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爱搜书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我只是不想被和郁少漠烦而已,看看们这些年出了多少事。”郁少寒淡淡地道。

    宁乔乔一怔,小脸上表情有些落寞,咬着唇没说话。

    郁少寒顿时懊恼自己说错话,揭了她的伤疤,眼前充满歉意地道:“抱歉,我不是故意提起这些事。”

    “没关系啊。”宁乔乔有些勉强的笑了笑:“我和他离婚了是事实,不用刻意回避,离婚嘛……总会有点难过的是不是,时间长了就能调节好了。”

    她和郁少漠之间是时间长短的问题么……

    郁少漠垂眸看着餐桌上的杯子:“其实有些事未必是想的那样,或许应该……”

    “我应该回去跟他好好谈谈,把话都说清楚对不对?”宁乔乔接过话,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这种话我都快听腻了,就别说了吧,我跟他谈过,也问过,只是……事实就是这样,他已经爱上别人了,是不是也觉得很难相信?我一开始也是,只是不信也得信啊。”

    “……”

    郁少寒看着她没说话。

    宁乔乔笑了声:“信不信,事实都已经摆在眼前了,不用再劝我,也不要在我面前提起他,关于他的事我一个字都不想听!以后我宁乔乔的生命里再也没有郁少漠这个人!”

    “好,既然不想听我就不说了,视线已经不早了了,郁幸还在等,快去陪他吧。”

    郁少寒低沉的声音淡淡地道。

    宁乔乔看了眼时间:“好吧,我先去找郁幸,那我们明天再聊。”

    这么多年没见,忽然知道他还活着,她有很多想和他说。

    “好。”

    郁少寒点了下头。

    宁乔乔没再说什么,起身朝外面走去。

    郁少寒眼神幽暗的看着她的背影,见她走到门口忽然停下,转过头看着他,问道:“怎么了?”

    “别把我的行踪告诉他。”宁乔乔站在门口道。

    郁少寒眼神一闪,勾起唇:“放心,我不会说。”

    “那也早点休息。”

    宁乔乔朝他做了个拜拜的手势,转身离开了。

    她走了后没一会,女佣进来收杯子,恭敬地道:“先生,您今天好像心情很好呢。”

    从那位小少爷来了后,先生的话虽然比以前多了些,但整个人都很安静,只有今天他的脸上出现了很多表情。

    “是吗?”

    郁少寒眼神淡淡的。

    他原本以为就算再见到她,他也可以做到心如止水,原来还是高估自己了,连女佣都能看出破绽。

    郁少寒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机,找出郁少漠的号码正要拨出去,忽然想到她三番两次要求他不准说的话。

    她是带着满身难过来到这里的,如果他再让她无处可去,那她该有多失望?

    郁少寒犹豫了下,放下手机起身离开餐厅。

    ……

    宁乔乔来到郁幸住的小房间,小家伙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这里布置得很有南亚风情,一旁桌子上还有一些遥控飞机和童话书籍之类儿童用的东西。

    宁乔乔走过去翻开一本书,身后忽然传来一些动静。

    她转过头,只见郁幸睁开眼迷迷糊糊的看着她:“妈咪,是吗?”

    “是我。”宁乔乔走过去在床边坐下,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我吵醒了吗?”

    “没有,我一直在等来,睡得不沉,和叔叔已经聊完了吗?”郁幸偏着头看着她。

    “嗯。”宁乔乔看了看桌子,道:“我记得以前不是不喜欢看童话书吗?怎么现在看起那些东西了。”

    “我看不到妈咪,晚上就自己给自己读童话书,这样就像在给我讲故事一样。”郁幸道。

    宁乔乔一震,咬着唇转过头,拼命忍着汹涌而来的泪意,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妈咪,是不是想哭?呃,我说错话了吗?”郁幸担心的看着她。

    “没有,不是说错话,是妈咪错了。”

    宁乔乔勉强挤出一抹笑。

    让自己的儿子读他不喜欢的童话书,只是为了幻想她在身边,她真的是一个很不称职的母亲。

    郁幸大概看出她在撒谎,但是小家伙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看着她有些手足无措。

    宁乔乔伸手抱住郁幸的小身体,道:“妈咪今天跟一起睡好不好?不过我们不讲童话故事了,我们聊聊天。”

    “真的吗?我可以和一起睡?”

    郁幸惊喜地道。

    “嗯。”宁乔乔点了点头。

    郁幸二话不说,立刻往旁边挪了一些给她让出位置,然后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宁乔乔掀开被子坐到床上,小家伙立刻凑过来挨着她,朝她笑了笑:“妈咪,我等了好久好久好久,终于肯来看我了。”

    他一连用了三个好久,宁乔乔想到之前失约的几次,叹了口气,道:“郁幸,妈咪不是不肯来看,是因为妈咪有一些事情耽误了。”

    “那现在把那些事情都解决了吗?”郁幸问道。

    “还没有,不过妈咪相信事情总会解决的,郁幸也应该相信妈咪对不对?”宁乔乔道。

    “那当然,妈咪和爹地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没有什么是们解决不了的。”

    现在妈咪在身边,郁幸什么话都好说。

    虽然郁少漠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郁幸、没有教过他,可是他这个父亲在郁幸心里的地位依然不可撼动,小家伙对他的崇拜显而易见。

    宁乔乔一怔,有些勉强的笑了笑,扯开话题:“那跟妈咪说说,这段时间幸苦吗?”

    “有的时候很幸苦,有的时候不幸苦。”郁幸很乖地道。

    “嗯。”宁乔乔心疼的亲了亲小家伙的额头。

    其实哪有不幸苦的呢,别的小朋友光是应付学校里学的东西就已经很吃力了,郁幸学的东西要比他们超前的多。

    “妈咪,和叔叔是什么关系啊?之前叔叔都不肯让我告诉,他在这里。”郁幸很好奇地问道。

    除了郁少漠,教他的郁少寒是第二个让他敬畏的人。

    难怪郁幸每次提起教他的老师都很隐晦,宁乔乔眼神闪了闪:“他是妈咪的一个朋友。”

百度搜索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爱搜书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夜小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夜小燃并收藏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