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爱搜书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临冬城大军云集。

    围墙上下、城堡里外,几十上百面各种各样图案的旗帜迎着冷风猎猎招展……士兵们吵吵闹闹、进进出出,和城墙外避冬市镇里的居民们交换着各种信息和物品,挤挤攘攘人声鼎沸间,不知道有多少人。

    即使在阻截异鬼的最终一战中伤亡颇重,这依旧是自北境从风息堡下撤军以来各家军队和贵族集合得最齐全的一次。

    那些自始至终与罗柏·史塔克并肩作战并一同从长湖幸存下来的贵族们自不消说,但还有另外一半的家族……十天前接到长城的警报和封君的总动员令后匆匆集结士兵赶来,却因为距长城较远,好不容易趟着积雪顶着寒风沿国王大道接近狼林或赶至临冬城下,等来的却是“战争已胜利结束”的消息。

    不过没有人白跑:虽然原先召集诸侯的理由已经失效,但年轻的北境守护正好又要召开领主大会讨论关于“守夜人总司令向坦格利安宣誓效忠”一事。于是,汇合后人数重新达到近万名、原定要赶向最后壁炉城进行集结并北上长城抗击异鬼的各家军队,便就这样顺势停留驻扎在了临冬城内外,等待他们的领主商讨出最终的应对策略。

    ……

    “那该死的艾格·威斯特!”

    卡史塔克伯爵的大嗓门即使隔着城堡的墙壁都清晰可闻,正如艾格担心的那样——他表面上假装心动退回卡霍城,实则一离开最后壁炉城便调转方向,跨过末江、绕过孤山、从恐怖堡方向经过……转了一大圈后来到临冬城,此刻就在几乎已经凑齐人了的领主大会上怒气冲冲地咆哮。

    “不过是北境的看门狗而已,竟敢一声不响地就去舔疯女王的靴底,掉过头来咬自己主人!”若艾格规规矩矩,任何有脑子的北境人都不至于在公共场合用如此恶劣的词汇来描述守夜人总司令,但眼下,刚被前者以龙相逼让出一座到手城堡的老卡史塔克显然已经狂怒指数MAX,理智几乎不存在:“这回若不狠狠给他一番教训,叫他知道天高地厚,以后北境后院的火就扑也扑不完了!”

    “咳咳!”

    因为在长湖之战中受了伤,罗柏此刻仍然单臂绑着吊带,他坐在椅中咳嗽一声,掩饰住尴尬并打断了老人的话,“瑞卡德大人,您也说了,艾格当时是以‘给龙寻找养伤之所’为由征用的最后壁炉城,尽管威胁的手段恶劣,但好歹有个说法。他昨天用信鸦和派人都送了消息过来,说——待龙伤势好转,必将城堡交还北境。”

    这是一场北境贵族间进行的内部讨论,本不必拘泥于言辞妥当与否,罗柏作为主持人更不该替受讨论的主角说话……奈何,房间里此刻可不仅仅有北境贵族,还有一个身披黑衣的守夜人——他的私生子兄弟琼恩·雪诺在。若不出声默认卡史塔克伯爵“守夜人总司令就是北境看门狗”的气话,那艾格下属的其它守夜人又算什么,狗崽子?

    赠地军队占领最后壁炉城后派遣了多批守夜人前往北境各地接收先前约好的硝石和龙晶武器,不知是不是刻意为之,琼恩·雪诺竟被艾格指定——带人来临冬城和邻近的赛文城执行任务。

    作为已有三四年军龄的守夜人士兵、黑城堡指挥官,琼恩绝对比在场其他任何人都了解如今长城和赠地的情况,而对与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私生子兄弟、半个史塔克和地地道道的北境人,罗柏又完全信任琼恩。这其中复杂又混乱的关系,才是罗柏派人将琼恩叫来,导致眼下屋内“讨论对守夜人立场的会议却有守夜人出席”的滑稽情况出现的原因。

    不过,除了要从琼恩口中了解情况这一点外,罗柏将私生子兄弟叫到这里来还有另一个缘由:在异鬼威胁已几近消弭的眼下,北境对守夜人总司令的第一要求已经从“有能力”变成了“忠实可靠”,而对北境守护而言,自家人上位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布兰行动不便,多半难以胜任……若最终讨论出的结果是要撤换艾格,那琼恩便是罗柏心中下任守夜人总司令的人选。

    有这么一层考虑在,他就更不能任由卡史塔克什么话都说了。

    “琼恩,收集龙晶和硝石的工作,安排好了吧?”罗柏出声圆场后没多犹豫,开始引导会议走向,“我已经下令临冬城和赛文城居民配合守夜人为龙晶和硝装车,无需担心任务无法完成。现在给大家说说,所掌握的……有关艾格和丹妮莉丝·坦格利安间关系的消息吧。”

    “嗯。”琼恩点点头,“这方面的讯息,总司令大人本身并未公开,即使是守夜人军团内的大部分人在听闻‘女王骑龙驾临后冠镇’的消息前都是毫不知情。不过,没有预先发现端倪……并不妨碍事后通过拼凑弟兄间流传的消息,来猜到底发生了什么。总司令是从维斯特洛西边的日落海对面乘船而来的,但厄索斯在东边——我觉得,他们彼此先前应该完全没见过面,关系唯一可能的开始点,就是龙石岛。”琼恩表情凝重地说着,“总司令大人在几个月前曾南下过一次,向史坦尼斯国王求援并从君临带回了一些硝石。根据他乘坐黑鸟号上东海望水手们所说,船在进入黑水湾时曾经被挂着三头龙旗的的坦格利安战舰拦截并带回龙石岛军港,司令也进入城堡面见了一回占据了那里的女王……”

    “所以,这两个家伙是在龙石岛勾搭上的?”一名贵族总结道。

    怎么就变成勾搭了?琼恩不喜欢说话者侮辱性的语气,但并不想在这屋子里与一名北境贵族争执,只能假装没听见:“女王第一次带着三条龙来到赠地,是在异鬼来袭的几天前,东海望和大峡谷遭遇入侵就是在她带龙离开后冠镇的当天晚上,真的是很巧!但等死人们对长城沿线进行完一系列闪电般的奇袭,然后不知为何忽然将进攻方向转向后冠镇但碰壁所以南下后,女王在赠地全部武装力量集结准备追击的清晨又带着龙返回了后冠镇,并随后参与了之后的整个行军和追赶过程。从时间上来看,女王几乎是飞回君临后立马又重新折返回来协助守夜人。接下来的长湖之战,在座有许多大人亲自参与,想来不必我多说……我只讲我自己的推测:总司令大人南下向史坦尼斯国王求援无果,却将长城正遭遇的危机告知了丹妮莉丝女王,女王在骑龙北上视察后发现情况确如总司令所说,所以与他约定了异鬼来袭会驭龙助战,并在没几天后便履行了这一约定。”

    ……

    本以为罗柏·史塔克让他披上黑衣的私生子兄弟参加会议是找了“内应”好方便推翻现任守夜人总司令,怎么几段话听下来……琼恩通篇都是在说艾格和疯王女儿的好话?

    屋内的北境诸侯们短暂地面面相觑并静默了会,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

    “哦,对了。”琼恩大概也是想起了什么,赶紧补充道:“我以荣誉和人格担保,在长湖之战发生那天,我们除了吃饭外整天都在全速赶路,且在抵达战场后没有停歇哪怕一秒便立刻加入了战斗,绝无半分‘等异鬼和北境两败俱伤后捡便宜’的打算!”

    “私生子有个屁的荣誉和人格!”瑞卡德·卡史塔克怒气冲冲地吼道,“那按这么说,那艾格·威斯特倒是个一心为抗击异鬼考虑的好司令,疯王的女儿倒是个为北境和七国人民着想的好女王了?感情我们不仅不该在这考虑怎么对付他们,还得给他们颁个奖,奉他们为英雄?”

    (他们本来就是英雄,用得着奉?)琼恩心中暗道,被对方的冒犯激怒,幸而最终靠着毅力忍住了顶撞的冲动,板着脸一言不发。

    “瑞卡德,过分了。”葛洛佛伯爵不快地提醒道,不待见私生子是人之常情,但罗柏对琼恩的亲近和信任长了眼睛的人都看得出,卡史塔克这老头子怎么这样口无遮拦?“眼下被守夜人和疯王女儿占的是最后壁炉城,又不是家的卡霍城,干嘛一副吞了野火似的模样!”

    瑞卡德也意识到了自己话中的不妥,但他贵为北境最大家族之一的族长,年纪又大,自然不可能向一个私生子道歉,只能嘴硬地转移话题:“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不错,艾格和疯王女儿的龙一起把异鬼击败了是好事一桩。但一来对付异鬼是守夜人的职责,二来……那狗屁女王又不是我们请她来帮忙的,以为有了个功劳恩情,就能占咱们北境人的地了?没有她的龙,咱们北境人自个也能把那帮鬼东西灭喽!”

    这本是一句谁也不会反对的壮威风话,可惜瑞卡德忘了几点:一,卡史塔克家没赶上参加长湖之战;二,这一战北境军队的损失相当惨重;三,在座的人和艾格可不一样,贵族出身的他们,早在学会说话和走路前,就已经被父亲和学士教育着要争取和捍卫每一寸土地、每一分利益了——他们能理解瑞卡德被龙逼着让出最后壁炉城的愤怒,但多半只会冷笑或幸灾乐祸,而不是同仇敌忾。

    毕竟,大部分北境贵族都不大可能从安柏家的覆灭里得到太多利益。

    “说得倒轻巧。”在那夜血战中失去了父亲和好几个亲戚的新任赛文城主用嘲讽的语气说道,“那还请卡史塔克家派兵北上,去把逃脱的最后几只异鬼灭掉吧!”

    克雷·赛文在长湖血战结束的那夜确实因为怀疑守夜人故意放水而朝艾格吼了几句,但北境和赠地间并无讯息壁垒阻碍众人了解情况,大战结束一周多,大伙基本上已经把该了解和能了解的情况都了解了个遍,知道了守夜人在防御异鬼的战斗中损失远超北境的情况,此刻十分怨气消了八分……虽还谈不上倾向艾格,但已经勉强能做到客观中立了。

    “!”瑞卡德被这一下讥讽激红了脸,仗着辈分尝试反击,却一时间没想出什么妙语,只能连续吐了几个字后,自暴自弃地吼道,“派兵便派兵,但凡罗柏大人下令率军北上平定守夜人叛乱,我卡史塔克家必为急先锋,一往无前!”

    “平定守夜人叛乱?”威曼·曼德勒抚着大肚子笑呵呵地说,“这不还没定性呢吧,我听说,凯特琳·史塔克夫人和大人的小妹都在长城做客,不知这两位此刻是否平安无事,能否顺利返回临冬城?”

    “总司令已经派人去通知艾莉亚和史塔克夫人尽快返回临冬城。”琼恩毫不犹豫地答道,他根本不觉得艾格会扣留自己的小妹……若此事真的发生,不用在座这些北境的老爷们,他自己就会先去找总司令的麻烦。“她们很快就能回家。”

    ……

    罗柏用没受伤那只手挠了挠脸蛋,有些困扰和迷糊。

    (怪不得艾格那家伙敢把琼恩派到临冬城来收集龙晶和硝石!)

    自己是考虑从这当守夜人的异母兄弟口中了解守夜人内部情况好知己知彼,顺带将其作为下任总司令钦定人选才将他叫来参加会议的,怎么他反倒一副对艾格忠心耿耿的模样?难不成,守夜人内部对艾格的忠诚度真有这么高,对他“向女王屈膝称臣”的行为也普遍认同……倒是自己忘恩负义了?

    “好吧,琼恩,说的我都相信,守夜人在这场对异鬼的战争中大概确实没有可以指责的地方。”罗柏皱着眉,犹豫一会后换了个思路询问,“但,守夜人毕竟是发誓中立,不参与七国内部事务的,艾格现在却打破了这条誓言,自作主张地向疯王的女儿宣誓效忠了,对这件事到底怎么看?”

    ——

百度搜索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爱搜书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绝境长城上的王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点爷01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点爷01并收藏绝境长城上的王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