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久爱成疾,前夫入戏太深 爱搜书 久爱成疾,前夫入戏太深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啊!”

    钻心般的疼痛从手腕处蔓延,慕暖瞬间脸色惨白。

    还不等她有所反应,男人厌恶甩开她的手腕,全程猝不及防,一个踉跄,她差点摔倒。

    只是短短几秒,她脸上血色尽失,化了精致妆容的脸蛋此刻却难看至极。

    “滚。”

    她听到薄凉狠戾的一词从男人薄唇中溢出。

    他的神情,眸色,语气,无一不是对自己的厌恶绝情,甚至是轻蔑。

    心,倏地被攥住,紧紧的,几乎无法呼吸。

    太疼。

    这就是她一直爱着的男人啊。

    他没有心的。

    或许有,但那心里装着的人绝不是自己。

    自嘲似的,慕暖扯了扯唇,身体有些摇晃,她站稳,眼看着男人面无表情地就要抬脚离开,她再也忍不住,脱口而出:“爱的人究竟是谁?”

    自是没有回应。

    手疼的像是已脱臼,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她强忍住,轻笑了声:“我和慕时欢落水那晚,来医院警告我,我以为……爱的是她,从一开始爱的人就是慕时欢。”

    “可是,”不管不顾拦在他面前,无视他周身散发的寒意,她望着他,“上次微博有爆料说,另有白月光,不是我,也不是慕时欢,是谁呢?桐城的孟粱吗?慕时欢知道吗?”

    不知是她触动了男人哪根神经,在她话音落地的同一时间,她分明瞧得清楚,男人一双深眸顿时暗得可怕,像是被洒了浓墨。

    可怖,渗人。

    寒意凛冽。

    呼吸,微滞。

    瞬间,慕暖只觉神经像是被骤然攥紧,紧张情绪占据全身,甚至于手指还颤了颤。

    “告诉我,”她不避不让,强装冷静继续,“爱的人究竟是谁?是慕时欢还是孟粱?或者,告诉我,和我在一起那么久,究竟有没有爱过我,哪怕只是短暂的喜欢?”

    执拗和疯狂在她眸中熊熊燃烧。

    然而……

    厉憬衍连一个正眼都没有给她。

    他不屑。

    神经倏地绷断,情绪失控,慕暖忽而又哭又笑:“如果我告诉慕时欢,我就是有和的孩子呢,慕时欢会相信的,她根本就不信任,也不爱。”

    然而,即便是如此,男人离开的脚步都不曾停顿,从始至终,他看她的眼神就只是森寒冷漠。

    再无其他。

    某处地方突突直跳疼得厉害,大脑空白混乱一片,慕暖猛地转身,急急追上他就想从背后抱着他。

    “啊……”

    狼狈摔倒在地。

    是男人的动作,他毫不怜惜。

    即便如此,他也没有看她,哪怕只是余光冷漠的一眼。

    他走了。

    慕暖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一双手快她一步将她扶起。

    “没事吧?”

    她泪眼朦胧抬头。

    路雨抿了下唇,有些歉意地说:“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刚好从洗手间出来看到和厉总……不过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我什么也没看到。”

    “给,擦擦吧。”从包中拿出纸巾递给她,没再多停留,路雨转身离开。

    很快,她的身影消失在长长走廊了里。

    慕暖眨了眨眸,擦掉眼泪,包里手机在振动,她打算拿出来

    ,眼角余光却看到了地毯上一样东西。

    那是……

    她回想了下,似乎是刚刚那个女人从包里拿纸巾时掉出来的。

    慕暖弯腰捡起。

    下一秒,当她看清楚掉的究竟是什么东西时,她心跳径直漏了拍。

    竟然是……

    “暖暖!”乔霜压低的声音由远及近。

    慕暖下意识将手中东西握住。

    乔霜没有注意到,此刻她很激动:“怎么样,录下来了么?拍到了?”

    话落,才看到她泛红的眼眶。

    “怎么了?”

    慕暖摇头,跟着又自嘲地笑笑:“我根本碰不到他,看,他捏的,怕是脱臼了。”

    她艰难地抬了下手。

    乔霜皱眉:“那……”

    “也不是毫无收获的。”慕暖低低地说。

    乔霜闻言,稍稍松了口气,直到听到慕暖将刚刚发生的事复述遍,她脸上漾起了笑意:“和我们原本的打算差不多,准备准备,可以把全部的‘真相’告诉慕时欢了。”

    她顿了下:“这次我们一定能成功,看,上次就算厉憬衍删了微博,派人查了,不也没查到是我们在幕后动的手脚?只要安排得好,没人能知道。”

    慕暖却是没有作声,她没有也不打算告诉乔霜,微博的事之所以查不到她们头上,不是她们安排得好,而是那个神秘男人早就安排好了一切,他甚至预料到了厉憬衍之后会做什么。

    太恐怖。

    他似乎对厉憬衍极其的了解。

    他究竟是谁?

    难道是厉家人?

    可是……

    “暖暖,在想什么呢?”

    慕暖回神。

    “……没什么。”她低声否认,垂下眸。

    乔霜并没有发现她的不对劲。

    “那我们走吧。”

    “等等。”

    “嗯?”

    掌心里握着的东西似乎隐隐灼烫了她的肌肤,慕暖忽然有了决定。

    “先走,我还有点其他事。”她随便找了个借口,但怕乔霜不相信,正打算再解释一下时,瞬间察觉到身旁人周身寒意聚集。

    她一怔。

    “怎么了?”

    乔霜没应,只是一双美目冷冷不屑地盯着朝这边走来的明滢,说:“暖暖,我上个洗手间,要是有事就先走吧,晚点我们电话联系。”

    她说着便松开了挽着慕暖的手,转身进了女洗手间。

    慕暖的心思也不在她身上,掌心里的东西让她心跳加速蠢蠢欲动,怔愣几秒后,她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明滢有些失魂落魄地走进洗手间,一道冰凉的讽刺声钻入了她耳中——

    “知道只是黎烟的替身么?”

    轻轻慢慢的一句,却犹如一把利刃,快准狠地刺在了她心脏上。

    疼。

    她猛地抬头。

    “啪——”

    重重的一巴掌招呼在了她左脸上。

    清脆响亮。

    ……

    厉憬衍回到了包厢,恍若无事继续喝酒。

    杜绍有几次想要问他怎么了,奈何酒劲上头,加之厉憬衍的脸色实在是太森冷让人无法开口,渐渐的,他便把这事忘了。

    三人喝酒看起来格外专注。

    酒入喉,醉意渐渐涌出,大脑里有关慕时欢的一切越是越喝清醒,又是一杯尽,厉憬衍起身离开。

    唐遇没什么情绪地说:“喝这么多,不如就在这睡一晚。”

    他们几人在南莊顶楼都有专属的房间。

    “嗯。”厉憬衍随意应了声。

    他离开,头也没回。

    唐遇也不在意,依旧自顾自喝酒,而后,他瞥了眼醉醺醺的杜绍,作势踢了他一脚:“呢,回家,还是睡我那?”

    杜绍按了按额角,甩了下脑袋试图保持仅剩的清醒:“不走了,睡那吧。”

    “行,我让人扶上去。”

    “不用,我还可以。”

    杜绍一边说着,一边也站起来往外走。

    唐遇姿态优雅地坐着,而后摸了根烟点燃,烟雾徐徐,衬得他原本有些妖孽的脸愈发模糊让人看不透。

    ……

    杜绍喝得醉醺醺的,但他和别人不一样,喝醉了除了眼睛不那么清明,其他和平时无异,但今天不知怎么回事,酒似乎特别烈,他走路有些摇晃。

    冷不丁的,他竟是和人撞了个满怀。

    一股冷香沁入鼻端。

    他稍稍清醒了些,抬头,嗓音太过沙哑:“抱歉……”

    柳湘湘傻傻地望着他,心跳加速,根本不能言语。

    杜绍没认出来,如今只想睡觉,于是点了点头后便继续往前走,不想身体忽地摇晃了下。

    “小心!”柳湘湘眼疾手快将他扶住,小脸微红。

    只是毕竟是个大男人,太重,她自己也跟着踉跄了下,但饶是如此,她还是咬牙稳住身形,小声地说:“我……我扶吧,要去哪?”

    香味渐浓,杜绍皱了皱眉,问:“我是不是在哪见过?”

    柳湘湘手一抖。

    “我……”

    她想说什么,但话到嘴边还是换了个话题,问清楚他要去楼上后,摇摇晃晃有些吃力地扶着他进入电梯。

    电梯很快。

    柳湘湘再扶着他出去,不想不知是自己脚崴了下,还是怎么的,杜绍身体一个不稳,直接朝她摔来!

    “啊……”

    背被迫撞在了墙上,眼前是男人的胸膛。

    刹那间,可疑红晕布满柳湘湘精致小脸,心跳漏了拍后,紧跟着,她的呼吸也跟着变得急促不堪。

    暧昧的姿势,紧张的心情,紧绷的神经,以至于柳湘湘并没有看到慕暖偷偷地进入了这层楼其中一间房间。

    ……

    公寓。

    慕时欢不想让自己没用只会哭,她努力地压制着那股难受情绪,但一个人的公寓莫名给她孤凉感,她一点都不习惯没有厉憬衍在的地方。

    厉憬衍……

    想到他的名字,那张脸同一时间在脑海中溢出,眼泪想是要溢出,她急急仰起头,试图让眼泪憋回去。

    之后,她索性打开电视机随便找了一部电影观看。

    看着看着,终究是没忍住,思念疯狂疯涨,但最为强烈的,还是那股灼心的难过煎熬。

    ……

    翌日。

    慕时欢是在手机一遍遍的响铃中醒过来的,双眸红肿。

    她摸过手机,而后在看清屏幕上闪烁着的名字时,心脏犹如被死死攥住似的,那么紧,让她无法呼吸。

百度搜索 久爱成疾,前夫入戏太深 爱搜书 久爱成疾,前夫入戏太深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久爱成疾,前夫入戏太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陌上迟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陌上迟归并收藏久爱成疾,前夫入戏太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