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爱搜书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是!”

    刘姨一板起脸来特别威严可怕,女佣们都唯唯诺诺的应承道,立刻四散开,去干起自己的活了。

    刘姨烦躁的皱着眉,一抬头看到墙上还在播放中的电视,顿时脸色一沉,朝电视附近的女佣喊道“快把电视关了!”

    宁乔乔回到楼上,面无表情的坐在沙上,紫葡萄一般的眸子定定的看着眼前地毯上的花纹,不知道在想什么,人就像是一个雕塑一样,一动也不动。

    “嗡……”

    房间里忽然想起手机震动的声音,宁乔乔眼神一闪回过神来,有些机械的转过头朝周围看了看,站起身走过去,找到手机接起电话。

    “喂。”宁乔乔将电话接起来。

    “宁小姐,请问你现在在哪里?公司有几分紧急文件需要你签字,还有关于和天雅集团合作细节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现在你还没到公司,需要将时间往后推吗?”

    给宁乔乔打电话的是她的秘书。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闪了闪,人在一旁的地毯上慢慢坐下来,温软的声音淡淡地说道“跟天雅的合作细节会议不用开了,让几个部分在一起讨论就行,套路玩了出一份报告给我。至于文件……我今天不去公司了,以后再说吧。”

    说罢,宁乔乔就要挂断电话,她现在真是一点想说话的心情都没有。

    “宁小姐!可是这两份文件都很急,放在您的办公室都已经等了两天了,财务那边正等着要呢。”

    秘书有些焦急地说道。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闪,握着手机的小手紧了紧,抿了抿苍白的唇瓣,叹了口气,温软的生有些无力的说道“那你把文件送过过来给我签吧,地址我等一下给你。”

    将手机从耳边拿下来,宁乔乔打开短信功能,编辑别墅的地址给秘书的号码过去,然后便将手机放在一旁,怔怔的坐在地毯上,紫葡萄一般的眸子毫无焦距的看着某处,不知道在想什么。

    “叩叩叩。”

    卧室门外忽然响起三声轻叩声,宁乔乔回过神来,抬起头朝门的方向看去,声音淡淡地说道“进来。”

    “二少奶奶。”

    推门进来的是刘姨,刘姨的话手里还拎着一个药箱。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闪了闪,知道刘姨是来给她包扎伤口的,坐在地毯上的身体没有动,也没说什么。

    “二少奶奶,你怎么坐在地上呢。”刘姨快步走过来,将宁乔乔从地上扶起来,让她在床上坐下。

    “……”

    宁乔乔也没说什么,看了看刘姨,绝美的小脸面无表情地将又留学的那只手递过去。

    刘姨看了看宁乔乔,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什么话也没说,打开一旁的药箱,拿出棉签和消毒水开始重新处理伤口。

    “二少奶奶,这是我们平时用来治伤的药,我帮你涂一点吧。”

    本来已经涂过药的伤口现在又流血了,原来图的要就肯定不行了,需要再重新涂药,但是刘姨又怕被宁乔乔现,只敢说这是他们用人平时用的药。

    “……”宁乔乔并没注意到刘姨说的是什么,看都没有去看那个药一眼,敷衍的点了点头。

    刘姨便立刻将药涂上去,重新给伤口包上纱布,又给宁乔乔其他伤口换纱布。

    “二少奶奶,今天生这样的事,你和漠少……你们还是要好好谈谈,毕竟像这样吵是没有用的!只是现在漠少肯定还在气头上,你现在说什么可能他都听不进去,还是等过几天漠少消气了,你找个机会和他好好解释解释吧。”

    刘姨叹了口气说道。

    在上她看宁乔乔那样子,明明是有话要说,只是漠少现在在气头上,跟她们这些旁观者不一样,根本就没有现。

    “解释?”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闪了闪,苍白的唇瓣忽然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说道“为什么要解释的总是我呢?刘姨,你看到郁少漠和柳莞去郁家参加寿宴的新闻了吗?”

    “这……”刘姨眉头一皱,眼神紧张的看着宁乔乔,说道“二少奶奶,我绝得这件事肯定是有隐情的!您又不是不知道漠少他对了那个柳莞一直是什么态度!跟对二少奶奶您完不一样啊!”

    “可是他为什么没有跟我解释呢?”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疑惑的看着刘姨,像是很费解一样的问道“记者说我和郁少寒之间有私情,所以他就可以不听我的解释,但是我还是要不断的解释给他听!可是他和柳莞在大庭广众之下一起出现,为什么对我就没有半点解释!”

    “……”

    刘姨说不出话来。

    郁少漠不是不知道他和柳莞在寿宴上的新闻被报道了,甚至他还夸她回答的很好不是么!可是即便是这样,从她回来到现在,郁少漠有没有对她解释过半个字?

    “你跟在漠少身边的时间也不算短了,难道您还不知道漠少那个不擅长解释的性格吗?漠少一直都是这样啊,有些他不想解释的事情宁愿你误会他也不会解释,二少奶奶你要学会用心去看漠少。”

    刘姨说道。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一闪,忽然愣愣地笑了一声,转过头看着刘姨,眼睛直直的看着她问道“是不想解释还是没法解释?或者说……他根本觉得不用解释呢?”

    以前郁少漠不熟没有给她解释过他和柳湾之间的关系,但是现在如果他真的还像以前一样在乎她的话,为什么不肯解释了呢?

    是因为他觉得不必吧!

    宁乔乔紫葡萄一般的眸子里闪过一抹自嘲的暗光,其实刘姨说的很对啊,她就是太了解郁少漠了!

    “二少奶奶,您这不是在钻牛脚尖么,夫妻吵架的时候不都是这样的么,什么狠话都说,但都不是出自真心的,只不过是双方都只是在气头上而已!”

    刘姨说道。

    宁乔乔眼神一闪,像是忽然想明白了什么似的,转过头看着刘姨笑了笑,说道“刘姨,以后你还是不要叫我二少奶奶了,这个称呼,不是属于我的。”

    。

百度搜索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爱搜书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夜小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小燃并收藏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