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振南明 爱搜书 振南明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张肯堂听罢却是一惊,心道还有这种操作。

    不过细细一想郑成功是什么人啊,他老子郑芝龙可是做海寇发迹起家的啊。郑成功肯定对海寇里面的门门道道十分清楚。至少要比他这个门外汉清楚的多。

    稍顿了一顿,张肯堂沉吟道“照这么说,那登莱沿海就有不少海寇吗?”

    郑成功真的要气晕过去了。

    这巡抚大人是在说笑呢吧?

    “一般而言海寇都是隐匿在小岛之上,登州附近海域有不少小岛,是有这种可能性的。”

    “抚堂大人,下官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这时候袁惟泰突然发声了。

    “但说无妨。”

    张肯堂淡淡道。

    “方才郑小侯爷所说句句在理,不过要想找到海寇的老巢却也不容易。如果要是一个个岛屿搜过去,耗费的人力物力实在太过巨大。如果能够主动诱使海寇出来再顺藤摸瓜找到他们的老巢就再好不过了。”

    袁惟泰的建议并非是靠拍脑袋的。

    事实上当年戚继光就是这么对付倭寇的。

    倭寇来了就抢,抢了就跑,行迹十分诡异。

    往往官军赶到时倭寇早就跑掉了。

    后来戚继光主动调整了策略,决定派兵在倭寇经常出没肆虐的地方等候。

    等到倭寇出现再突然杀出。

    一些倭寇当场就被戚家军杀死。还有一些侥幸上船出逃。

    这正好给了戚继光追击的机会。

    他命令士兵们乘船追击倭寇,最终追到了倭寇的老巢将其一锅端掉。

    但是这个办法恐怕不太适合眼下的情况啊。

    倭寇之所以敢那么肆无忌惮,是因为他们有张狂的资本。

    毕竟在戚继光训练出新军之前,明朝的卫所兵实在是不堪一击。

    往往是几十名倭寇追着几百名卫所官兵跑,端是把大明官军的脸面都丢光了。

    这种情况下当然不用再指望卫所兵对倭寇造成什么威慑。

    倭寇们也把东南沿海当成了自家后院,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他们高兴了就在沿岸多奸淫劫掠一番,不高兴了就索性放一把火烧个干干净净。

    当然,他们最终遇到了戚继光率领的新军,为自己的狂傲付出了代价。

    戚继光也靠着手中的这支新军用了十几年的时间彻底清除了倭患。

    可现在这些海寇不是倭寇啊。

    他们的实力分散,各自为战,战斗力也并不算太强。

    故而海寇们很少劫掠沿岸,更多的是打劫过往海船。

    这也是为何巡抚张肯堂会认为登莱附近海寇很少。

    其实只是人家低调而已。

    郑成功却是不打算给袁惟泰面子,他沉声道“府尊此言差矣。海寇是不可能主动肆虐沿海的,必须四散人手去打探,摸出他们的老巢。”

    说罢之后郑成功见袁惟泰面色有些难看,颇是有些后悔。是不是他方才说的太过强势了一些?

    毕竟袁惟泰再怎么说也是堂堂的登州知府。

    而郑成功除了一个小侯爷的身份却是再无什么了。

    “本抚觉得贤生说的有道理。”

    张肯堂最终还是站在了郑成功这一边。

    他一边捋着胡须一边幽幽说道“照这么说的话,本抚便要命人细细搜海了。贤生啊,你可愿意一同前往?”

    郑成功闻言直是大喜,连忙抱拳道“敢不从命!”

    这搜海的主意是他出的,于情于理他都应该参与进来。

    何况郑成功本人也十分希望在登莱做出点成绩。

    若是能够荡平一些海寇自然是不错的。

    “好!本抚会制定一个详细的章程,之后便遣水师搜海!”

    张肯堂和袁惟泰一走,张煌言便兴奋的说道“好事,这真是天大的好事啊。想不到吾等竟然有如此建功立业的好机会,真是天助我也。”

    郑成功倒是不像张煌言那么激动。

    他咳嗽了两声道“咳咳,抚尊要搜海,我们也不能闲着。要不这样吧,我把海图拿出来,我们先看看哪些地方容易被海寇作为窝点老巢。”

    张煌言连连点头“如此甚好。”

    此时大明朝廷官方的海图还停留在几十年前隆庆开海时的状态,许多细节早已不是很准确。

    而郑成功拿出的这幅海图却是精准了不少。

    由于郑家常年和日本有商贸往来,肯定会经过登莱,故而登莱附近的海域还是被摸得很清楚的。

    只见一个个大小岛屿点在大海之中,看起来一目了然。

    “此处,此处,还有此处都十分适合做避风港。我觉得海寇很可能把它们选做老巢。”

    郑成功给出十分专业化的分析,听的张煌言频频点头。

    “嘶,照这么说登莱附近的海域海寇还真是不少啊。看来这次有的打了。”

    “打了好啊。水师不打仗怎么可能成长?我还没听说哪个水师光靠操练就能练出来的。”

    郑成功笑道“许久没有出海了,这次便要来杀个痛快!”

    南京乾清宫,暖阁。

    朱慈烺面沉如水。

    从福建传回消息,朝廷派去的钦使遭遇意外被活活烧死。而郑芝龙也十分赶巧的染了重病。

    用他在奏疏中的原话就是“臣突染恶疾,身弱体虚不能下地。”

    这么一来郑芝龙自然是无法入京述职了。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郑芝龙是在装病,可又能如何呢?

    难道天子再派出个御医前往福建为郑芝龙诊病吗?

    这样一来这个御医恐怕又会像之前的钦使一样遭遇意外,不是葬身火海就是落水而亡了。

    郑芝龙如此强硬的表态就是做给朝廷看的。

    作为天子,朱慈烺的权威受到了挑衅。

    此时的郑芝龙,跋扈程度比之当年的祖大寿有过之而无不及。

    朝廷如果不严肃处理,威望便会跌至谷底。

    可是难道要兵戎相向吗?

    毫无疑问大明现在的军队数量是可以碾压郑芝龙的。只要在陆地上打郑芝龙根本不是对手。

    可问题是郑芝龙未必会和你在陆地上决战啊。

    郑家拥有一支规模庞大的水师,打不过跑就是了。

    到了海上,郑芝龙便可以没有任何顾忌了。

    最坏的情况便是郑芝龙带领这支水师投清。

    。

百度搜索 振南明 爱搜书 振南明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振南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袖乾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袖乾坤并收藏振南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