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他从天上来 爱搜书 他从天上来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胡海洋胡院长乃是天枢境界的强者,即便是放眼整片无尽大陆,那也是排得上号的存在,更不用说在国师大人魂归星海之后,他已经是毫无疑问的大楚国最强者,所以有了胡院长的许诺,昭熙玄立马就放下了心来,喃喃说道:“有院长的一句话,朕九泉之下也放心了。”

    胡院长握着皇帝陛下的手,微微一笑道:“陛下您正当盛年,只不过是积劳成疾,又哀伤于国师大人的离开,才会生病,修养些时日说不准便好了,哪里有那么严重。”

    昭熙玄苦笑道:“院长啊,朕何尝不想真如你所说那样,养些日子便好了?只是朕身上的这些毛病,朕心里比谁都清楚,这次怕是真的无力回天了,不过生老病死乃是常事,朝堂上面那些人天天喊着什么万岁万岁万万岁朕真的就能活上一万年了?古来圣贤皆如此,朕也看的透彻,只是壮志未酬难免有些遗憾,又留下了这么三个让我骄傲也让我忧愁的儿子,所以才会这般劳烦您关照。”

    “同为大楚国的子民,国师大人为了楚国操劳了一生,海洋做这点小事,又算的了什么呢?”胡院长缓缓说道:“不过都是为了这一方土地上面的子民同胞而已,陛下您不必客气。”

    “院长心怀天下,不愧是天枢中人。”昭熙玄笑了笑,说道:“国师大人的弟子陈临辞现在是星夜学院的学生,也算是院长的门生,朕像听听院长您对他有什么看法。”

    胡院长想了想,说道:“年关时候的莽苍山之战,陈临辞是六院的领队,虽然我与他当时没有见过面,但是倒也听过不少他的事情,海洋以为,此子将来成就定然不可限量,国师大人真的算是捡到宝了。”

    昭熙玄笑道:“朕也知道此子将来成就定然不可限量,只是想听听院长你对他的了解。”

    胡院长说道:“首先,以未曾感知的境界考入星夜学院,这种例子虽然不是没有,但却实在是真的不多,而且听说陈临辞当初还是以武榜魁首的身份考进的学院,这边十分稀少了。如果只是这样倒还罢了,他只用了一年的时间便修炼到了如今这种境界,还接连打败了申皓元卢渊皓朱少卿以及高逸凡这种天才人物,我想,就算是三殿下,也做不到这些吧。”

    昭熙玄点了点头,说道:“命儿虽然也是百年难遇的天才,但与陈临辞相比,确实还是有些逊色了。”

    听到皇帝陛下的这句话,胡海洋院长笑道:“若还是如此,陈临辞顶多也就是下一个国师大人或者我,但他还有一个陨星师的身份,海洋先卖个关子,陛下您猜猜这小子的星魂是何方神圣?”

    昭熙玄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院长有话直说,就别卖什么关子了。”

    胡海洋院长笑道:“陛下您这句话倒是沾了一些边,陈临辞的星魂,正是大名鼎鼎的忠义千秋!”

    忠义千秋?昭熙玄心中一惊,他是楚国的皇帝,自然知道这四个字

    代表的是哪个人物,无尽大陆悠悠历史万年,除了那个男人,还有谁能配得上这四个字?

    “院长你是说,陈临辞的星魂,是关圣帝君关长生?”他喃喃问道。

    “没错。”胡院长说道:“陈临辞的星魂,正是紫微境界的忠义千秋!拥有这么优秀的天赋,还拥有人间最为极品的星魂,陈临辞的将来,只能用恐怖二字形容,只怕给他百年时光,就算是神将军的地位,他也能提剑挑一挑了。”

    听到胡院长的评价,昭熙玄安心的点了点头,陈临辞如果有一天真的能够修炼到神将军的那种境界,大楚国必然也会跟着水涨船高,不敢说能达到大宋皇朝如今的地步,但至少面对西晋这种强国,也可以没有任何一丝的惧意了。

    “国师大人给楚国留下了一个好苗子啊!”皇帝陛下叹息道:“只是如今宗门招收弟子的时候马上也到了,之前在天道院前,陈临辞当众拒绝了大禅寺抛来的橄榄枝,朕心中甚为欣慰,真想着,若是这小子能够像国师大人当年陪伴朕一路走来这样陪伴着天命,那定然是最好不过的结局,只是不知道陈临辞最终会不会选择留在朝堂之上。”

    胡院长摇了摇头说道:“陛下,以海洋对陈临辞的认识,恐怕此子对朝堂上的那些事情和国师的位置,并没有那么上心,他的目的很简单,那便是和天下绝大多数的修行者一样,都想着能够在修行路上走的更高更远,看到更美的风景,区区楚国,怕是收不住他的心。”

    昭熙玄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大楚国在无尽大陆之上,也算是数得上号的强国,修行界的大人物也出了不少,但是像天榜探花苑嘉伟,一剑西来周亦晋,包括之前的陆星河陆老先生,都是跺跺脚大陆都要抖一抖的大人物,却都早早的离开了楚国都没有回来,实在是楚国的一大损失,朕只担忧这陈临辞也会如此,即便是将来他真的达到了神将军他老人家的那种境界,可若是心不在我楚国,于我楚国又有何关?”

    胡海洋院长在心中也叹了一口气,陛下是难得的明君,将来在史书上的口碑定然也不会亚于文帝景帝,只是帝王毕竟是帝王,他们看待这个世界的角度和眼光,永远不会与其他人一样,说是帝王心术其实有些过分,昭熙玄担忧的不过是大楚国的未来以及昭家皇室的传承,即便是看在国师大人的面子上,他对陈临辞有些感情,但这些感情与楚国的未来相比,又显得有些渺小了。

    胡院长缓缓说道:“陛下大可不必担心,陈临辞这个小子,做事有时候会让人有些捉摸不透,但却绝对是一个有原则有底线的人,并非知恩不图报的家伙,我曾问过他关于国师大人的事情,陈临辞脸上和心中的悲伤愤怒都不是装出来的,陈临辞跟我说过,国师大人待他恩重如山,待他有日羽翼丰满,定然会杀上遁世山取了王晨和胡春森的项上头颅告祭国师大人的在天之灵,这个孩子对国师大人的感情这么深厚,对于生养自己的

    国家又怎么会不管不问?”

    皇帝陛下闻言笑了笑,说道:“但愿如院长所言,若真如此,有天命与陈临辞相辅相成,我大楚当兴矣!”

    胡海洋院长说道:“只是有些事情我也捉摸不清,陈临辞看上去肯定是不会留在朝堂之上被俗世缠身,可他又拒绝了大禅寺的邀请,与道门的仇恨这么大他肯定也不会去遁世山和青羊宫,儒生道场往往都是从各地的分宗之中挑选优秀的书生加入,很少会直接到学院之中收人,那放眼这天下,还有哪个宗门能入得了陈临辞的眼睛?”

    “青山宗?中州派?”皇帝陛下试着提了两个宗门。

    胡海洋院长点了点头,缓缓说道:“如此算来,倒也只有这两个宗门最有可能了。”

    ......

    ......

    摘星楼上,皇帝陛下和胡院长正在谈论着陈临辞最终会选择哪个宗门,却不知道此时各大宗门的长老,也都正在前往大楚国的路上。

    但陈临辞对于这一切却都没有什么概念,他有想过自己离开星夜学院之后,到底要去哪里,就像胡海洋院长所说,他确实没有考虑过像杨修道大师那样留在应天城做一个大官,然后整天被俗世烦扰阻碍了修行,但国师大人走的早,他又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并没有人会给他出什么主意,所以他也并不了解大陆上的那些个宗门势力,他想的是打败天波府里的那几个先生,可放眼无尽大陆,又有哪个宗门的实力能够与天波府相提并论?

    当然是没有,就算是遁世山青羊宫大禅寺和儒生道场这种地方,都无法与天波府同日而语。他不想剃去头发吃斋念佛去做个和尚,又不可能投入道门,那天下之大,哪里才是归宿呢?

    陈临辞想不通这个问题,也懒得再去想,反正车到山前必有路,大不了走一步看一步便是。

    抱着这种心态,在大多数同窗都在热火朝天的探讨着自己出路的时候,陈临辞再一次不合群的没有融入他们,除了在长乐帮练剑之外,他将大多数的世间都留给了那栋藏。

    在星夜学院的大部分时间里,他都在那栋小楼之中,读了很多往些时候读不到的书,也学到了许多的东西,虽然功法上面来说只有半部《浩然剑谱》,但却也认识到了更广阔的无尽大陆,知道了往日里不知道的九黎三苗这种地方的存在,也知道了原来大陆之上除了人族之外,还有一些妖族同样生存在这片星空之下,往日里在银尘大师笔下的传奇志异里读到过的那些妖怪,原来并不是凭空杜撰出来的。

    只是今日来到藏后,他见到了一个想见也不是很想见到的人。

    陈临辞甚至都想请个算命先生看看这座藏到底是不是克自己了,为什么每次遇到事情,都是在这座楼中。

    “白教习,你到底想干些什么?”

    他看着面前的白无言,无奈的问道。

百度搜索 他从天上来 爱搜书 他从天上来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他从天上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杨宇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宇龙并收藏他从天上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