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我不想逆天啊 爱搜书 我不想逆天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面对如此失意的梁庸齐,他是真的下不了口,更下不了手。

    这跟X尸有何区别?

    也许这就是梁易初获得梁老爷的爱,从不受待见的大公子摇身一变,变成梁家接班人。

    而梁老三苦逼的成为无人关注的对象。

    这种痛他暂时无法理解,因为林家就他一个,很遗憾无法感受对方此时的感受。

    烂醉的梁庸齐没人理,林凡也没理睬,就让他趴在桌上。

    谁敢去扶。

    扶了就得为他付饭钱,不能上当受骗。

    回到林府。

    “表哥,我突破到武道九重了,袁家那老家伙肯定不是我的对手。”周忠茂匆匆跑来,兴奋道。

    他这可不是为自己兴奋。

    而是修为高了,那保护表哥的能耐就更大了。

    上次袁家那老东西力压他的一幕,铭记在心,竟然连表哥都无法保护,罪大恶极。

    现在武道达到九重,他有把握将袁家老头给镇压。

    “很好,表哥实在是欣慰。”

    能有这样的表弟,他还能说什么?

    满满的都是爱。

    对林凡来说,他这修为就是用来划水的,打打杀杀的事,根本不适合他。

    表弟修为提升,那可是好事,可以省去不少麻烦。

    周忠茂满脸笑容,能得到表哥的赞赏,对他来说,那是最大的鼓励。

    说来也怪。

    提到袁家。

    他就想到袁天楚,那家伙也很长时间没有出现,以前可不会是这样的。

    幽城终究太小。

    适合养老。

    晚宴。

    本以为只是一场很普通的家宴而已。

    可当林凡一只脚菜刀屋内时,陡然感觉有一道目光锁定了自己。

    那目光非比寻常,充满了异样的爱。

    林凡被老爹这目光盯的有些不太自在,挠着后颈,问道:“爹,您这么看我干什么?我脸上有花?”

    还真没有过这样。

    以前吃饭都很正常,要是来迟了,老爹也不会等自己。

    但今天他就故意迟了点。

    没想到老爹竟然等他。

    见鬼。

    有问题,绝对有问题。

    “没有,老爹看看儿子不行?”林万易说道。

    “行,肯定行,想看到什么时候就看到什么时候。”林凡说道。

    林万易招着手,“坐吧,今天做的都是你爱吃的菜。”

    奇怪。

    真的太奇怪了。

    老爹跟平时有很大的区别,这里面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还是说有坑在等着自己跳。

    吴老坐在那里,面带笑容的看着他。

    “今天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呢?”林凡问道。

    怪的很,肯定有事,这要是没事,哪能会是现在这样。

    “去将我珍藏的老酒拿来。”林万易说道。

    “好的,老爷。”

    林凡坐在那里都不太敢动筷子,老爹的反常,让他有点紧张。

    “凡儿,爹以前对你严格,那是为你好,你明白吗?”林万易说道。

    “明白,明白。”

    林凡点着头,没敢多说,看看老爹到底要说什么。

    他看向表弟,表弟默默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具体情况。

    好不容易将李芝秀弄走,可别再来一个王芝秀啥的。

    “但是你让爹很失望,你一直都不上心,但没办法,你是我儿子,就算你是废物,也不会影响你在爹心目中的地位。”林万易深情流露,说出的这些话,让林凡内心砰砰跳着。

    到底怎么了。

    老爹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这也太不现实了吧。

    很快。

    吴老拿着一坛封存好久的酒走来。

    酒坛上还布着许多灰尘。

    林凡左看右看,脑袋快速运转,想着最近有没有被自己遗漏的线索。

    想了半天,也没想到有任何问题。

    “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林凡问道。

    林万易笑着,“没有,吃饭。”

    老爹说没有,那肯定是有事,真要相信没事,怕是脑子抽了。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今晚的晚宴已经不是有点不正常,而是非常的不正常。

    酒过三巡,他就开始旁击侧敲询问老爹是不是又给他找媳妇了。

    别怀疑老爹的能耐。

    真要是想,这给自己找媳妇怕是没多大的问题。

    不过得到的结果却不是,这让林凡松了口气。

    只要不是这问题,那就好办。

    可面对未知的坑,他心里胆寒的很,有话就明说,何必整这些有的没的。

    林万易守口如瓶,在时间没有到来时,他什么都不会说。

    这可是急的林凡心里慌慌的。

    咱们有话一次性说了不就好了嘛,藏藏掖掖的多不好。

    晚宴结束。

    林万易拍着林凡的肩膀,没说话,就负手离开了。

    “吴老,我爹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林凡问道。

    吴老道:“公子,老爷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我知道是为我好,但也得告诉我到底什么事情吧。”

    林凡无奈的很,说这么多,就不能说重点吗?

    吴老笑而不语,跟随上林万易的脚步离开了。

    得了。

    白问了。

    什么都没有问出来。

    吴老跟老爹就是一条心,老爹没想说的事情,吴老肯定也不会说。

    他现在心里痒痒的,到底是什么事就不能一次性说完嘛,非得吊着胃口,有这么好玩嘛。

    “表弟,你说我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林凡琢磨着,不好确定。

    动脑子的事情真的好烦。

    身边缺少有脑子的人。

    周忠茂摇头,“表哥,你都不知道,我怎么可能知道,姨父应该没什么事情隐藏吧。”

    算了。

    也是自己煞笔,问谁不好,非得问表弟,这不是白问了吗?

    林凡摇头离开,他得回去好好的想一想。

    袁家。

    袁天楚近日心情大好,不断将自家良田分散给那些贱民。

    别问他为何突然大发慈悲。

    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干,仔细一想感觉姓林的所作所为有点厉害,就跟着学了。

    还真别说。

    的确有那么点好处。

    就说前日吧,到城外看看那些分掉的良田,他都没想到,刚到那里难民们跪地感谢,场面震撼。

    这让他都有些不太习惯,以前可没有过这样的情景。

    潜在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

    什么大善人,大恩人,要立牌子供奉什么的,各种话都来。

    甚至他都在想。

    你们这些贱民要是以前也会这么说话,本公子有必要这么剥削你们吗?

    他感觉自己不会再被姓林的坑了。

    你做什么,本公子就做什么。

    瞧瞧。

    看看。

    你将良田分给贱民,本公子也分了出来,而且分的还比你多。

    你想收获的好处,本公子就先收获了。

    没人不喜欢听好话,袁天楚被难民们的好话彻底包围,已经抵挡不住这些糖衣炮弹。

    甚至有贱民将女儿送来,想到袁家服侍自己。

    对于这行为,他肯定是求之不得。

    但他义正辞严的拒绝了,让你们女儿好好的陪你们种田。

    那时的场面可不得了,难民们都跪地感激涕零。

    其实袁天楚很为难。

    你们送个屁,也不看看长什么模样,皮肤蜡黄,骨瘦如柴,还没家里的婢女长的好看。

    没过多久。

    袁天楚猛的一惊,他感觉已经发现了林凡的目的所在。

    将良田分给难民,好坏兼并,好的就是被难民们歌颂。

    坏的就是难民将自家女儿送到袁家。

    如果自己收了,那得给袁家招来多少婢女,又要花费多少金钱,就单单将这些难民养胖,可就得消耗不少功夫。

    可怕!

    真是太可怕了。

    随着将事情抽丝剥茧,他渐渐发现了林凡的真正目的。

    所以庆幸自己拒绝了。

    “天楚。”此时,袁老爷出现,“跟我来书房一趟。”

    “是,爹。”

    袁天楚应道。

    不知爹找自己干什么,想必是有什么事情。

    尤其是半夜找自己。

    怕是有重要的事情。

百度搜索 我不想逆天啊 爱搜书 我不想逆天啊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我不想逆天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新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新丰并收藏我不想逆天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