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三国纵横之凉州辞 爱搜书 三国纵横之凉州辞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放鸣镝!”

    随着阎仲的一声令下,他身后的两个手下都纷纷张弓搭箭,其中一个对准前方,快速地射出了第一箭。

    “咻——”

    箭簇镂空开孔的鸣镝在空中迅速划过,虽然没有射中前面还有段距离的阎兴等人,但还是发出了一阵尖锐刺耳的声响。

    而每奔走一段距离,阎仲的两个手下就会轮流射上一支鸣镝,这是他们在追捕猎物常用的手法。

    尖锐刺耳的鸣镝声不仅可以向其他身在附近追赶的同伴发出遇敌的通报,还可以用来让前头狂奔的敌人心神不宁,干扰他们奔驰的速度,随着鸣镝声的逐渐频繁和接近,被追赶的猎物往往会有一种敌人已经贴近自己后背的错觉,这个时候他们就会在心神上慌乱出错,有的甚至会发慌般地掉头向身后的敌人冲过来。

    “小阎君,你们先走,我来断后!”

    终于,阎兴的一个手下再也忍受不住这种如蛆附骨的不安和烦躁,他大吼一声,调转马头就往身后的敌人冲杀过去。

    “回来!”

    阎兴在马上急的大吼出声,他虽然心中也是烦躁接近暴走,但他知道这正是身后追兵想要激怒自己的目的,现在回头,只会送死,根本就起不到阻挡追兵的作用。

    可惜一切都太迟了,掉头回去的手下还未接近身后的追兵,胯下的坐骑就被好几支箭矢射中,他的坐骑身受重伤,瞬间砰然倒地,将他甩了出去,而阎仲等人丝毫不受他的影响,反而加快了马速,纵马从他身上踏过,并带人分成两股,从路旁两侧不断接近,企图要包围夹击剩下的阎兴两人。

    “嗡嗡嗡——”

    当听到身后响起了弓弦声时,因失去手下而心中激愤的阎兴脑袋顿时一个激灵,他只能下意识地利用手臂在马鞍上借力,抽身脱离坐骑,顺势从马上滚了下去,飞身掉到路旁的乱草从中,身躯在草中滚了好几滚,才堪堪将落地的势能减弱,他还没从头晕目眩的状态中恢复过来,那匹坐骑就已经被几支箭矢射翻在地了。

    阎兴的另一个手下看到阎兴落马,也急忙减慢马速,从马上跳起滚入草丛之中,拔刀想要护卫阎兴。而在马上的阎仲看到阎兴等人的狼狈模样,也不由放肆地大笑起来,他在马上勒住缰绳,颐指气使地对着身边的手下说道:

    “下马,给我抓活的!”

    阎仲的十几个手下闻令纷纷下马,手持兵刃弓箭从三面靠近,将阎兴两人围了起来,准备动手活抓阎兴。

    “阎仲,你这竖子小人,有胆你可敢下马跟乃公决斗!”

    阎兴此时怒发冲冠、目眦尽裂,他手持环刀,和剩下的一个手下背靠背防御,一面警惕着来自各个方向的敌人,一面对着安坐在马上的阎仲破口大骂。

    “哈哈,阿兴,你想做我阿翁,那就更要乖乖跟我走了,我阿母可还在家中等你呢!”

    阎兴原本想要激怒阎仲下马,没想到这个阎仲就是一个泼皮流氓,他对阎兴的侮辱也毫不介意,反而肆意地放声狂笑,下令手下快点将阎兴两人活抓。

    阎兴应付着来自三个方向的敌人的试探性攻击,和另外一个手下已经是左支右绌,不一会儿身上就挂彩受伤,手上的动作也渐渐变得力不从心了。

    他心中大急,正打算拼死拉一两个敌人垫背的时候,弓弦声响起了!

    箭矢不是从阎仲的手下手中发出的,而是从路旁一侧的草中射出的,劲道强劲,直接一箭就将安坐在马上肆意大笑的阎仲射下马来。

    猝然遭受袭击的阎仲手下顿时大乱,纷纷后退,警惕地向四周望去,这个时候草中射出的箭矢却是毫不停歇,直接一股脑地激射出来,瞬间就又有好几个阎仲的手下中箭倒地。

    剩下的人心中大乱,下意识里就想冲到马匹面前,上马夺路狂奔,只是还未行动,草丛之中就已经是喊杀声四起,仿佛有千军万马埋伏在这里一样,接连不断地从一侧草丛中冲出人来,他们面蒙黑纱,手持短兵,作战甚是凶悍,转眼之间,剩下的十来个阎仲手下就被砍倒在地,只留下了两个轻伤的被拉到一边,用麻绳捆了起来。

    “这些人不是普通人家,刚刚还用鸣镝在召唤同伴,此地不宜久留,把人都带上,我们速速离开!”

    这伙不速之客行事调度井然有序,为首一个也是面蒙黑纱,身手矫健的头领一声令下,他的二十来个同样脸带鬼面当手下立马行动,有的开始搜集尸体上的财物、兵器,有的则收拢马匹,将俘虏绑在马匹上,有两个手下走到阎兴两人面前。

    因为对方面蒙着黑纱,阎兴看不出对方的面部表情,只是对方刚刚救了自己一方,方才也没有对自己动手,料想一时半会也不会对自己产生恶意。所以阎兴索性收起兵器,向对方行礼拜谢,只是对面两个人也是微微颔首,算是接受了阎兴的拜谢之后,指了指马匹说道:

    “两位也一同随我等上路吧!”

    阎兴的手下闻言一愣,不由握紧了刚刚随阎兴一同收起的兵器,转头去看阎兴的意思。阎兴听了对方的话,倒也没有过分抵抗的情绪,他也知道自己现在跟这伙人走才是最稳妥和明智的决定,于是他笑了笑,当先就朝马匹走去,双手一按马鞍,翻身就上了马匹。

    阎兴那名手下看到阎兴都上了马,也就跟着阎兴一样,上了另一匹马匹,对方两个手下看到阎兴两人上马后,也随即翻身上了各自的坐骑,策马来到阎兴两人的侧面,将两人裹在中间,俨然是要监视他们的行动。

    阎兴转危为安,心神也渐渐安定下来,他看刚才这一伙的身手和行事,心知对方绝不是普通的盗贼或者游侠,而对方既然暂时对自己没有恶意,自己也就做出一副配合的样子,虽然临近身边还有他们的人监视,但阎兴也没有表现出有任何不适的样子。

    转眼间,场中打扫战场的鬼面人就已经办完事情,因为多出了不少马匹,他们基本上每人都有两匹坐骑,为首的蒙面人翻身上马,伸手一挥,众人就立刻会意,策马开始奔驰离去。

    看着为首蒙面人在马上扬鞭策马,意态踔厉,顾盼自若,再想起刚刚这一伙人行事的作风,阎兴心头突然涌现一丝明悟,好像抓住了甚么线索一样,他突然想起了一个在凉州之地久闻其名的人物。

    ps:今天是儿童节,也是因为本书有了第一位舵主,杀戮镇魂歌,希望她的《凉州辞》越来越好,感谢书友破例了、黑白色月光等人的打赏,感谢诸位书友的推荐票支持。儿童节快乐!

百度搜索 三国纵横之凉州辞 爱搜书 三国纵横之凉州辞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三国纵横之凉州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日新说31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新说313并收藏三国纵横之凉州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