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极品狂妃,太子麾下好乘凉 爱搜书 极品狂妃,太子麾下好乘凉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第三百八十六章:这任务很艰巨

    “横竖您已经死了,再死一次,就当行善积德了。”春草声音恶毒,用力攥着手中的绳子,“只要闭上眼睛就好了。”

    “春草!”叫涟漪的丫鬟想制止她的时候,被她一把推倒。

    秦羲禾垂下眼。

    呵……

    这场面,有些搞笑。

    想她也算是响当当一个扛把子,小树苗君爱护她,溢清寒保护她,二哥涉风包子也将她宠上天,是团宠一般的存在。

    从来没受过欺凌的她,竟在这里经历了这些狗血事情。

    莫名,有些兴奋。

    她攥紧手,将力气集中到手上。

    在春草拿着绳子勒过来的时候,一下子将绳子抓住。

    “姑娘,想杀人,应该找粗点的绳子,这么细是死不了人的。”秦羲禾将绳子拽过来,双手用力,绳子断裂。

    春草瞪大眼睛,那根绳子有手指粗细,竟被体弱多病的国后娘娘一下拽断了?

    国后娘娘久病不起,莫说拽断绳子的力气,就是多走两步路也累得气喘吁吁。

    不对劲,眼前这个人……

    春草有些惊恐。

    刚才只顾着杀死她,忽略了她的眼神。

    现在的国后娘娘……眼神中闪烁着的狠厉和锐利,浑身上下散发着的气场令人震惊。

    那气场,是浓郁的杀气。

    甚至,那病恹恹的样子也完全消失了。

    “……”

    “是谁?”春草往后倒退了两步,攥紧手,“不是国后娘娘。”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想杀我?”秦羲禾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可以。”

    “杀我,应该也做好了被我杀的准备。”

    “我一向很注重礼尚往来。”

    春草一脸不敢置信,脸上的表情不停变换,一种名为惊惧的情绪从心底升起。

    她的身子,在不知不觉中颤抖,“到底是谁?”

    “眼瞎吗?我当然是们不受宠的国后娘娘。”秦羲禾抬起脚,一脚踢到她的心窝。

    力道极大,足足将人踹飞了十几米,那春草撞到柱子才停下来。

    “额,水土不服,力道不好掌握。”秦羲禾腹诽着。

    若是换了平常,这一脚的力道下去,这女人就算不死也得生活不能自理了。

    现在……

    那叫春草的丫头,好像只是受了一些伤。

    秦羲禾下了床,赤脚走过去,手中晃着已经被拽断的绳子,走到春草面前,“刚才想用这不中用的绳子勒死我是不是?那,做好准备了吗?”

    “只要闭上眼睛,乖乖等着,一小会功夫便感觉不到痛苦了。”

    不等春草反应,她用那绳子勒住成她的脖子。

    春草想挣扎,可,哪里是秦羲禾的对手,脸色逐渐变得苍白,酱紫,挣扎的动作也越来越微弱。

    秦羲禾蹙眉。

    她在考虑,到底要不要留这个丫鬟一命。

    刚才这丫鬟是真心准备要杀死她的,她只能附在国后娘娘的身体上七天,绝对不能出任何差错。

    这么想着,手下用力。

    春草瞪大眼睛,气息越来越弱。

    “国后娘娘,不要,不要。”那名叫涟漪的丫鬟终于反应过来,扑到她身边,“国后娘娘,求您饶春草一命吧。”

    “春草不是有意冒犯的,您大人大量,就饶了她这次吧。”

    秦羲禾手下一顿,慢慢松开那绳子,“既然替她求情,那,我暂时饶她一命。”

    她将绳子松开,站起来,甩了甩手,“今天什么都没发生,们两个知道了吗?”

    “是,是。”涟漪没想到秦羲禾会轻易放手,稍稍松了口气,探了探春草的鼻息。

    春草因为窒息晕倒了,好在气息还算稳,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们下去吧。”秦羲禾抄着手,走到床边。

    涟漪忙行礼,带着春草离开。

    丫鬟们离开之后,秦羲禾深深地叹了口气。

    刚才,她原本是想直接勒死那丫头的,可,脑海中出现了一些奇怪的记忆。

    那些记忆,似乎是春草那丫头不甘寂寞,经常给一个名为瑶妃的妃通风报信,博取瑶妃好感。

    瑶妃,正是国主目前最宠幸的女子。

    按照国后娘娘的记忆,国主一年半载也不会来这里一趟,这里虽然豪华无比,却也是冷宫一般的存在。

    而,龙心的下落,只有国主才知道下落。

    她需要通过那个叫春草的丫鬟来招惹瑶妃,来引起国主的注意。

    秦羲禾揉着眉心,这个任务,果然还是有些困难。

    这神龙国的国主,也不知是个什么样的油腻大叔,若是跟神龙国使者一样是个脑满肠肥又智商堪忧的肥猪,这任务就变得恶心至极了。

    她有些累,懒懒地躺在床上,想着下一步的动作,想着想着,竟睡了过去。

    另一方面。

    与秦羲禾分离后的夙央,回到了流澜殿中,让人研墨,想写些什么。

    可,写了两三个字,便觉得心烦意乱。

    他呆呆地坐在书桌前,不知怎么,心中空荡荡的,像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一般。

    随着黑夜越来越近,他的心里越来越慌张。

    到最后,竟在流澜殿待不下去。

    “皇上,您要去哪里?”流盏看到换了一身便衣的皇帝,吓了一跳,“这个时辰,夙夜大人怕是要来了……”

    “去溢清寒那里。”夙央说,“夙夜暂时不会醒来。”

    他若是执意不退去,夙夜就不可能会出现。

    同样的,若是夙夜执意不退去,他也不会出现。

    他们两个,时而相榜相依,时而南辕北辙,也能在关键时刻合二为一。

    流盏蹙了蹙眉,跟着夙央走出流澜殿时,恰好碰见包子和沈月离。

    包子正懒懒地趴在沈月离的肩膀上,嘴里叨叨着要吃肉包子。

    “皇上?这么晚,要去哪里?”沈月离挑眉,“我正有些事要向汇报。”

    “去溢将军府上。”夙央看着包子,一把将它拽过来,声音急切,“有没有感觉到什么?”

    “感觉到了啊,饿了,我好饿,想吃好多好多肉包子。”包子打了个哈欠,“这几天被抓来当劳力,实在太耗费体力了。小树苗,本大爷要吃肉包子,很多很多肉包子。”

百度搜索 极品狂妃,太子麾下好乘凉 爱搜书 极品狂妃,太子麾下好乘凉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极品狂妃,太子麾下好乘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秦翎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翎久并收藏极品狂妃,太子麾下好乘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