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一剑斩破九重天 爱搜书 一剑斩破九重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五龙子气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心头骂道:“一口红线剑,就想换十二种罡气?你失心疯了吗?”

    只是他此番乃是有求于王崇,不好口出恶言,只能压住了火气,说道:“收集罡气,煞非容易!”

    王崇打了一个哈哈,说道:“小弟道行浅,本来还想有了两把花神扇也能护身,送一口红线剑给师兄也没什么,哪里想到师兄却如此小气。”

    五龙子耐住了性子,说道:“不如一口红线剑,我帮你收集一种罡气,刚才大师兄不是赠了一把玄罗扇,也能用来护身了。”

    王崇伸手一指,说道:“玄罗扇那种四代弟子用的玩意,我可瞧不上,已经给身边的小丫鬟了。”

    胡苏儿急忙取出了玄罗扇,炫耀的抖开,以示自家公子说的没错。

    五龙子险些被噎死,纵然是他,也只有两件罡气之宝,根本舍不得赐给弟子。

    王崇拿了玄罗扇转手给了身边丫鬟,这是何等的败家?

    他一脸肉疼的说道:“最多三种罡气!”

    王崇打了个哈哈,说道:“既然如此,就等令师出关,我问过他老人家,再回师兄吧。”

    五龙子隐隐就觉得,有些淤积之气,从胃里泛了上来。

    他也没有料到,王崇居然这么滑不留手,暗骂一句:“怪不得他养狐狸,自己也就像一头老狐狸,真个宠物肖主人。”

    王崇肚内冷笑,心道:“红线剑虽然品质一般,好歹也炼质一次,一口换一种罡气,你想的倒也美丽。三种虽然勉强持平,但这可不是我求你,是你上门来求我,这种时候做生意,还要持平,可就等若亏本。”

    王崇是稳坐钓鱼台,五龙子却有些拿瞎。

    他也没什么城府,脸上压不住七情六欲,就有些愁苦的模样,心头苦苦思索,该如何跟王崇讨一口红线剑。

    五龙子其实原本,就想用一件护身的罡气之宝,换三口红线剑,只是被王崇抢了话头,一直都被牵着走,根本来不及亮出自己的底线。

    此时已经说出了三种罡气,一件罡气之宝就不好再提了。

    黑山上人肚内暗笑一声,自己这个五师兄居然被“唐惊羽”,一个小孩子捉弄,他也是有求而来,故而不能让师兄一个人坐蜡,急忙插嘴道:“我也想要跟小师弟讨一口红线剑,不若我们一人出三种罡气,再添一件罡气之宝如何?”

    王崇微微思忖,说道:“我又不能炼罡气,只能用来祭炼宝物,小弟才拜师学道,哪里有什么身家?两位师兄再添些,炼宝的天地灵材,勉强也可折算了。”

    五龙子和黑山上人一起肚内暗骂,又复讨价还价了一番,三人这才达成了协议。

    王崇取了两口红线剑,五龙子和黑山上人各自留下了一件罡气之宝,五龙子没什么灵材,又多留下了一种罡气,黑山上人除了三种罡气,又复搭了一根灵竹为添头。

    王崇殷勤留两位师兄,留下来用个晚膳,五龙子和黑山上人本拟用些小恩惠,各自换取三口红线剑,却被王崇挤兑,最后付出了一倍的代价,才混了一口……

    两人心底都有些憋屈,不愿意多呆,一起告辞而去。

    王崇送走了两位师兄,这一笔交易,他也不知道五龙子和黑山上人是什么情绪,反正他很满意。

    “红线剑虽然也还不错,但有元阳剑在手,哪里瞧得上这种剑器?何况我还有一口斩雷宝刀呢。”

    “红线剑一套十二口,拆分开来,威力就差了,一口也就相当于一件罡气之宝,又或者三种罡气。我只是要了两件罡气之宝,七种罡气和一根灵竹,这买卖勉强也不算亏了。”

    王崇瞧了一眼,摆在自己房间桌案上的两件宝物和七口小葫芦,以及那一根灵竹,微微思忖了一会儿,忽然笑道:“可惜,我这些师兄甚穷。若不然,把其余的十口红线剑都卖了,在胎元级数,唐某也算个富户。”

    小狐狸和燕北人,尚文礼都在,王崇也只能自称唐某。

    他随手取了一件罡气之宝,此宝是一枚金环,能放出火雷罡气,威力比玄罗扇还要强出不少。

    王崇把玩了一会儿,丢给了燕北人,笑道:“此物燕先生留着防身罢!下次再遇到刘斐那种不开眼的东西,也不用受什么气了。”

    燕北人惊得呆了,急忙叫道:“如何使得?”

    王崇也笑道:“法宝再好,终究要人来使,我也只有两只手,难道还能把这些宝物一起使用?”

    “若是宝贝都在我身上,遇到大敌,明明有好几件宝贝,却只能用出来一件,因此被人害了,岂不是愚蠢?日后下山游历,遇到大敌,你们各有宝物,十成的本事,只怕能用出来二十分。”

    “说不定我不用动手,你们就帮我料理了。”

    燕北人毕竟是个武人,一时也想不到怎生辩驳,只觉得王崇的话,十分之有道理,他暗暗忖道:“也是!我有了这件宝贝,遇到什么危险,就能保护的公子安。”

    王崇取了另外一件罡气之宝,随手就扔给了尚文礼。

    此宝是黑山上人所炼,却是一对护臂。

    黑山上人少年时,也是习武出身,精通拳法,故而祭炼第一件罡气之宝,就祭炼了一对护臂,这对护臂炼了玄阴罡气,使用的时候,能够配合拳法,倒是颇合尚文礼的武功路数。

    尚文礼不用王崇劝说,也是躬身一礼,说道:“老夫拼了这条老命,也不让公子有甚危险。”

    王崇哈哈一笑,说道:“我修行还浅,日后要多仰仗尚老前辈。”

    王崇对剩下的七种罡气和一根灵竹,也不放在心上,他凭此一次交易,倒是摸清楚了五龙子和黑山上人底细。

    这两人也跟峨眉的玄鹤道人一样,也都是没得真传之辈,只看他们收炼的罡气,就可知道,两人甚至没得毒龙一脉的四部真传。

    这也不是做师父的偏心,各家各派都是如此,毕竟收的徒弟,资质总有高低。

    若是真传总授,不做区分,三四代之后,法门就指不定流传到什么人物手里,动摇了立派的根基。

百度搜索 一剑斩破九重天 爱搜书 一剑斩破九重天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一剑斩破九重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流浪的蛤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流浪的蛤蟆并收藏一剑斩破九重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