对不起他。

    溢清寒的性格,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

    他从来都不是那种温润的君子,相反,在某些事情上,这个人执着得像牛。

    执着得有些变态。

    但,变态之中,却事无巨细。

    他其实很不错。

    若是没有小树苗……

    “如果没有皇上,会不会选择我?”溢清寒突然开口,吓了秦羲禾一跳。

    她愣了好一会,仔仔细细地看着他。

    “我脸上开花了?”溢清寒摸着脸颊上,“这么盯着我,可是感动得以身相许了?”

    “不。”秦羲禾笑了两声,“我只是想确定一些事。”

    这男人,会读心术么?

    刚才还在想着,若是没遇见小树苗,或者第一个遇见的人是溢清寒。

    她可能真的会喜欢上他吧。

    在人的生命中,出场顺序很重要。

    “清寒。”秦羲禾双手放在身后,迎着夕阳,语气淡淡,就像不远处浅浅深深的暮霭一般,有些缥缈。

    “年少不知事,那时崇尚自由和爱情,只想轰轰烈烈爱一场,万事万物不放在眼里。却因为太过年轻,两个人都心智不成熟,爱得轰轰烈烈,也散场得轰轰烈烈。”

    “等年纪稍大些,还会遇见很多人,知道很多事,就像这条路。”她面对着他,一步步退着往后走。

    “永远也不会知道背后迎来的人会是谁,也不知道能相处多久。相伴,分离,再相遇,再分离。人生总是如此反复循环,但,终究会有一个人在适当的时候出现。当看到她的那瞬间,就知道,啊,就是这个人了。”

    “到那时,会义无反顾跟她走,不再继续寻找其他人。那些因为时间和空间等等各种原因错过的,只是缘分不够而已。缘分就是这么奇妙的东西。”

    溢清寒不知道她想说什么。

    只是瞧着,夕阳流澜下的她,带着深深浅浅的笑意,比阳光还要耀眼很多倍。

    也是很久很久之后,他遇见了真心喜欢的人,才真真切切体会到这句话的意思。

    “清寒,对来说,我可能只是生命中的过客。”秦羲禾说,“不必在我身上停留太长时间。”

    “这种事,谁又能说得清呢?”溢清寒声音渺渺,“我自有分寸,也不用开导我。”

    “羲禾,做想做的事情便可。”

    秦羲禾瞧着他的模样,似乎想从他的目光中看出些许不一样的事情来。

    终究,什么都看不出来。

    “算啦算啦,以后的事情就以后再说吧。”她双手放在脑后,“对了,有件事我想……”

    她的话还没说完,溢清寒脸色一变,拽着她躲到一旁。

    “蹲下。”他压低了嗓音。

百度搜索 极品狂妃,太子麾下好乘凉 爱搜书 极品狂妃,太子麾下好乘凉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极品狂妃,太子麾下好乘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秦翎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翎久并收藏极品狂妃,太子麾下好乘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