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振南明 爱搜书 振南明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求推荐票支持!感谢书友雪洗天心、书友何闲、书友前天不是前天的00币打赏~)

    活着真好啊!

    陈顺才又盛了一碗香喷喷的白米饭,狼吞虎咽起来。

    打从德州回来,他每天都要吃到十成饱。仿佛不这么做就对不起自己似的。

    德州之战给他留下的阴影实在太深了。战无不胜的大清八旗面对德州城竟然无可奈何,成百上千的精锐甲兵折损在这里,陈顺才在汉军镶红旗中最交好的几个旗人也都负了重伤。

    所幸的是陈顺才本人毫发无损。这得益于他炉火纯青的装死本领。在入关之前,八旗军与辽西关宁军也有过不少交手。大凌河、锦州、宁远

    那时的陈顺才还没有抬旗,只是个低贱的包衣阿哈。在战斗中,他和其余包衣奴才一样是被驱驰在最前填壕的。

    其余包衣奴才傻傻的往前冲,多数都被明军射死了。陈顺才当然不想死,虽然他活的很苦,吃不饱穿不暖时常还要挨主子的鞭子,但那也是活着啊。

    人一死可就啥都没了。

    于是陈顺才便学会了装死。

    一开始他还不太纯熟,但随着经验的累积他已经成为了个中老手。不但明军发现不了,督战的满洲甲兵也察觉不出。

    别管每次战斗死掉的包衣阿哈有多少,陈顺成总能够奇迹般的幸存下来。

    也正因为此,他“累功”被抬旗,成为了汉军镶红旗的一员。

    从多尔衮王爷带着大伙儿进驻北京的那刻起,陈顺才便觉得好日子来了,从未想过会有德州之战这么惨痛的失利。

    这是陈顺才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一只流矢就射在他右眼一拳外的位置。那时陈顺才正一动不动的装死,若那流矢再偏差一分,他的小命便要交待了。

    唉,明军抵抗如此顽强,照这么打下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陈顺才如今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一无所有的包衣奴才了。现在的他有属于自己的宅子、金银、奴才,唯独缺的就是个女人了。

    本想着去山东掳掠一个回来,却不曾想刚到德州就碰了一鼻子的灰。

    罢了,想这么多作甚?还是吃好喝好睡好实在。

    想通之后陈顺才便大口大口的往嘴里扒拉米饭。

    他正吃得兴起,便听到屋外响起一阵阵马蹄声。

    他分到的宅子临街,故而听得十分分明。

    陈顺才好奇之下放下碗筷往院子里走。

    包衣奴才吴狗子弓着腰凑到近前道:“主子,吃得可好?”

    陈顺才摆了摆手道:“外面发生什么了?怎么那么多人跑马?”

    “啊,主子还不知道?是朝廷下了剃发令了。”

    剃发令?

    陈顺才微微一愣。

    作为一名辽东汉人,陈顺才对剃发令当然不陌生。满洲男人都会剃头,整个脑袋剃的精光,只留下后脑勺一小根辫子,细的能够从铜钱眼中穿过,故而又称金钱鼠尾。

    老汗努尔哈赤时期在辽东严厉推行剃发令,不光满人要剃头,其治下汉人也必须剃头。陈顺才是包衣奴才自然不会有任何的犹豫,但辽东汉人中有不少反抗的,这些人都被砍了脑袋,尸体丢去喂狗。

    不过八旗军进驻北京后却并没有立即推行辽东时期的剃发令,这是因为大学士洪承畴担心会引起畿辅地区百姓的反抗。

    毕竟大清还没有拿下天下,如果态度太过强硬后院起火就不好了。

    吴二狗见陈顺才一脸茫然,媚笑着说道:“奴才刚刚出门买菜的时候看到街角墙上贴的告示,朝廷正式在畿辅、河南推行剃发令了。据说是多尔衮王爷认为畿辅有人向伪明方面透露军情,这才导致德州大败。多尔衮王爷一怒之下,便要推行剃发令。”

    陈顺才点了点头,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大门前。

    往出走个百十步,他便看到街角墙上贴的告示。

    告示上用满文和汉文同时写道:“无论官民,限十日内尽行剃头,削发垂辫,不从者斩。”

    陈顺才点了点头,心道早就该这样了嘛。不光要剃头,还要易服。既然当了大清的顺民,衣冠自然应当遵本朝之制。

    “主子,您再看这张告示。”

    吴狗子朝那张告示右下方点了点,陈顺才便移目一瞥。

    要圈地了!

    怪不得城中有那么多骑兵!大概是要出城圈占土地罢。

    这种事情当然是赶早不赶晚。赶得晚了良田都被人圈占完了,能圈的都是劣地了。

    对此陈顺才倒是不怎么上心。毕竟告示里说的很清楚,只许满洲旗人圈地,可没汉军旗人什么事。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段时间北京城内外有的乱了。

    “这些日子少在外面晃悠,若是被当做奸细砍了脑袋也是活该。”

    朝廷连下剃头令、圈地令两项政令,足以看出多尔衮王爷是真的暴怒了。

    既然王爷认为北京城里有奸细,那么势必会有一番清洗。

    陈顺才可不希望自己仅有的奴才被当做奸细砍了脑袋,是以才会刻意提醒一番。

    吴狗子连忙点头媚笑道:“主子教训的是,奴才记住了。奴才这就把这个月的米面、菜果买下来,不再轻易出门了。”

    “对,快去多买点米面,弄不好过几日便要涨价了!”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京师的米价肯定会涨。陈顺才虽然不缺银子,却也不想白白割肉。

    还记得在辽东时米价一个月能涨几十倍,即便手中捧着大把银子也买不到米。

    北京眼下虽然存粮够用,但大败之际难保不会有人从中作梗囤货居奇。

    南京,乾清宫。

    朱慈烺看着内厂军情司递送的密奏,心情十分复杂。

    清廷还是推行剃发令了。

    在原本历史中,满清大规模推行剃发令是在灭掉南明弘光政权,基本掌控国之后。但在这个时空却是提前了不少。

    满清在剃发易服时宣传,“金钱鼠尾,乃新朝之雅政;峨冠博带,实亡国之陋规。”

    更有“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之说。

    在原本历史中这一政令一经推行便激起了民间强烈的反抗,热血男儿们纷纷自发抗清,打起华夏衣冠保卫战。

    民心可用!

    对朱慈烺和大明来说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百度搜索 振南明 爱搜书 振南明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振南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袖乾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袖乾坤并收藏振南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