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振南明 爱搜书 振南明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第二更,求推荐票!)

    侯方域哪里见过这种阵势,冰凉的铁刷刚一碰到脊背便昏死了过去。

    陈天笑命人把侯方域从刑床上翻了个身,仰躺着绑好。

    之后又将其双目用黑布蒙好。这一切准备妥当后一盆凉水朝侯方域浇去,其便从昏死中清醒了过来。

    陈天笑当然不准备真的用铁刷子把侯方域的皮肉刷下来。

    圣天子有命,不可令侯方域毙命。

    是以陈天笑方才只是在虚张声势。

    不过侯方域却不知道这些。

    锦衣卫的审讯手法有很多,但圣天子写下的这种陈天笑还从未见过。他决定试上一试。

    陈天笑蹲了下来,在侯方域耳边轻声道:“侯公子,陈某改主意了。咱们玩点有意思的。”

    说罢陈天笑冲一旁的锦衣卫校尉递了个眼色,后者立刻将准备好的面盆放在了侯方域右侧方。

    之后他粗暴的将侯方域的右臂往外一扯将将悬在面盆上方,并用绳子把他胳膊绑死固定,再拔出刀来用刀背猛的在其右腕上一划。

    另一名校尉将早已准备好浸湿的破布挂在面盆上方半人高左右的架子上。

    水滴滴落在面盆中发出滴答滴答的脆响。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侯方域甚至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直到把这一系列事情联系起来,他才猜出陈天笑干了什么。

    “宰杀牲口前都要先放血,侯公子猜猜你的血流干要多久?”

    侯方域虽然已经猜出陈天笑做了什么,但听其亲口说出又是另一番意味。

    这厮真是太狠毒了,竟然想要让他失血而亡!

    “你,你!”

    侯方域这下彻底慌了。

    听着滴答滴答的声音侯方域只以为是自己手腕伤处流下的血滴在了盆中,因为紧张心跳也变得越来越快。

    “怎么侯公子怕了?这才刚刚开始呢。”

    陈天笑戏谑道:“我估计侯公子的血部流干要好一阵时间。不如趁这机会咱们好好聊一聊。”

    侯方域咬牙切齿道:“本公子和你没什么好聊的!”

    虽然他极力的表现出决绝,可因为恐惧声音中已经带了颤意,陈天笑更加笃定侯方域是在强自苦撑,已是吃定了他。

    “啧啧,侯公子还真是嘴硬呢。你觉得陈某若是请媚香楼的香君娘子出面佐证一番会如何?”

    侯方域暗暗叫苦,心道这娼妇真是把我害惨了。

    “你想凭借一个妓人的指证就给我定罪?哈哈哈哈”

    他强装出不屑道:“实话告诉你,李香君是因为我要和她分开才报复性的说出那番话的。那都是她编造出来的,部是子虚乌有!”

    侯方域仿佛觉得还不够强硬,便搬出亲爹来壮胆。

    “你可知道我父亲是前户部尚书,门生故吏满天下。你要是敢对我不利,他们便会把你扒皮抽筋,挫骨扬灰!你不过是个区区总旗,还以为能够对抗满朝忠良吗!”

    陈天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哎呀呀,侯公子说笑了。令尊确实在朝中颇有人脉,可那人脉应该都是东林一系的吧?你可知道前不久有一场东林官员与勋贵密谋发起的叛乱?这其中便有东林党魁钱谦益,你应该知道钱谦益是被凌迟处死的吧?最后割下来的肉片子都被百姓抢光了。啧啧,此次逆案牵扯到的东林系官员近百人,都被砍了脑袋。不知令尊还有多少人脉在?”

    陈天笑的这番提醒让侯方域彻底崩溃。

    他当然知道东林党牵扯到前不久的逆案,朝中势力被连根拔起。不然他运作父亲起复一事也不会如此之难。

    难道真的没有大佬能救他了吗?

    难道就凭借李香君一面之词,皇帝就能定他投敌叛国之罪?

    侯方域十分惊恐,滴答滴答的声响更是让人心烦意乱。

    可他能怎么办呢?

    陈天笑见火候差不多了,便咳嗽一声道:“怎么样,现在侯公子想和陈某坦诚聊一聊了吗?”

    得知儿子被锦衣卫逮拿至诏狱,侯恂直是心急如焚。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诏狱的恐怖。

    他曾经因罪两次被崇祯皇帝打入诏狱,每一次都是生不如死。

    要不是李自成拿下了北京,把他从诏狱中放了出来,侯恂还不知道自己要被关到多久,牢底坐穿都有可能。

    如今侯方域欲投东虏的消息弄得举城皆知,侯恂自然也不例外。

    对此他是绝然不信的。

    自家的儿子自家清楚,侯方域是他手把手教出来的,怎么可能做出投虏背国的事情?

    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侯恂此刻心中满是舐犊之情,甚至想要去求见天子。

    虽然他现在不是官身,但念在昔日功劳上天子总会召见他吧?

    官场混了一辈子,侯恂早有些倦了。

    若不是因为侯方域这事,他真不想再和朝廷有任何瓜葛,只想酿酒参禅,闲云野鹤的过一辈子。

    偏偏老天爷跟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逼着他腆着这张老脸去向天子求情。

    罢了罢了,儿子是一定要救得。这张老脸不要也罢!

    侯恂下定决心,便准备去往紫禁城求见天子。

    可他刚一出门便见十几名身着飞鱼服腰挎绣春刀的锦衣卫校尉站成一排。

    其中一个百户模样的上前两步抱拳道:“老大人,某奉陛下之命接老大人入宫陛见。”

    闻听此言侯恂心中咯噔一声。

    天子这是早有准备吗?

    还是因为侯方域出事后想要叫他入宫接受质询?

    难道天子怀疑他也想要投虏?

    侯恂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不论如何这件事他是毫不知情的。虽然他在诏狱中对烈皇有过不满,却也从未想过投虏。

    侯恂在心中暗暗下定决心,要是天子不相信他,他就一头撞死在乾清宫大殿的柱子上,也好成名节。

    他侯恂绝不能在史书上留下污笔!

    “那便有劳了!老夫正想入宫面圣!”

    侯恂一振袍服,中气十足的说道。

    “老大人请!路途较远,还是坐轿子吧。”

    侯恂也不矫情。

    此刻他仿佛回到了户部尚书的身份,背负双手拔步朝轿子走去。

    待侯恂在轿子中坐定,那百户模样的锦衣卫一甩手,八名锦衣卫校尉便把轿子抬起一路朝紫禁城而去。

百度搜索 振南明 爱搜书 振南明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振南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袖乾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袖乾坤并收藏振南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