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振南明 爱搜书 振南明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感谢骨头巨,书友东京网友的000币打赏,感谢书友大号被封用小号、书友炒饭必加蛋的00币打赏。老坤这段时间有点卡文,写起来很难产,还请大伙儿多多鼓励。那个多来些推荐票支持,也许老坤就文思泉涌了呢!)

    这是朕钦定的逆案!

    朱慈烺的这句话如同一道闪电辟在了候恂的身上。辟的他头晕眼花,四肢发麻。

    天子钦定逆案,锦衣卫负责审理,怎么看域儿都是凶多吉少。

    可若天子真的要置域儿于死地,又为何会召见他这个做父亲的呢?

    侯恂百思不得其解。

    朱慈烺将侯恂的心理猜的十有,并未急于表态,而是刻意晾着他。

    越是如此,侯恂越是觉得惴惴不安。

    他急于弄明白天子心中究竟是怎么想的,索性豁出这张老脸哀求道:“陛下,这逆子定然是一时糊涂,还请陛下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罪臣愿为陛下赴汤蹈火”

    得了侯恂如此表态,朱慈烺心中直是大喜。

    要不是侯方域这个坑爹货帮忙,朱慈烺想要拉侯恂出山还得颇费一番心思。而现在事情就简单多了,侯恂为了保住儿子侯方域的性命愿意为朱慈烺做任何的事。

    侯恂的价值主要在于对左良玉的牵制。只要侯恂在朝为官,左良玉便不太可能公然兴兵作乱。只要拖下去,对朱慈烺和大明朝廷便是最有利的。

    诏狱。

    昏死过去的侯方域被几名锦衣卫校尉装入了一口麻袋,抬到一辆平板马车上。之后,那几名锦衣卫校尉也坐了上去。

    车夫挥动鞭子,马车缓缓驶离诏狱。

    这样的场景每天都会重复上演。

    诏狱中的都是钦犯,十有会命丧于此,最终装在一口破麻袋里,亦或是裹上一张破席子,丢在马车上运到城外乱坟岗胡乱一扔。最终被野狗分尸。

    收尸?有谁敢给钦犯收尸?

    看到这辆马车,路过的百姓都躲得远远的,生怕沾了晦气惹上祸事。

    一个时辰后,马车停在了乱坟岗前。

    只是那几名锦衣卫校尉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将麻袋随手一扔,而是解开了口袋,将侯方域拽了出来。

    啪啪!

    一名锦衣卫校尉左右开弓,两巴掌扇醒了侯方域。

    侯方域被扇的七荤八素,只觉得天旋地转一般。

    好不容易看清身处所在,侯方域端是吓了一跳。

    他怎么在个坟地里?这几名锦衣卫校尉把他带到这乱坟岗,不会是要杀他吧?

    “哼,算你小子走运,捡了一条狗命。”

    一名锦衣卫冲侯方域呸了一声,随即拔出绣春刀,斩断了绑缚侯方域双手的麻绳。

    侯方域直是大喜。

    原来这些锦衣卫校尉不是要杀他,而是要放了他。

    至于这些人为何这么做,他却是不明白。难道说有人花了重金救他出狱?

    侯方域正自思忖间,不远处的另一辆马车上掀帘走下一人。

    侯方域定睛瞧去,不是他的老父侯恂却是谁!

    他立刻明白了,一定是父亲动用关系把他救了出来!

    “父亲,我就知道您会救我出去的!”

    侯方域喜不自胜,三步并作两步朝侯恂而去,却被抢步赶至的侯恂狠狠一掌掴在脸上。

    侯方域被抽得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又惊又气道:“父亲,您这是做什么?”

    “逆子,你做的好事!”

    侯恂怒吼道:“若不是我入宫面圣,苦苦恳求陛下,你的尸体现在已经在乱坟岗喂狗了。”

    侯方域忿忿道:“儿子做错了什么?儿子又没真的投靠虏廷,无凭无据的,锦衣卫凭什么抓人。都是那昏君”

    “闭嘴!”

    侯恂狠狠瞪了侯方域一眼,叱骂道;“你再说这大逆不道的话,便是陛下不杀你,老夫也要动家法杖毙了你!”

    侯方域吓得一个激灵,下意识的朝后退了两步。

    便在这时一名锦衣卫校尉咳嗽了两声道:“时候差不多了,也该上路了。”

    侯恂还想再说些什么,但话到嘴边生生咽了下去,摇了摇头转身离去。

    两名锦衣卫上前将早已准备好的木枷上在了侯方域身上。

    刚刚被松绑的侯方域又被上枷,直是愤怒不已。

    “你们做什么!”

    侯恂猛然停下步来,叹声道;“老夫腆着这张老脸替你向陛下求情,才保得你一命。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此去崖州,你好自为之吧。”

    崖州,难道要把他流放去崖州?

    侯方域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崖州隶属于琼州府,遍地瘴气,经常有毒蛇猛兽出没,是流放罪人的地方,去到那儿的人基本不可能活着回来。

    侯恂不忍再看,登上马车后便催促车夫赶快离开。

    此刻他的心情直是复杂不已。

    天子虽然答应饶域儿一命,但却不能让他继续以‘侯方域’的名字活在这个世上。是以锦衣卫伪造出域儿死于狱中的假象,并把他的“尸体”运到了乱坟岗。

    锦衣卫只要把域儿已死的消息散布出去,便可以平息愤怒的民情。

    另一方面,锦衣卫又会遵照天子的密旨把域儿流放到崖州,以惩罚他意欲投虏的罪行。

    虽然心痛,但侯恂知道这是他能够争取到的最好结果。

    站在天子的角度考虑,能够如此宽宏实属不易。

    便是为了天子饶恕域儿的恩典,侯恂也准备誓死以报。不论天子命他做什么,他都会毫不犹豫的遵照执行。

    带上枷锁的侯方域被扔到了一辆黑色篷顶的马车上。马车的车窗都被木条封死,完看不到外面的情形。

    侯方域嘴里骂个不停,却并没有得来任何答复。

    渐渐的,侯方域也倦了,倒头呼呼大睡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马车停了下来。

    侯方域仍自睡着便被锦衣卫校尉打醒揪下了马车。

    迷迷糊糊间侯方域看到了一片雄伟的城墙。

    定睛瞧去,侯方域直是倒抽了一口凉气。

    嘶!

    南京皇城西安门!

    他不是已经出了城在流放去崖州的路上了吗?怎么绕了一圈又回到南京城了?

百度搜索 振南明 爱搜书 振南明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振南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袖乾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袖乾坤并收藏振南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