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爱搜书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红堡之下,深埋伊耿高丘腹内的密道中,披挂穿涂着套伪装的瓦里斯举着火把,和身旁伙伴并肩行走着:“计划赶不上变化,不管小伊耿到底有没有做好准备,反攻必须快点开始了。”

    “快点?到底要多快?孩子还没长大,我总不能抓着他的头脚把他拔高吧?”伊利里欧抱怨着,“局势到底怎样了,你这么着急?”

    “铁群岛率先出手袭掠西境沿岸,但被迎头击退没占到任何便宜。老狮不肯交出儿女,反主动派兵破坏河间地的粮食生产运输,还在兰尼斯港搞了个什么银行,施行黄金管制并强制发售战争债券——超过一定数量的黄金放在家里不存银行,即视为叛国,没收部财产并处绞刑……”

    “他疯了!”伊利里欧吃惊地说道:“这样确实能快速筹集大量资金,但和明抢又有什么区别?这样对待自己的臣民,就算打赢了,狮子也别想再好好统治西境。”

    “当年泰温灭雷耶斯和塔贝克两族时,人们也这么说,但他最后不还是成了国威势最大统治最稳固的公爵?如果命都保不住,又谈何统治好坏。而且,强制借钱和明抢的区别在于——如果他打赢了,将来可能会还。”太监皱着眉说道:“到目前为止,我看不出他的赢点在哪里,但有鸟儿传回消息,狮子打算雇佣石阶列岛和厄索斯的佣兵骚扰维斯特洛东海岸,好拖延时间……但拖延时间有什么用?除非劳勃死了……”

    “雇佣外来者骚扰敌后?很有趣的计策,泰温的军事才能名不虚传。”伊利里欧感兴趣地点点头,然后话锋一转:“国王的伤势怎么样?”

    “计策再有趣又有何用,不过是给六国挠了挠痒,然后引起更大的仇恨罢了。”瓦里斯忧心忡忡地说,避开了地上一个水洼:“国王的伤势嘛,原本有好转迹象,但前几天忽然又开始恶化,教会的人说是因为红堡里放了只‘尸鬼’,但我倒觉得是派席尔在药里做了手脚……首相显然有同样的怀疑,所以才下令找其他学士来接手对国王的治疗。”

    “那只尸鬼是真的吗?”

    “据我所见不假,守夜人每天都把它推出来展示,来看它的人能堵出几条街,你可以自己去看……问这个干嘛?”瓦里斯偏头看了眼伊利里欧:“莫非,你觉得一个有尸鬼和异鬼存在的维斯特洛,不值得你为之计划半生去争夺?我向你保证,长城既然能挡住那些鬼东西几千年,差不了这一时半会,你要实在不放心,那向长城捐点钱,帮他们一把。”

    “我要乘今晚的船回潘托斯,至于捐钱什么的……再说吧,那些鬼东西威胁维斯特洛,布拉佛斯人远比我着急。”总督摇摇头,压抑住想看看尸鬼的好奇心,回到刚才谈论的问题上:“派席尔,就是你曾经和我说过那个忠于兰尼斯特家的大学士?”

    “没错,若是他得手,我们的时间尚能充裕一些,而若劳勃活着……兰尼斯特家就算把战争艺术玩出花来也没用,决定胜负的,最终还是人口和资源。”瓦里斯沉吟道:“或许,我该出手帮兰尼斯特家一把……”

    太监推动墙上的机关,在一阵低沉的轰隆声中,来路被一片石板缓缓封住,变成了一堵平滑坚硬、毫无裂缝的石头。

    ……

    总督对这一幕熟视无睹,继续问道:“兰尼斯特家灭了就灭了,对我们的计划有什么影响吗?”

    “影响太大了,狮子是我最好用的棋子。”此地距离出口已经有些近,瓦里斯压低了一些声音:“想要在小伊耿登陆的时间点保证七国处于混乱状态,就必须要有一个实力足够强悍的势力在最关键时刻撬动局势。西境和河湾地满足条件,北境人少……但算上史塔克家的统治威望和对河间、谷地的影响能力,勉强也能挤进去。但这三家里,现为首相的艾德·史塔克是个谨慎又沉稳的人,我控制不了他;而河湾地内部派系林立,想像牵线木偶一样操纵,把整个维斯特洛的线拿来都不够;唯有盛产黄金、军力强大、集权程度又高的西境……有一个敏感骄傲又自负的统治者。只要一根线——即干扰泰温一人的判断,让他感觉家族的名誉和威望受到侵犯,便可以完整地利用整个西境的势力。现在,这颗最好用的棋子面临毁灭的危机,我甚至没法保证,在我死前能不能找到合适的替代。”

    “你早点在干什么?”伊利里欧皱起眉来:“怎么会让弑君者‘攻击了国王又跑掉’这种闹剧发生?”

    “我又不是神,没法判断傻子会做出什么事来!”瓦里斯对伙伴的指控无法接受,语气中带上了不满:“艾德是个多疑的人,你根本猜不出我费了多少心思,才通过旁敲侧击,让他‘自行’制定下一套对付兰尼斯特家的计划!只需要把詹姆和瑟曦控在手里,泰温公爵再恼火也只能憋着,这矛盾一旦埋下,越发酵越强大……等到我们要用的时候,只需帮兰尼斯特姐弟逃回西境,战争便一触即发。谁想半路杀出来个守备队司令,硬生生把已经到了城门口、即将自觉上船前去软禁地的弑君者给我拦回来了!”

    “就是我来时听说在贝勒大圣堂的广场上被砍头,临死前还喊着‘我为王国立过功,替铁王座流过血,我要见国王’那个?”

    “对,就是他。”

    “好吧,我相信这不是你的错,收回刚才的话并道歉。”伊利里欧接受了瓦里斯的解释,以两人的关系,也毕竟没法真的吵下去:“兰尼斯特家被消灭,让你将来制造混乱的难度大大提高,可大不了多费点经费和人力,事情就办不成了?”

    “混乱依旧可以制造,但少了一个强大且可控的变量……维持混乱的难度将大大提升。”瓦里斯深吸了口气:“唯一能拿来做点文章的,就是劳勃死后,对于王位的争夺了。”

    伊利里欧毫不犹豫地接话:“那就让劳勃去死,难道你还真对他有什么忠心和感情?”

    “劳勃可以死,但死后呢?北境和河间、谷地是天然的盟友,小指头在还可以通过他夫人影响谷地,但随着这家伙被一张纸条逼走,公义者叛乱被平息……现在挑拨这三家间的关系几乎变得不可能,而我甚至到现在也没搞清最初那张纸条是何人所为;河湾和风暴地现在又走得近……没了西境这一强势的中立派,多恩又是我们的人,那我无论怎么折腾,这场战争都必然演化成南北两大联盟的战争,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南北战争打起来,等他们两败俱伤了,我们再趁虚而入不行吗?”

    “你总是把别人都当成傻子,我们能把那帮贵族玩转,是因为我在暗他们在明,但他们不蠢。战争一旦打起来,我是没有任何手段能操控战斗和战役的胜负的,这两大联盟间本来就实力相近,北方联盟打不进河湾地,南方人也不可能攻得破血门和颈泽……彼此清楚没法分出胜负,又没有西境这么一个强大到可以破局的变数,两方都不会力以赴地拼命,毕竟……凛冬将至啊。我虽能挑起战争,却没法控制它的走向,无论怎么推演,最终维斯特洛都会分裂成南北两块,所差不同只是王领和西境到底归南边还是北边实际控制罢了。到时候,你想让没有龙的小伊耿,凭着佣兵就学习他名义上的祖先,先后击败以逸待劳的南北两大势力,重新一统江山?”

    “这太遭了……但,我们不是有龙了吗,还是足足三条。”

    “是丹妮莉丝有龙,而不是我们。”瓦里斯纠正道:“只有赶紧把她弄回来,和小伊耿结婚,才能勉强称之为我们的龙……小伊耿没法御龙,这你心知肚明,至于他们的孩子能不能,还是未知数。该死,早知道局势会变化得这么快,当初就不该让乔拉带着她往东跑的。我上次得到她的消息,她才在阿斯塔波弄死了一堆奴隶主搞到了无垢者,踏上了去渊凯的路,现在也不知道到哪了。”

    “那三条还小的龙……很重要么。”

    “龙还小,重要的是丹妮莉丝·坦格利安。你不了解维斯特洛人的心态,丹妮莉丝才是七国上下皆认可并相信、也确实不假的坦格利安后人。和她在一起并获得她承认的小伊耿,才是伊耿·坦格利安!”瓦里斯踏上楼梯,忽然回过头来:“我让你找培提尔·贝里席的,抓到没有?”

    “反追踪意识很强,但还是查出去向了,正在追。但这家伙在维斯特洛的名声已经臭了,就算再聪明,也不能用这种人为伊耿服务吧。”

    “伊耿不能用他,不然日后登上铁王座便是一个名誉污点,但王后却无所谓。”瓦里斯说道:“小指头是七国上下第二聪明的人,对于一个漂泊在外无依无靠的小姑娘而言会是巨大的臂助……你找到他后,直接把他送到丹妮莉丝身边去,但记住要告诉姑娘培提尔干过的丑事,可别让咱们将来的王后,被这么个烂人弄上手了。”

    “这没难度,我会让贝沃斯与他同行,要是小指头敢动王后的脑筋,扭断他脖子。”伊利里欧说道:“但那姑娘远在奴隶湾……我将辅佐她的人送去,等你说的‘七国第二聪明’的人帮着她摆平沿途一切困难回到维斯特洛,怎么也得半年一年……只怕到那时战争早已结束,这你怎么解决?”

    “让伊耿先带黄金团登陆,联手多恩,先将局势稳住再图后计,在丹妮莉丝回来前,不能让维斯特洛消停。”

    “这至少需要一两个月时间,兰尼斯特家撑得到那时候吗。”

    “显然撑不到,就我现在和你说话的当口,北境的骑兵说不定就已经开进河间地,将泰温的放火队给驱逐出去了,接下来很快就是六国进攻西境,靠黄金可挡不住大军。我得为狮子争取点时间,让泰温起码撑到小伊耿登陆。劳勃必须死,然后,我恐怕还得给狮子当一回军事间谍,争取让他们别输得太快。”瓦里斯口气中带上了些懊恼:“该死,我在派席尔还在为国王治疗的时候就该下手的,这样还能甩脱嫌疑……现在,劳勃身边换上了艾德的人,不好办了。”

    “老朋友,你可是世上最好的魔术师,怎么把国王给变没,就还请你想想办法了。尽量多变一会戏法,拜托了。”

    “该做的我都会做,但你得加快行动。就算最厉害的杂耍匠人,也没法永远把一百颗球抛在空中呐。”瓦里斯长叹口气:“我需要更多经费,还有五十只鸟儿。”

    “要那么多?”伊利里欧为难地说,“你要的这种可不好找,既年轻又识字,还得无父无母没有家人……如果把年龄要求放宽一点,一百个也不成问题,而且年纪大的也不那么容易送命……”

    “不,年轻的比较安。东张西望的成年人会引起怀疑,但谁会盯着到处跑来跑去的小屁孩呢?”瓦里斯态度坚决地摇头:“至于送命嘛……权力的游戏,哪能没一点风险?如果于心不安,就在训练鸟儿的时候,对他们好一点吧。”

    “也只能如此了,关于上岸后,有什么建议吗?”

    “混在兰尼斯特家雇佣的海盗里,悄悄在风暴地登陆,先不要大肆集结也不要竖起龙旗。具体的听格里芬指挥,他对这地方熟。然后秘密与多恩搭上线……试试能不能拿下风息堡,成功就携风暴和多恩两地之势正式宣布归来,拿不下也可以就近退入多恩,等待王后带着三条龙和无垢者前来助阵。”瓦里斯摇摇头:“具体的,现在讨论没用,战争一开打,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你给小伊耿弄了一堆幕僚和追随者,是时候让他们派用场了。”

    ——

百度搜索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爱搜书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点爷0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点爷01并收藏绝境长城上的王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