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爱搜书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包括法官、守卫、证人和被告,所有人都看向了突然发声者。

    黑衣如此显眼,而蓝礼又在谷地平叛期间见过艾格,是以一下就认出他来——实际上,若不是艾格被首相逮捕,作为第一举报人,他本来也该要出庭作证的。意外地楞了几秒后,蓝礼回想起自己是法官:“原来是我们的异鬼杀手艾格大人——允许发言。”

    “我,艾格·威斯特,以守夜人首席后勤官和总征兵官的名义,拒绝此人披上黑衣加入军团的请求。”总征兵官的职务是虚构的,没有获得莫尔蒙的任命,但总司令在与自己分别时颁发的最初证明上确实委托自己征兵了,这里面的关系理起来就复杂了……谁要质疑,艾格会回答他——不嫌麻烦就写信到长城去问吧。

    “守夜人军团是个古老而荣耀的组织,不收这种毫无底线和原则的人渣!”

    ***

    小指头的叛逃及其随后搞出的第二次纸条事件,让艾格深切地体会到什么叫“打虎不死,必留后患”。而与史林特因为妮娜的原因爆发的冲突,更是让他亲身体会到——与小人为敌有多么恶心。

    这种体验,一辈子有那么一次就够了。

    让史林特如愿以偿地跑到长城去搞事情?给他“一边恶心琼恩·雪诺一边设计报复自己”的机会?想都别想!由于谷地平叛的关系,长城那边自己已经有了一堆对头,若还放史林特这种人跑过去,自己当真是亲手培养掘墓人了。

    按理说,先让史林特加入守夜人军团,然后设法悄悄弄死才是最妥当的方案。但如此一来需要多费无数精力脑筋不说,这史林特貌似认识的守夜人还不少,一旦出现意外,麻烦无穷……艾格作短暂考虑后决定——自己这回,就光明正大地复仇,不怕怀疑!

    身为守夜人首席后勤官,守夜人产业的创立者,他不需要仁慈和宽容这种虚名,差点死在对方手里这等大仇,岂能说原谅就原谅?

    在混乱之夜从刺杀下逃脱的那一刻起,艾格就发誓:绝不再给这种小人伤害自己的机会。他不想做坏人,但在这个冰冷残酷的世界中,好人只有比坏人更狡猾更凶狠,才能生存下去。

    史林特必须死,死掉的反派,才是最好的反派!

    ***

    “不收这种人渣!”

    艾格的声音回荡在王座厅里,掷地有声,绕着石柱盘旋,久久才散去。

    放在之前,要是哪个守夜人当众说出这番大义凛然的话来,绝对会引起哄堂大笑——守夜人军团,不就是处理安置人渣的地方?垃圾站不收垃圾,岂不是国际玩笑……但在今日这法庭之内,却是至少有一半参与者见过了艾德放在叛徒走廊底下用于展示的那只尸鬼;而当众发言者又是颇为传奇的“异鬼杀手”艾格·威斯特……时过境迁,这回他代表守夜人的表态,不但没惹来嘲笑,反倒还引起一阵叫好。

    史林特这才发现艾格居然也来了法庭现场,作为守夜人产业的老板,赢家一方的首领……这个穿黑衣的混蛋居然亲自跑来断自己后路,也不觉掉价么!

    “艾格·威斯特,我x尼祖宗!老子这回当不了守夜人,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唔——”

    守卫听不下去,直接把早就攥在手里的布团塞进了史林特嘴里,让他没了再污染大家耳朵的机会。

    “守夜人不惧妖魔鬼怪。”艾格站直着身子,几天的牢狱生活丝毫没磨去他首席后勤官的气势:“你变成鬼来找我,我便再杀你一回!”

    “慢着!”艾格的这番应答甚至引来了几个男人的拍手叫好,就在大家第二次以为审判的结果已经注定时,又一个黑衣人——坐在艾格右边不远处的艾里沙爵士站了出来:“我活了这么久,没听说过哪条法律规定,守夜人军团还可以拒绝加入请求的!”

    ……

    艾格皱眉望了一眼来自黑城堡的同僚。他知道艾里沙认识史林特,但并不清楚他们关系到底如何。这老刺猬到底是单纯和自己作对,还是他和史林特的关系好到足以让他当众站出来救其一命?

    “这位又是谁,自我介绍下?”簒夺者战争发生时,蓝礼还是躲在风息堡里的一个小屁孩,他压根不可能认识这位曾经的君临守备队军官,现在的黑城堡教头。

    “在下艾里沙·索恩,大人。”

    “原来是艾里沙爵士。”蓝礼其实不清楚这是谁,但听说过这名字,也知道王领的索恩家族,假装恍然地点点头,看了看两个持不同意见的守夜人,倒觉得有趣地翘起嘴角:“直接告诉我,你们两个谁说了算吧。”

    谁说了算?艾格转身面对艾里沙,带着笑意问道:“艾里沙爵士,您在守夜人军团中是什么职务?”

    “我是守夜人军团的新兵教官,而艾格是首席后勤官,理论上来讲,他的职位比我高,这一点我没有异议。”艾里沙一点都没上当,反而以退为进,高声坦承这一点,化解了艾格以职位压人的企图:“但我质疑的是,守夜人军官,到底有没有‘拒绝加入请求’的权力。这和职位高低无关!”

    (机智的应答,但艾里沙爵士,你确定要和我耍嘴皮子?)

    艾格心中暗笑一声,除了玛格丽·提利尔这种不讲逻辑道理偏偏又出生高贵让人无处下口的玛丽苏外,单纯辩论艾格还真不怕谁:“确实,从没哪条法律说过守夜人军团可以回绝加入申请,但同样,也从来没哪条说过不可以!在我来自的地方,有一句话叫做,‘法无禁止即允许’——如果法律没明文禁止,便可以做。那么我认为,既然法律没有规定我不可以拒绝,便是允许我拒绝!”

    ***

    艾格是在偷换概念,欺负的就是艾里沙头脑灵活程度和文化水平都没高到能和自己辩论的程度。“法无禁令即允许”,在逻辑上毫无问题,但需要划重点的是——这句话仅仅适用于公民个体。稍有法律常识的人便知道该如何反驳自己,这句看似毫无毛病的话,还有对应的另一半:“法无授权不可为”!

    法无禁止即允许,法无授权不可为。

    这句话看起来前后矛盾,但却代表着两种情况,绝不能拆开拿出去到处乱用,前半句话保护个人,后半句话约束公权力——就像逮捕需要逮捕令、搜查需要搜查证、发动战争需要授权一样,艾格现在发言代表的是守夜人军团,他不是个人,该适用的是后半句——即:没有莫尔蒙司令代表守夜人军团的授权,他是没资格开先河、以守夜人军团的名义拒绝他人加入申请的!

    ***

    理论上是如此,但在这个世界里,有多少人能迅速理清这里面的关系并揭穿艾格的诡辩,然后迅速从正确的角度发起反击?蓝礼不能,史林特的嘴被堵住了,而艾里沙爵士涨红了脸,半天也没找到能拿来驳斥的话,最终只憋出来句:“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先例,这不合规矩!”

    “不,有先例!”艾格一秒都没犹豫:“在守夜人建立的最初阶段,只有弓马娴熟、身体健壮且至少会用一种武器的人才能加入……这不就等同于拒绝未经训练的普通人?守夜人军团屹立在北境之北,是为了对抗野人和人类天敌,保护七王国体人民的安……而咱们的史林特大人呢,瞧他那副粗野凶狠蛮不讲理的性子和满头白发虚脱无力的模样,到了长城,真不知道要派多少兄弟盯着他防止他继续乱来才够。就算他没胆子胡作非为,我倒要问问,就他这副怂样,是他保护我们,还是我们保护他!?”

    “说得好!”艾莉亚拍手尖叫起来,没人敢呵斥首相千金扰乱法庭秩序。

    艾里沙气的胸膛起伏:“你这是公报私仇!”

    我就是公报私仇!艾格差点就把衣服扯开,指着肩膀上的箭伤把这句话吼出来,但这种爽快的念头最终只在脑海里模拟了一遍,话到嘴边却完变了样:“艾里沙爵士,请注意你的言辞,你这是在诽谤攻击上级!我到底有没有这个权限,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须得由莫尔蒙司令来判断。但他现在不在这里,幸好,法务大臣是七国律法界的最权威者,蓝礼大人,我请您来定夺此事!”

    蓝礼张了下嘴,他确实是法务大臣不假,但有关法律的问题嘛,他还真算不上业务娴熟,背背律法条文还行,对有争议的疑难进行解释判断嘛……真难为他了。

    但这是什么时代?在封建领主制度下的维斯特洛,国王的话就是法律!国王不在,国王之手也不在,那法务大臣的话,便是法律,这是个人治的世界!

    ……

    蓝礼沉吟着,他没研究过守夜人纪律和历史,但他亦没找出“法无禁令即允许”这句话的逻辑问题,而艾格和艾里沙两人间他也更熟悉前者,对于史林特……更是没保他性命的想法,那么,结果便毫无悬念了。

    “很好,那就由我来定夺吧。”蓝礼用手指敲打了下椅扶手,思索了几秒后有了决定:“守夜人总征兵官,有权拒绝他人的加入申请,绝境长城是用来保护七国的壁垒,不是违法者逃脱惩罚的逍遥之地!被告杰诺斯·史林特,刚才已对其所受指控盘认罪,现在,我以劳勃国王之名,判处你死刑。结果交由国王之手确认,若无问题,于后天正午、在贝勒大圣堂的广场上当众行刑,以警示世人!”

    ——

百度搜索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爱搜书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点爷0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点爷01并收藏绝境长城上的王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