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振南明 爱搜书 振南明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天子的安抚让郑成功忐忑的心情平定了下来。

    “多谢陛下!”

    郑成功心中很清楚十有他父亲是通虏叛国了,但看今日天子的态度,似乎并不是要对郑氏一族赶尽杀绝。

    如果最终只追究父亲一人的责任而不牵连郑氏族,恐怕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要知道但凡牵扯到谋反那可是诛九族的滔天大罪啊。

    “成功啊,朕对你一直很看好,朕相信你绝不会做背叛大明的事情。你尽管放心,不管外人怎么说,朕会保你!”

    朱慈烺中气十足的说道,郑成功闻言直是感动的热泪盈眶。

    他何德何能竟然能得天子如此信任,郑家出了这样的事,天子仍然对其死保,郑成功此刻恨不得为天子肝脑涂地。

    “臣谢陛下隆恩。臣想写几封家书劝臣的叔父们迷途知返,还请陛下恩准。”

    见郑成功如此说朱慈烺也点了点头:“若能如此,自然是最好的。你与他们说,只要他们表明态度朕绝不会兴大狱牵连他们。”

    在原本历史中郑成功降清基本可以算是一意孤行。

    郑氏家族的一干中流砥柱基本上都是反对的。

    这也是为何郑芝龙降清之后立刻被带走软禁,实在是因为他所能够直接掌控的军队数量太少了。

    如今大明的形势比原本历史中好的多,郑氏家族的骨干中坚更不会支持郑芝龙。

    朱慈烺几乎可以肯定,郑芝龙暗中卖粮食给满清也是瞒着一干兄弟的。

    如果是这样其实对于朝廷来说回旋的余地还很大。

    这些郑家人都是可以争取的。

    当然这种事情不能由朝廷来出面。郑成功愿意以家书的形式来劝谏诸叔父是再好不过的。

    “臣一定不负陛下所望!”

    郑成功深揖一礼,一字一顿的说道。

    “朕信你。”

    朱慈烺微微颔首道。

    保宁城内已经是一片死域。

    在洪承畴屠城的政策下,不光是投降的大西军士兵,所有男女老少皆被屠杀。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鲜血的味道,直是让人作呕。

    每处坊市的牌坊处都有堆积如小山的尸体,清军士兵们有说有笑的从这尸山旁走过,不时还灌入一口酒。

    而保宁府府衙则被洪承畴充为了临时行辕。

    内堂之中他和佟养和、博洛、硕詹等人聚在一起商议接下来的作战方向。

    而刘进忠虽然在攻城战中表现勇猛,却因为地位太低被排除出这次重要的议事。

    洪承畴呷了一口茶,悠悠说道:“虽然还没有找到献贼的尸体,但本督几乎可以肯定此贼已经毙命。西军经此一役后元气大伤,我军正当乘胜追击扩大优势。”

    洪承畴是此次夺取四川行动的总指挥,他的发言自然具有重要意义。

    方才那番话算是定了个调子,大方向已经摆出来了,接下来只不过是商讨一些细节罢了。

    佟养和清了清嗓子道:“下官以为当集中兵力向西南行军,夺取成都。”

    成都是川的心脏,夺取成都具有极强的政治意义。

    何况清军打的是闪电战,那么便要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做到利益最大化。

    不然若是让西军余孽喘过气来重整旗鼓大举反扑,战局会变得如何还真的不好说。

    硕詹却是眉毛一挑道:“打成都做什么。洪总督当初不是说了吗,攻打四川的目的是夺取长江上游的控制权。我们现在理当向奉节进军才是。拿下奉节之后我们便顺江而下打明狗一个措手不及。只要湖广到手,摄政王担心的粮食问题便解决了。”

    硕詹说完之后巴巴的望着洪承畴,希望得到洪承畴的认可。

    可洪承畴却一直在捋着胡须,并没有表明态度。

    佟养和与硕詹方才说的完是两种思路。

    前者的目的是为了求稳,拿下成都之后清军对于四川的控制力将会大大增强。

    后者是为了打一个出其不意。

    湖广明军肯定不会认为清军会突然从奉节方向杀来。

    两种思路都很有道理,关键看取舍与侧重。

    洪承畴望向博洛淡淡道:“贝勒爷怎么看?”

    别管多尔衮对洪承畴再怎么信任重用,此次征川名义上的主帅还是博洛。

    洪承畴很有做奴才的自觉,这种事情当然还是得问过主子的意思再决定。

    即便主子只是轻言两语走个过场,那也是做奴才的尽到了义务。

    博洛是正儿八经的爱新觉罗子孙,努尔哈赤的亲孙子。虽然他的父亲阿巴泰并不怎么得势,但也没犯过什么大的过错,算是稳重派的代表。

    博洛年纪轻轻就挂帅出征,一方面是多尔衮的有意培养,另一方面也是爱新觉罗家的后辈真的没有多少俊杰了。

    此前出了一个勒克德浑,却被实战证明是个不折不扣的草包。

    多尔衮为了重塑爱新觉罗后辈们的形象,只能矮子里面拔将军把博洛推出来。

    多尔衮十分清楚此次博洛挂帅出征绝不能容许失败,不然对于爱新觉罗家威望是极大的打击。

    故而他派出了最看重的洪承畴充作博洛的副手,就是为了保证万无一失。

    博洛此次出征是镀金刷威望的,并不是要他独当一面。

    故而多尔衮曾亲自对博洛说要多听多看,一切以洪承畴的决定为主。

    博洛自然把多尔衮的教诲记在心头,此刻见洪承畴发问,先是咽了一口吐沫随即和声道:“本王都听洪先生的。”

    连摄政王都唤洪承畴一声先生,他一个晚辈这么叫也不算给爱新觉罗家丢人。

    博洛心里已经是打定主意。

    洪承畴怎么说他就怎么做。

    “贝勒爷过谦了,您是主帅,奴才怎好越俎代庖。”

    洪承畴不疾不徐的说道。

    “这”

    博洛一时有些为难。

    摄政王嘱咐他一切以洪承畴的决定为主,他只要附和就好。

    可现在洪承畴却把难题抛给了他,逼着他做决定,这可该如何是好?

    博洛眉头紧锁,开始认真分析两种方案的利弊。

    沉吟了良久之后,博洛方是咬了咬嘴唇道:“本贝勒觉得攻打成都更为稳妥。”

百度搜索 振南明 爱搜书 振南明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振南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袖乾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袖乾坤并收藏振南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