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振南明 爱搜书 振南明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杀人对在登州城头守城的乡勇来说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哪怕他们要杀的是穷凶极恶的叛军乱兵。

    但最终他们还是开始尝试杀人。因为不杀人就会被杀。不反抗,等待着他们的就是一场屠戮。

    他们没有选择!只有奋起反抗才有一线生机!

    乡勇们把擂石搬起重重砸下去,看着一张张轮廓清晰的脸被砸的血肉模糊,不少人胃里都翻江倒海起来。

    恶心,真的恶心。白色的脑浆混着殷红的鲜血,实在令人作呕。

    一些人甚至直接吐了出来,鼻涕眼泪糊了一脸。

    但有一人却是个另类,他非但没有恶心呕吐,甚至毫不停歇的搬起擂石朝城下砸去。

    他就是吴老九。

    就在几日之前,他所在的红螺村被叛军洗掠屠戮一空,妻子女儿部惨死。

    吴老九因为外出捕鱼才逃过一劫。

    从那刻起吴老九就发誓一定要替妻子和女儿报仇。

    他要活下去,活下去替惨死的妻子女儿报仇。

    强忍着心中的愤怒和悲痛,吴老九连夜赶往登州城,向登州府的父母官知府袁惟泰禀报了这一事情。

    知府大人当即下令将登州府附近渔村的渔船部焚毁,并疏散一应渔民。

    这些渔民虽然没了渔船,但好在保住了性命,比之红螺湾的渔民实在是幸运太多了。

    可如此一来刘良佐刘泽清所部叛军无法凑足船数浮海出逃,便杀向登州城想要屠城泄愤。

    所有人都感到惶恐不安,唯独袁惟泰很镇静,甚至镇静之中有一丝期待。

    他终于有机会给惨死的妻子女儿报仇了。

    知府大人发动乡勇上城头守城,吴老九自告奋勇。

    知府大人需要一个人替他呼喊传达命令,吴老九主动请缨。

    虽然明白自己很可能死在城头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但吴老九丝毫没有惧意。

    因为他已经孑然一身,一无所有,没啥好怕的了。

    杀一个赚一个,杀两个赚一双。

    人死鸟朝天!

    叛军士兵攀城的速度很快,他们在土丘上放上排梯,如同蝗虫一般拼命朝上攀去。

    乡勇们的守城经验不足,不会使用狼牙拍、夜叉擂等大型守城器械,只能一次次的搬运擂石、滚木砸向这些乱兵。

    虽然不断有人被砸中跌下梯子,但还是有人借着机会登上了城头。

    他们拔出咬在口中的单刀,肆意的朝身旁的乡勇们砍去。

    在这些乱兵眼中,眼前的乡勇就是一群任人宰割的猪羊。

    越来越多的乱兵冲向城头,乡勇们则下意识的朝后退去。

    虽然他们手中有刚刚领到的刀枪,但没有人敢主动上前与乱兵搏杀。

    在死亡面前,近乎所有人都选择退缩。

    这个时候吴老九站了出来。

    他攥着一杆长枪向前刺去,将几个突前托大的贼兵像穿糖葫芦一样穿在一起。

    这几个贼兵本来在放声大笑,突然被刺了个透心凉,笑容戛然而止。

    吴老九一脚踹向最当前贼兵的胸口,将长枪拔出继续杀贼。

    他此前从未使用过长枪,当下凭一股狠劲。

    偏偏他的这股狠劲震慑住了不少贼兵。

    这些方才大肆杀戮如入无人之境的乱兵面面相觑,都警惕的望着眼前的这个疯子。

    吴老九现在确实当的起疯子这个称号。

    只见他披头散发,满脸血污,虽然不是他的血,但给人一种十分可怖的感觉。

    这么一尊煞神挡在面前,谁也不愿意做那个冲在前面的倒霉鬼。

    一时城头的局势竟然稍稍稳住了。

    那些乡勇见吴老九一个人就挡住了十几名叛军士兵的推进,直是感到难以置信。

    渐渐的有人上前与吴老九并肩作战。

    不会用枪?没关系,可以现学!

    不会用刀?没关系,可以现学!

    不会用茅?没关系,一样可以现学!

    虽然他们的动作可能不标准,虽然他们的力道可能不足。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能够杀人便足够了。

    “乡亲们,杀光这些乱兵!保卫家园!”

    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句,乡勇们纷纷振臂响应。

    他们毕竟人数上有优势,虽然搏杀技巧不如这些兵痞,但也把阵线向前推进了不少。

    乱兵们被挤到垛口处,已是退无可退。

    在一名把总的带领下发起了反击。

    照说这些乱兵手中只有一柄单刀,奈何不了拥有长枪长矛的乡勇。

    可在乱兵搏命的攻势下,最前面乡勇的心理防线再度被攻破,纷纷抱团四散。

    此时出现了一个缺口。

    利用这个缺口,乱兵又杀了回来。

    如此来来回回撕扯了好几次,双方杀得难解难分。

    可随着登上城头叛军数量越来越多,乡勇们渐渐支撑不住。

    吴老九冲在最前面搏杀,已经耗尽了力气,用长枪撑地大口的喘着粗气。

    一些乱兵趁机上前围攻他,吴老九虽然竭力格挡,但还是被砍伤了几处。

    一名叛军把总看出吴老九已是强弩之末,急于结果这个麻烦,抽出横刀朝吴老九的下身砍去。

    吴老九虽然很想闪开身子,但双脚却是发沉不听使唤。

    他眼睁睁的看着刀锋划开他的肚皮,肠子从伤口翻了出来。

    扑通一声。

    吴老九双膝跪地,却仍然昂着头。

    眼前的人影晃动,他已经看的不是很清楚了。

    隐隐约约间,他仿佛看到了妻子和女儿们在向他招手。

    婆娘,女子们,俺给你们报仇了!

    吴老九扯出一抹微笑,合上了双眼再也没有睁开。

    袁惟泰仍然在城头擂鼓替乡勇们助威。

    虽然他不懂打仗但也知道乱兵渐渐占据了上风,此时的形势已经十分危急。

    但那又如何,他本就没准备活下来,便把这副臭皮囊留在城头吧!

    他虽身死,青史之上必定会重重书写一笔,值得了!

    袁惟泰知道自己不是圣人,在叛军兵临城下时他也曾经有过恐惧、彷徨。

    他甚至一度萌生过浮海逃走的打算。

    善恶就在一念间。

    但最终他克服了心中的这些恐惧,留了下来带领乡勇百姓守城,与登州城共存亡。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百度搜索 振南明 爱搜书 振南明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振南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袖乾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袖乾坤并收藏振南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