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爱搜书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这么一想,宁乔乔眉头皱得更紧,毕竟东澜家内部争斗太复杂。

    “不行,我要找别的医生来给外公治病!”宁乔乔一把抓住郁少漠的胳膊。

    郁少漠鹰眸一暗,低沉的声音平静地道:“叫宋医生来。”

    宁乔乔自然也是这样想的,毫不迟疑的点了点头:“我马上给他打电话。”

    “嗯。”郁少漠摸了摸她的头,拿起放在旁边的医书。

    原本他没有理由把宋医生叫来,现在有了个光明正大的理由。

    “外公这一生真是跌宕起伏,他前前后后受过很多次车祸呢,还有枪伤!”宁乔乔看着病例纸上一些记录。

    “以他的地位,发生这些很正常。”郁少漠低沉的声音淡淡地道。

    宁乔乔点了点头,道:“不过好在他后来就没什么事了,也算是安享晚年。”

    郁少漠瞥了眼她手里的病例,英眉皱了皱眉:“外公是什么时候出车祸的?”

    “嗯?”宁乔乔转过头疑惑的看着他,顿了顿,道:“年轻的时候呀,不过也有不年轻的时候,40、50岁的时候好像都有。”

    她翻了翻病例。

    郁少漠皱着眉看了她一会,伸手将病例从她手中拿走。

    “郁少漠,是有什么发现吗?”宁乔乔好奇的看着他。

    郁少漠看了几页病例,皱着眉沉默了几秒,抬眸定定的注视着她:“外公所有的外伤都是在二十多年受的。”

    宁乔乔一怔,疑惑的看着他:“这又怎么了?”

    “这表示在二十多年前他是经常在外面走动,所以别人才有下手的机会,从他年轻时开始他一直处在一个危险的环境中,但是从二十多年,他就不再外出,所以也没有受外伤的机会。”

    郁少漠低沉的声音淡淡地道。

    宁乔乔怔了怔,从他手里拿过病例,皱着眉翻看着,过了一会,她抬起头若有所思的看着郁少漠:“二十多年前……是我妈妈离开的时候吗?外公会不会是因为我妈妈所以才不再出门的,毕竟他很喜欢我妈妈,可能是我妈妈的离开对他打击太大?”

    “不清楚。”郁少漠道。

    这个问题除非去问东澜苍,否则他们谁都不知道答案。

    宁乔乔皱起眉:“我觉得应该是这样的,大概是外公太伤心,所以从此就没有再出门。”

    “也许吧。”郁少漠淡淡地说了三个字。

    宁乔乔看了看他,道:“算了,不想这个了,我们在意想知道的是外公是什么病,既然现在已经知道了,陪我上去放盒子吧。”

    上面那层书楼,她是真的没胆子自己一个人再上去了。

    “好。”

    郁少漠牵起她的手朝楼上走去。

    有他陪着,宁乔乔胆子大了,走到架子前将盒子放上去。

    忽然,郁少漠身体一动,转过头朝身后看去。

    “怎么了?”宁乔乔转过头疑惑的看着他。

    郁少漠皱起眉看着某处,过了两秒,收回视线,低沉的声音淡淡地道:“没什么,放好了我们就下去罢。”

    “嗯。”

    宁乔乔挽着他的胳膊朝楼梯走去。

    走到楼梯口,郁少漠回头看了眼身后,悄无声息的楼层万籁俱寂,鹰眸闪过一抹锐光,收回视线下楼。

    宋医生收到通知,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东澜家。

    宁乔乔和他寒暄了几句,宋医生便提出为她把脉。

    以前每次宋医生见到她,都要为她把脉,宁乔乔也没想那么多,挽起袖子将手腕露出来。

    宋医生三根手指搭在她脉搏上,过了一会,不动声色的看了眼站在旁边的郁少漠,轻轻摇了摇头:“二少奶奶的身体很好,没有任何问题。”

    “当然了,我都没感冒。”宁乔乔笑着道。

    “宋医生来了,去厨房安排一下菜式。”郁少漠拍了拍她的小脑袋。

    “好,那们先聊。”宁乔乔起身朝厨房走去。

    “还是没问题?”

    她的身影走远了些,郁少漠皱着眉压低声音问道。

    宋医生摇了摇头:“完全看不出有任何问题。”

    上次他给宁乔乔做过检查,用了仪器都没发现有问题,这次把脉没有发现也在意料之中。

    “漠少,真的确定二少奶奶有过失忆吗?她看上去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

    亲眼见到活蹦乱跳的宁乔乔,宋医生还是不敢相信她有问题。

    “这才是最严重的,我在书楼看了很多书,没有找到和她相似的病例。”郁少漠皱着眉道。

    也就是说,他们都不知道宁乔乔下一步会变成什么样。

    是彻底失忆?或者一辈子都保持这种时不时忘记一下的情况。

    “那我再研究一下,找个借口让二少奶奶再接受一次检查。”宋医生皱着眉道。

    “要隐秘,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郁少漠道。

    好端端的接受检查,如果被其他人知道了,恐怕都会察觉到什么。

    宋医生低下头:“漠少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休息了一夜后,第二天,宁乔乔便带宋医生去见东澜苍。

    宁乔乔先让宋医生等在外面,自己进去见东澜苍。

    东澜苍正在用早餐,见她走进来,有些惊讶地道:“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不用陪郁少漠吃早餐么?”

    “我想外公了,所以想早点过来看您啊。”宁乔乔笑眯眯地道。

    “就嘴甜。”东澜苍笑着摇了摇头:“说吧,来找我有什么事?”

    “外公这么快就看出来了?”宁乔乔佯装惊讶地道。

    “呵,我要是连一个小丫头的心思都看不穿,那我不是白活这么多年了。”东澜苍放下餐刀,道:“说吧,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宁乔乔笑了笑,拉过旁边的椅子,在他身边坐下来。

    在东澜家长大的人从来不会有这样的举动,也很久没有人敢离他这么近了,东澜苍慈爱的看着宁乔乔的一举一动。

    “外公,我见一直身体不好,就从外面找了个医生来为您检查一下。”宁乔乔笑眯眯的道。

    “从外面找来的医生?”东澜苍皱起眉道。

百度搜索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爱搜书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夜小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小燃并收藏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