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振南明 爱搜书 振南明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鞑子终于来了。

    陶宁村的村民被集合到了村口,接受训话。

    领头的鞑子是一个五大三粗的莽汉,他用汉话叽里咕噜说了一通,就是一个意思要众人积极献粮。

    村民们面面相觑,一个个大气都不敢出。

    他们今年倒是攒下些粮食,可谁也不愿意拿出来啊。

    这些鞑子都是猪狗不如的东西,与其拿出粮食来给他们倒不如直接喂猪。

    可是没有人敢说。

    所有人都是眼观鼻鼻观心,希望鞑子不要注意到自己。

    那清军将领显然被陶宁村村民这种抵触情绪激怒了,他高声斥骂道:“一群给脸不要脸的东西,我们是王师。王师懂不懂?大清马上就要夺取天下,尔等刁民此时不抓紧孝敬还等何时?老子今天把话就撂在这儿了。老子有任务在身,必须搜集五百石粮食,要是完不成任务咱老子吃挂落,你们一个也跑不了!”

    他扫了众人一眼,见还是无人响应,冷笑两声道:“好,好的很啊。都给咱老子装哑巴是不是?那好,来人啊给我挨家挨户的搜!”

    他一声令下,如狼似虎的清军士兵纷纷四散开来,三三两两的开始搜查。

    别看他们人数不多但威风十足,仿佛这里就是他们的地盘。反倒是陶宁村的村民敢怒不敢言,一个个耷拉着脑袋无奈之极。

    “将军,您快歇一会,这种活儿属下们做就是。”

    一个裨将谄媚的笑道。

    “嗯。”

    那清军主将应了一声,背负着双手道:“都说穷山恶水出刁民,我看啊不假。这村子里的人一个个的贼眉鼠眼,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良心啊大大的坏。”

    “将军说的是。”那裨将送上一记马屁,随即接道:“属下听说湖广是天下粮仓,郧阳府虽然不比荆襄之地,可也是富足的很。这陶宁村可能会没有粮食?一定是这些刁民在刻意针对我大清王师。”

    “你说的不错。这些泥腿子不知进退,以为咱老子好欺负,咱老子便给他们些颜色瞧瞧。”

    “军爷,军爷,这个不能拿啊。小老儿一家老小就指望这些粮食过冬了,您要是拿走了,小老儿一家非得饿死不可。”

    “是啊军爷,您便是要拿好歹给我们留下一些,眼瞅着冬天就要来了,我们去哪里找粮吃啊。”

    “呦呵,倒真是一群牙尖嘴利的刁民啊,说的一套一套的。”

    一名清军士兵戏谑着打量着眼前的夫妇:“你们这帮刁民少吃一些有什么关系。老子是在征收军粮,军粮懂不懂?”

    他上前一步,威胁道:“你若是不配合咱老子现在就可以砍了你的脑袋。你是要粮还是要命?”

    那妇人吓得一愣,扯了扯丈夫的袖子道:“当家的咋办?”

    那男人犹豫了片刻,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冲那清军士兵叩头道:“军爷,好歹给我们留下些粮食吧,不然这个冬天真的熬不过去啊。”

    “不识抬举的刁民!”

    清军士兵一脚踹在他的胸口:“你们的命有王师士兵的命值钱?”

    说罢背着粮食就往外走。

    那男人中了一脚,痛的在地上打滚,妇人扑上前去嚎啕大哭:“当家的,我们这是造了什么孽啊!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清军士兵对此熟视无睹扬长而去。

    其余各家的情况也与这家类似。

    大部分人家都把粮食藏了起来。

    可他们的家一共就那么大,能藏到哪里去?清军士兵一番搜查便找到了。

    找到后对这些村民便是一通拳打脚踢,丝毫不留情面。

    李老实看的是心惊肉跳,生怕同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但一想到他挖的那个坑没有人会发现,心中不免定了几分。

    终于鞑子来搜他家了。

    来的一共是三个人,其中有一个似乎是个底层的军官。

    只见他吩咐了几句,其余二人便冲进屋开始搜查。

    二人搜查的很粗暴,将李老实家中翻了个一片狼藉。

    李老实看的心疼却是敢怒不敢言,只盼着赶快送走这几尊瘟神。

    两名清军士兵花了半个时辰的时间,将李老实家搜了个遍,却也没找出一粒粮食,无奈之下只得去向那将领复命。

    将领闻言眉毛都拧到了一起。

    “大胆刁民,竟敢存心戏弄老子。”

    他拔刀出鞘,径直搭在了李老实的脖子上。

    李老实只觉得两腿发软,喉结上下耸动,嘴里呜呜呜的可就是说不出话。

    李陈氏见状急了,连忙道:“军爷莫要怪罪,我家实在是穷啊,这些日子要不是靠着乡亲们的救济,怕是只能吃观音土了。”

    那清军将领却是不信,冷笑一声道:“少他娘的骗老子。你若是一直饿着肚子会是这个面色?好啊,你想要耍滑头,咱就让你看看耍滑头的下场。”

    说罢命那两名士兵把李老实绑在了院子里的老槐树上。

    “军爷,这是干什么,这是干什么啊。当家的,你”

    李陈氏一脸的不知所措,看看那几个鞑子又看看自家男人,竟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这造的是什么孽,这造的是什么孽啊!”

    她捶足顿胸,嚎啕大哭。

    可这非但没有唤醒清军士兵的良知,反倒是令他们觉得快活不已。

    “哭吧,喊吧,你就是喊破嗓子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那清军将领抽出一根马鞭,径直朝李老实走去。

    李老实见状立刻明白了对方想要干什么,吓得连连求饶:“军爷,军爷饶命啊。”

    “想要我饶命?好啊,你说出粮食在哪里藏着,我们取了立刻便走。”

    清军将领阴冷的说道。

    “军爷,我们真的没有藏粮食啊。”

    李老实还是不肯松口,可是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

    清军将领狂笑两声,空抽了一记鞭子:“老子再问你最后一次,粮食藏在了哪儿?”

    “军爷,我们没有藏粮食”

    “嗖啪!”

    清军将领忍无可忍,挥鞭就朝李老实抽去,这一鞭抽在了他的胸口,登时将粗布抽烂,扯出一道伤口。

百度搜索 振南明 爱搜书 振南明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振南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袖乾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袖乾坤并收藏振南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