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妃谋天下:浴火归来 爱搜书 妃谋天下:浴火归来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这虽然在苏子衿眼中甚是一番陶醉的光景,可在林含章眼中,却并非如此。

    林含章沉声道:“天牢的钥匙我已经拿到了,不知王爷何时有空与我回宫一趟,将那群人提出来。”

    沈怀瑾不想去看他冷着的面色,便道:“今日午后,我便与你回宫吧。”

    “王爷可要回寝宫看一看?”

    闻言,沈怀瑾眸色变得深沉了起来。

    林含章这话,确乎是透着言外之意的,毕竟寝宫里有谁,二人是心知肚明的。

    或许是因为苏子衿的缘故,林含章才会如此提醒他。

    故而他亦是冷了面色,道:“不必了。”

    林含章这才出了门,还贴心地替他二人合上了门,沈怀瑾起身将衣物穿戴好,目光落到那件被他扯坏的肚兜,眸色深了深,从衣襟内摸出一个荷包,扔到苏子衿怀中,“接着。”

    又是沉甸甸的一包。

    今天早上苏子衿之所以接受了王爷的求欢……其中很大一个原因是因为,她打算开口向他要钱。

    自从将沈怀瑾给她的钱都留给阿泉之后,她便沦落到了身无分文的地步。

    而铁牛在京城,为了给她减轻负担,会瞒着她偷偷去干些体力活。此事被苏子衿知晓后,她相当内疚,毕竟铁牛是因为她才会来到京城的。

    所以,为了减轻自己的愧疚,苏子衿自然是要时不时地送些钱财过去,虽然铁牛大多数都推回给她,可是她多半都会在离开的时候在他的靴子里面偷偷地藏一些钱。

    她将钱袋收好后,又收拾了一下房间,这才对沈怀瑾道:“阿泉我已经找到了,他不愿意跟我回去。”

    “为何?”

    “阿菁小产,自缢而亡,阿泉只告与了我这些,可我总觉此事略有几分蹊跷。待我将年懿安置好,再回京城彻查此事。”

    沈怀瑾压根不关心阿菁与阿泉的事情,他关心的是苏子衿何日启程这事,“你走时与我说上一声。”

    “明日启程。夫人可要来送我一送?”

    苏子衿这会儿之所以如此肆无忌惮,还是因为近期打听到三皇子在宫中是何等的废物与受人嫌弃。

    可联想到沈怀瑾的性子,苏子衿无论如何也无法将他跟八卦里头的“好吃懒做”四个字关联起来。身体羸弱确乎是有不假,从幽州到京城,苏子衿掰着指头算了算,如今沈怀瑾来向她寻欢的次数愈发少,力气也不比从前。

    沈怀瑾见苏子衿神色微微有几分诡异地打量着自己,不由道:“怎么了?”

    苏子衿便道:“夫人这段时日似乎不如先前那般勇猛了。”

    沈怀瑾微有几分汗颜,可又疑心苏子衿所说的,便问道:“此事当真?”

    男人通常都尤其在意女人对自己某方面的评价,作为唯一与他保持着肉体关系的苏子衿,自然在此事上有着极高的威信,因而这令沈怀瑾颇为受伤。

    见沈怀瑾面色微微有几分阴郁,苏子衿不由得安抚他道:“夫人不必担心此事,扶摇山种植了大片的菟丝子,待我回京城时带些回来,给夫人熬些汤汁。”

    沈怀瑾这才有机会问出来在心里别扭了许久都不曾问出来的问题,“那你何时回来?”

    苏子衿围着他转了一圈后坏笑道:“夫人既然这般不舍得我走,为何不挽留挽留?”

    沈怀瑾不动声色地瞥了她一眼,心中却是五味陈杂。说实话,他确乎是有几分舍不得她的。

    见林含章在屋外唤了一声“王爷”,沈怀瑾心中略有不情愿地出了屋。

    林含章对他面上的不悦视若无睹,“王爷,先便去天牢提人罢。”

    ……

    苏子衿收拾好包袱,便赶往隆裕坊二厢,与漱林苑正好隔着两条街的距离。

    刚好路过昨日的医馆,苏子衿便探头进了门,那大夫见了她又要跪拜,苏子衿忙将他扶起,问道:“昨日那书生呢?”

    “早便走啦,怎么都拦不住。”那老者摇了摇头,“那书生年纪不大,毛病却是一身哩。”

    苏子衿本欲离开的脚步停在了原地,“此话怎讲?”

    那老者略有几分疑惑,“大人竟是不知?”

    苏子衿皱起眉头,“方才你道他一身毛病,可我却是半点也看不出来。他如今正值青年,自然是气血方刚,身强体壮……大夫您莫不是眼花了?”

    只见老者捋了捋胡子,“这便是常人与医者的区别了。常人看人,只看起外表,殊不知有些毛病只能通过望闻问切,才能得出。大人您若是再见他,便传个话儿——他这个年纪,切忌沉迷女色。”

    那老者摇了摇头,“大人竟是一无所知?”

    苏子衿瞳孔略有几分空洞。

    幸亏她今天来到此处,不然怕还是要被蒙在鼓里。

    既然阿菁已经离开好几日了,阿泉不可能再与她行鱼水之事。

    唯一的可能便是,与阿泉缠绵的,另有此人。

    而这,恐怕就得另当别论了。

    苏子衿委实没有想到阿泉竟会做出这种事来。

    毕竟在她心中,阿泉仍然是那个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柔弱书生,不可能会与酒色染上关系。

    若非把脉,确乎是极难发现这回事,那些隐藏在身体中的秘密,竟是被她阴差阳错地知晓了。

    苏子衿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

    她又是想起另外一桩事来。

    昨日阿泉告诉她之所以会迟到,乃是因为去祭拜阿菁,可她并未在他身上闻到燃烧纸钱沾染的那种气味。

    后知后觉,苏子衿才意识到兴许阿菁还活着。故而她决计在临走前寻阿泉问个明白。

    既已经知晓阿泉最近沉迷于酒色,想必定然能够在烟花柳巷之中寻到她。

    京城唯有浪子馆与醉花楼两家较为出名的青楼,而浪子馆前几日出了人命,不少嫖客都有意避开了浪子馆,去往醉花楼了。

    苏子衿马不停蹄地回客栈,于沈怀瑾的屋中挑了一件银月雪浪长袍,又挑了块玉佩挂在腰间,随即拦了一辆马车,“去醉花楼。”

百度搜索 妃谋天下:浴火归来 爱搜书 妃谋天下:浴火归来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妃谋天下:浴火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风筱筱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筱筱兮并收藏妃谋天下:浴火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