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爱搜书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和以前一样,照旧还是司徒云凉先哄她。

    想想也是他庸人自扰,这两年她根本没见过柯嚣,不可能对那个男人还有什么想法。

    “你不相信我。”久儿转过头,眼神控诉的看着他。

    司徒云凉叹气“是,我错了。可你为我想想,要是你一下飞机看到我和前女友在一起,你能开心么?”

    “你还有前女友?谁啊?”久儿的跳跃性思维立刻抓住了重点,一骨碌坐起身,眼睛直直地盯着他。

    司徒云凉一怔,赶紧道“没有!你又不是知道我没有过其他女人。”

    “那谁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久儿眼神怀疑的打量着他。

    “我保证,真的没有!”

    司徒云凉简直苦笑不得,明明是她背着他和前男友见面,现在怎么成了他的问题了。

    “好了,先不说这个话题了,我累了,去洗澡陪我休息,嗯?”

    不想在这些事上浪费时间,司徒云凉扯开话题,抱起她朝卫生间走去。

    “你……你干什么呀?你放我下来,我自己去洗。”

    知道他要干什么,久儿顿时满脸通红,挣扎着要司徒云凉放她下来。

    “以前不都是我帮你洗的,有什么好害羞的。”

    上官星夜不由分说将她抱进浴室,放在洗手台上,凤目深谙地看着她“你都可以坐飞机跑到这来了,别告诉我,你还没恢复好。”

    “……”

    久儿脸一红,低下头看着脚下的瓷砖,不敢看他。

    这段时间,她借口自己的伤还没痊愈,一直拒绝他的亲热,但是很明显今天她逃不过去了。

    知道她害羞,司徒云凉没再逗她,转身打开浴缸的水龙头。

    “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脱?”

    司徒云凉低下头,眼神深谙地看着她。

    久儿满脸通红,羞愤的看着他“我……”余光忽然看到浴缸里的水,还没说完的话忽然停了下来,表情有些僵硬的看着浴缸里水。

    “怎么了?”

    察觉到她的情绪变化,司徒云凉微微皱了皱眉。

    “没……没什么。”久儿眼神闪了闪,抬起头有些勉强的挤出一抹笑,道“凉哥哥,你要泡澡么,我……我想去洗淋浴。”

    “累了一天,泡澡放松一下。”

    司徒云凉一把将她抱起来,走过去放在浴缸里。

    “啊!”

    身体刚一半浸入水里,久儿忽然出一声惊恐的尖叫,手脚并用的往外爬,死死抓着司徒云凉的衣服,像是抓着救命稻草似的。

    浴缸里的水溢出大片,久儿眼里盛满惊恐,像是身后的不是浴缸,而是万丈深渊一般。

    “怎么了?”不过几秒时间,司徒云凉一把将她的身体捞进怀里,皱起眉看着她。

    他不是看不出来,她在害怕!

    “我……凉哥哥,我……我不想在这里洗,我们去那边洗吧,洗完早点休息好不好?”

    久儿深深吸着气,尽力掩饰着眼里的惊恐,怕引起司徒云凉的怀疑,小腿妖娆的勾着他的腰,轻轻蹭着。

    司徒云凉向来心细如,唯独在这个时候除了她什么都顾不上了,男人漂亮的凤目迅充血,什么都没再说,抱起她朝另一边的淋浴走去。

    久儿看了眼身后装满水的浴缸,咬了咬唇,将头埋在司徒云凉的脖颈里,没有再看。

    ……

    翌日。

    宁乔乔洗漱完走出房间,忽然看到司徒云凉坐在客厅里,顿时愣了一下。

    “你们是要谈事吗?”宁乔乔道。

    只有司徒云凉一个人在这,久儿没有来,她以为他是要和郁少漠谈公事。

    “不是,是我有话想问你,所以这么早才来打扰的。”司徒云凉道。

    宁乔乔眉头一皱,奇怪地道“问我?”

    “过来做。”郁少漠朝她伸出手。

    宁乔乔眼神闪了闪,抬脚走过去,被他一把扯进怀里抱住,疑惑的看着司徒云凉道“你要问我什么?”

    “久儿忽然怕水,为什么?”司徒云凉道。

    虽然昨天司徒云凉沉醉在久儿的温柔乡里,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好糊弄,他还没忘记她遇到水时候的惊恐。

    “她怕水?”宁乔乔愣了一下,奇怪地道“真的吗?还有这种事?”

    “你也不知道?”

    司徒云凉皱起眉。

    宁乔乔摇了摇头,久儿并没有向她说过这件事,顿了顿,她道“可能是因为她这次头部受伤后,留下了什么后遗症?”

    其实这说法很没有说服力,毕竟谁见过脑子受伤后怕水的?

    忽然想到什么,司徒云凉蓦地皱起眉,刚才有个念头从他脑海中一闪而过,那个念头太快,他没有抓住便消失了。

    “对了,你和久儿婚姻恐惧症的事谈过了么?她怎么说?”

    宁乔乔问道。

    司徒云凉抬眸看了她一眼,皱着眉道“还没有谈。”

    昨天他们缠绵了一夜,哪还有时间谈这个问题。

    “那你跟她好好说说吧,她也没跟我说什么有意义的问题,我觉得她可能还是心理问题?”

    宁乔乔道。

    “现在时间不早了,去看看她醒了没有,一会我们有事要谈。”郁少漠拍了拍她的手道。

    宁乔乔看了看他,点了点头,道“哦。”

    她也没再说什么,起身去找久儿了。

    “如果她能向你女人这么听话就好了。”

    司徒云凉有些感慨地道。

    郁少漠笑了笑,宁乔乔算听话?算了吧!

    ……

    因为郁少漠和司徒云凉有事要谈,宁乔乔怕又遇到柯嚣,便带着郁幸,和久儿一起跑出来逛街。

    东南亚的街头和在国内的时候差不多,虽然语言不同,但因为都是黑头,看起来倒是也有几分亲切感。

    “说起来,我都好久没有回国了。”宁乔乔和久儿还有郁幸,一人抱着一个椰子,坐在太阳伞下。

    从醒来后因为种种事情,她倒是一直没回国过,不过她挂念的人都在身边,就算回去也没什么事做,也就是看看自己生长过的故土罢了。

    “你想去告诉郁少漠不就行了,反正你要去哪他都会陪你。”久儿道。

    “哪能啊,他现在忙着呢,而且我回去也没什么事,还是别浪费他时间了。”宁乔乔道。

    。

百度搜索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爱搜书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夜小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小燃并收藏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