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一剑斩破九重天 爱搜书 一剑斩破九重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水冰月和邀月夫人,正在闲谈,两人许久未见,颇有竟夜秉烛之意。

    虹儿去找师父,她倒是不用通秉,就闯入了水冰月所居的千花楼,见到师父,就大叫道:“师父,我得了件宝物,你说该不该收……”

    水冰月嗔怒道:“这般没规矩,胡乱就闯进来,没见我跟你邀月姑姑正谈事情?”

    虹儿吐了吐小香舌,倒也不是很害怕,仍旧把手里的玉盘托了,她还几分聪明,没说自己和王崇姐姐弟弟的事儿,装成老老实实的模样,说道:“邀月夫人的弟弟,远来是客,我就带他去领了一艘法舟。他觉得过意不去,就送了我一件法宝,我思来想去,还是来问师父一声。您老人家说可以,我就收了,您要说不成,我就退还回去。”

    水冰月瞧了一眼玉盘,玉容也不由得微变,急忙问道:“此物真是李秀明所赠?”

    虹儿点了点头,想了一想,又复补充道:“他还说,这是跟邀月姑姑一起,杀了个恶徒,得来的宝物。”

    邀月夫人见好友脸色大变,就问道:“这东西确实是从东海三枭手中所得,你为何这般模样?这砂子威力寻常,给虹儿玩也不值当什么。”

    水冰月伸手虚虚一抓,九寒砂就飞舞起来,绕着这位千花岛主身子,化为点点寒星,甚为灿烂好看。

    邀月神色微微一动,叫道:“你怎能不经祭炼,就把这些砂子操纵自如?”

    水冰月叹息一声,说道:“这是九寒砂,我师弟九寒道人的护身宝物,我怎能不运使自如。”

    这一次,就连邀月都忍不住惊讶,问道:“令师弟的九寒砂?那又怎会在恶枭手中?”

    水冰月问道:“你可否把当日情况,说与我知?”

    邀月想了想,就把遭遇东海三枭和孤鸿子的事儿说了一遍,只是含糊了王崇救命那一段,免得暴露了这个弟弟的身份。

    水冰月柳眉微竖,叫道:“这宝物是我师弟护身至宝,绝不会送给他人,此必然是恶枭害了我师弟,夺了九寒砂。你把令弟叫来,我要问一声,可还有其他遗物。”

    邀月见好友如此,微微点头,纵起遁光,不过片刻,就把王崇拎了过来。

    王崇还不知发生什么,冲着邀月和水冰月,各自一礼,颇为淡定的问道:“两位姐姐,唤我何事?”

    水冰月也不在意,被王崇叫一声姐姐,直截了当的问道:“你当时夺了恶枭的宝物,除了九寒砂,可还有什么东西?”

    王崇想了想,答道:“还有一卷九寒经,以及在白枭身上,还夺了一口九寒钩。”

    王崇把这两件东西取出来,水冰月脸色大变,良久之后,才恨恨说道:“我师弟必然是被东海三枭害了,若不然这些东西,怎么会在恶枭和白枭的身上。”

    王崇倒也乖觉,把九寒经和九寒钩一推,说道:“既然是水岛主一脉的故物,便物归原主了吧。”

    水冰月瞧了王崇一眼,说道:“你帮我杀了恶枭和白枭,算是帮我师弟报了仇,我又怎好收回这些东西!”

    王崇急忙说道:“我修的功法,跟九寒经和九寒钩不合,留在手里也是暴殄天物,还不如归还岛主,方不至于让这些东西蒙尘。”

    水冰月脸色数变,沉吟良久,又瞧了邀月一眼,却见自己的好友,并不在意,也没有开口说话,这才淡淡的说道:“九寒经上的道法,我也尽知,这一卷道经,就不用给我了。九寒钩和九寒砂确实我师门之物,不过既然你是杀了恶枭和白枭所得,我也不能白白拿回……”

    水冰月稍稍犹豫了一下,说道:“虹儿,把红玉双剑拿来!”

    虹儿不知师父什么意思,乖乖的把红玉双剑从背后解下,递给了水冰月,这位千花岛主把这对双剑一推,递给了王崇,说道:“这对双剑是我偶然所得,还有一卷剑诀,就一并赠与你。”

    水冰月素手轻点,一团玄光落入王崇眉心,正是一套玄奥的剑诀。

    虹儿当即小嘴就是一扁,这对双剑她珍若性命,哪里想到师父就要送人?

    水冰月瞪了这个小徒儿一样,骂道:“没出息!哪里就两口剑都舍不得?”她把九寒钩和九寒砂一推,送到自家徒儿门前,说道:“得此一剑一宝,你修习本门心法,就是事半功倍,许多本门剑法的精妙之术,也能领悟更深,可比红玉双剑强太多,小妮子不知自己多大的运气,还要委屈。”

    训斥了徒儿几句,水冰月就对好友说道:“你就在我这里闭关吧。本来还要跟你长谈数日,但出了这么一件事儿,我要去找人面枭和孤鸿子,给师弟去讨个公道。”

    邀月眼睛微微一亮,叫道:“我亦同去。被这些货色差点暗算,此仇怎能不报?”

    水冰月展颜一笑,说道:“果然是我水冰月的好姐妹。”她扭头对自家徒儿说道:“好生招待你小师叔,赶紧用功,把此一剑一宝祭炼了,回来我要考核功课。”

    水冰月和邀月夫人,两人拔空而起,化为遁光,转瞬就走了个无影无踪。

    虹儿有些赌气的抓过了九寒钩,催运本门真气灌注,想要先草草祭炼一番,好歹也要能够驾驭。

    小丫头才把真气送入九寒钩,眼睛就是一亮,她本来使用红玉双剑,总觉得真气滞涩,跟本门的剑诀并不契合,但飞剑难得,她还是珍爱无比,只是心底颇有遗憾。

    此时祭炼九寒钩,只觉得真气和这口钩式飞剑,如鱼得水,如鹰翔空,万般契合,剑诀运使的畅快无比。

    这口才入手的九寒钩,居然比她随身十余年的红玉双剑,更为契合千花岛一脉的九寒真气。

    虹儿这才回嗔作喜,急忙把九寒钩抓起,佩戴在腰间,又把九寒砂收了,这才对王崇说道:“红玉双剑随我十余年,你可要好生待它!”

    王崇还真不是太稀罕这对飞剑,红玉飞剑和九寒钩品质不差往来,却都比不得元阳剑和无形剑。

    但终究也是极难得的宝物,王崇还是随手收起,笑呵呵的说道:“倒是有些像交换定情信物!”

    这一句脱口而出,他就急忙捂住了嘴,做出了失言之状,其实都是故意。

    虹儿却听了一个分明,眼眸圆睁,回头就给了他一个凿栗,叫道:“你要是敢让邀月姑姑,向师父提亲,我就……我就再也不陪你玩了。”

    王崇一脸的傻笑,连道不敢。

    他其实也不是有什么想法,就是深处魔门,喜欢琢磨人心,知道这时候,说这样一句话,自己在虹儿心中的地位,就会截然不同。

    这等事儿,对他有莫大好处,那就不怕多一句嘴。

    虹儿本来也没多想,但王崇说了这一句,她心头也微微荡漾,生出了好些念头。

    水冰月用红玉双剑和一套剑法,更换九寒钩和九寒砂,是因为实在没得旁的宝物,能够跟九寒钩和九寒砂媲美,并无其他念想。

    但王崇多了这一句嘴,虹儿心底也就忍不住想:“红玉双剑随了我十多年,却被师父送了给这小子。又把他身上的九寒钩和九寒砂给了我……莫不是真有跟邀月姑姑结亲的意思?”

    虹儿的小脑子里,忽然就满是亲上加亲,一双两好之类的芜杂念头,她瞧王崇的时候,忽然就有些气生。

    这小丫头从小就在水冰月跟前学道,没有经历过人家的爱恨情仇,纯洁的宛如从未写过字的宣纸,还不知道,自己其实不是生气,而是另外一种复杂的念头。

    王崇只做不知,“憨厚”的笑了一笑,说道:“虹儿姐姐!你新得了九寒钩和九寒砂,应该闭关祭炼几日,就不要忙着我的事儿了,我自己回去住处就好。”

    虹儿冷哼了一声,一跺脚,就那么离开,似乎真的生气了一般。

    王崇在虹儿也走了之后,嘿嘿一笑,催动了太元珠,也离开了月季岛,回去了自己的住处。

    王崇被安排在一处清净的岛屿上,整座岛屿,除了他之外,就只有十数个仆人。

    他也懒得跟这些仆人说话,回了所居的岛上,也开始了闭关。

    王崇把新得的元金舟,也送入了自己的那口凌虚葫芦,摆放在了丹流飞阁的旁边。

    逍遥府的一行人,他暂时还懒得理会,微微凝神,先把西风山雨图所传的玄天禁法在识海中浮现。

    西风山雨图所授的禁法,共有五种,一种名曰:辟魔金光咒,一种名曰:安敕封神咒,一种名曰:玄天辟魔雷法,一种名曰:招摄八龙之术,一种名曰:六九云车法!

    王崇翻看了一遍,还未思忖,要先修炼哪一种,黑魂鸦就传来消息。

    王崇虽然在千花岛做客,也小心谨慎,不忘了把一十三头黑魂鸦放出去。

    此时在千花岛数百里外,怒浪滔天,有一群海族妖怪,驾驭万里恶浪,直扑千花岛!

    王崇心头凛然,暗暗叫道:“这些妖怪,难道是来寻仇?如今水冰月岛主和邀月姐姐都不在,也不知岛上,能否抵挡。”

百度搜索 一剑斩破九重天 爱搜书 一剑斩破九重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一剑斩破九重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流浪的蛤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浪的蛤蟆并收藏一剑斩破九重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