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三国纵横之凉州辞 爱搜书 三国纵横之凉州辞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十二月,出征河东的大军凯旋回朝。

    而此时的雒阳朝廷,已经是陷入到了一片暴风雨来临之前的死寂之中。

    这段时间里,表面上,董卓和朝廷的公卿和相处依旧和洽,因为自己由太尉进位相国,空出的位置还专门以司徒黄琬为太尉,司空杨彪为司徒,光禄勋荀爽为司空。

    其中荀爽的晋升堪比速度比起三日之间周历三台的蔡邕而言,更是有过之而不及,他从董卓入京掌权之后被征召开始算起,在九十三日内,接连拔擢直至司空,位列台司。

    其晋升的速度之快,令人咂舌,由此也可见董卓,急切想要利用这些名士大儒的清名,来巩固他刚刚接手的大乱初定的汉朝廷。

    在对待以袁家兄弟为首的党人上,董卓在追捕逃亡河北的袁绍无果之后,也在周毖、伍琼等朝官的劝阻之下,赦免了袁绍的罪行,给了他一个渤海太守的位置,希望能够暂时安稳住袁本初那颗对新朝堂一直都不安分的心。

    在稳住袁绍的同时,董卓也双管齐下,开始拉拢党人中的其他人,其中和袁绍同为兄弟,却互有旧怨的袁术成了董卓的重要拉拢对象,董卓有意要扶持袁术来抗衡、分裂袁绍在党人之中的势力,因此格外上奏,将袁术表为后将军。

    连带的,袁绍集团中的曹操也被表为骁骑校尉。其他还留在京都的党人,也各有升官封赏,只是董卓这般煞费苦心的布置,最终也随着袁术、曹操等人的出逃雒阳,尽数落空。

    再加上,河东的兵事也是勉勉强强地圆场,凉州兵马刚进京时,威不可挡的兵锋终于也出现了顿挫,一时之间,朝野内外的暗流汹涌不断。

    虽然董卓也开始狠下杀手,杀了如侍御史扰龙宗的朝官来震慑朝野的宵小之辈和野心家,可对突转而下的大局来说,依旧于事无补。

    甚至乎,有传言东郡太守桥瑁已经诈作京师三公书信,移书与其他州郡,陈述董卓入京之后的种种罪恶,不断联络各方势力,共讨董卓,据说,有不少州郡,已经应下了这一桩滔天的事情。

    局势如此不利,董卓对于手上的最大依仗,凉、并两州的兵马,就更加重视,于是一场宣扬军威的冬狩很快就在冬日里的上林苑举行。

    《周礼》中记载君王四季田猎,分别称作春搜、夏苗、秋狝、冬狩,作为礼仪的田猎被后代的帝王沿袭了下来。在古代,狩猎是一场军事大典,作为练兵的综合演习。

    雒阳城西郊皇家园林的上林苑,虽然不如前汉长安的上林苑建筑群规模庞大,但也是城西几个皇家圆苑中占地最大的,上林苑的皇家划下的禁地,只用来给皇室贵胄使用,其中的放养的野兽甚多,以往雒阳的皇子王孙,也常常到此处狩猎。

    所以,董卓也决定,将此次意义重大的冬狩定在了上林苑。

    冬日里的晴天晴空万里,就在上林苑的一处行宫前,为相国董卓专门搭建的将台和大帐,已经早早修葺一新。

    将台用土木建筑架构而成,宽阔耸立,站在将台上,可以将面前冬日里的山水景色尽收眼底。将台上的大帐也是用几层红、紫相间的轻纱幔帐围裹起来,帐内都是铺满了柔软的羊毛毛毯,耀眼的金银器具、香木的案几、纹彩的漆盘,一切都在尽可能地展现帐中主人的如日中天的显赫地位。

    董卓壮硕发福的身躯斜卧在坐榻上,身边有数名貌美如花的侍女在一旁跪坐服侍,而下首两旁的案几坐塌上,按照亲近程度、品秩排序,坐着如李儒、贾诩、田景这类的相国府掾吏,还有亲近董卓的周毖、伍琼、刘艾、刘嚣等朝官,他们温酒脍炙,安坐在高台之上,看着将台之前的那一片宽阔的围猎场上,诸多将吏正驰马张弓,射杀猎物的飒爽英姿。

    这是专门修建的围猎场,一大早之前,就有专门的士卒手持罗网、吹号打鼓,将冬日里林间或栖息、或觅食的野兽驱赶出来,慢慢地从三面驱逐合围,直到将獐子、麋鹿、山兔、羽雉、野猪之类的野兽尽数赶入这处将台前已经扎上栅栏,空出一口虚张等待猎物入彀的围猎场,而摩拳擦掌、准备一展身手的诸多将吏,则在董卓的命令下达之后,纷纷高呼策马入场,张弓引箭,剿杀猎物。

    诸位将吏有意在相国董卓、自家的主公面前,展现自己的武艺和骑射,所以虽然每个将吏带的从骑并不多,但每一个人都憋足了劲,走马引弓,箭不停息,在呼啸声中,几乎每一个瞬息之间,都有好几头野兽被锋利的箭矢无情射杀。

    而每一个将吏之间,又彼此之间在互相较劲比试,各自施展射法方略,将眼前看中的猎物一一射杀。诸将之中,有的个人技巧高超,有能发连珠箭的,有能够左右驰射的,还有能够翻身背射的,而也有的将吏更重视从骑之间的互相配合,就如同在战场上指挥兵马一样,不断调度从骑从四面包围猎杀野兽,防止有漏网之鱼的野兽从间隙中逃了出去。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跟董卓坐在高台上的诸多文吏官员大多只是觉得眼前的这些驰骋飞射的骑士或整齐有序,或杂乱无章,或一矢中的,或连射几箭才将一只狡兔射中。

    但是董卓则对场中的情况洞若观火,他本身既是能够左右驰射的猛将,又是指挥过大军鏖战的宿将,对这种小规模的围猎,更是熟稔了解,他一边举起手中的金樽,对两旁的文官的敬酒来者不拒,豪爽地一饮而尽,一边饶有兴致地点评起场中围猎的情形起来。

    “骑队之中,终究还要数徐荣的最为整齐,他们围猎也最有方略,各骑士的射技也不差,不过徐荣为人谨慎,不喜和其他诸将争抢,终究在猎物数量上要落了下风。”

    “而郭阿多这厮,射猎虽多,但争抢无度,射得多,漏走的也多,骑队杂乱无章,大体也是要落了下风。”

    “哈哈,眼下看来,终究还是要数奉先最为善射,其麾下诸骑士也是善射之人,驱驰之间,进退有度,此番怕是他要夺得头筹了!”

    ···

    董卓将台下争较骑射能力的诸将,一一点评完毕。这个时候,围猎场上的诸位将吏也将场中的野兽猎杀殆尽,也纷纷举着自己打到的最好、最大的猎物,策马来到台前,向董卓进献猎物。

    其中诸人打到的猎物数量果然如董卓的预料相差无几,以吕布为首的并州骑队,打的猎物最多,而且很多猎物都是从正面一箭中的,保存了猎物皮毛的完好无缺。

    高台上的董卓看着台下自己的这一批精兵悍将,大笑着让台上服饰的隶臣将台上早就准备好的锦袍、弓箭分赐诸将,同时又让台下的武将们也一同上台,随董卓校阅军队。

    冬狩的意义,也就是在农闲之时,讲武阅兵,而董卓如今麾下的兵马,虽然都是久经沙场的精锐之师,但成员复杂,有跟随自己多年的凉州旧部、也有驻扎三辅之时的部分兵马,还有新来投靠的并州兵马等。

    因而,大阅诸军,就显得尤为必要。

    其中,吕布的并州兵马是被列为最先入场的。

    吕布自从杀丁原,转投董卓以来,就一直受到董卓的重视。近来更是将骑都尉的他直接拔擢为中郎将,赐爵都亭侯。中郎将一职,在董卓目前的麾下,是最高的武官头衔,除了牛辅、董越两个董卓的亲戚之外,外姓也就只有徐荣和段煨被授予中郎将的职位,甚至连李傕、郭汜等人都还只是一个校尉而已。

    而原先凉州一系的将吏,对于这一批转投之后,寸功未立却后来居上的并州人,隐隐也是心生不服的。

    比如刚刚吕布猎杀的猎物被定为第一名之后,心生不满的郭汜就私底下抱怨着说道:

    “骑马射猎算得了何等的本事,若要论真本事,终究还是要在沙场上见个高低!”

    身材高大、体格雄壮的吕布对于董卓麾下原先那些旧将的不服气,也是知道一些的,他本身就是一个心高气傲、自矜武勇的人,故而今日也正要在其他将吏面前,展现自己麾下兵马的厉害,免得他们整日里坐井观天,以为全天下的兵马,就数他们凉州的最为精悍。

    围猎场上

    野兽被猎杀一空之后,撤去其他几面的栅栏包围,这一大片空地很快就变成了大阅用的演兵场。

    从北方草原袭来的冷空气如刀锋一般掠过上林苑的上空,在寒风凄厉的叫声中,不断有被惊吓到的飞鸟从栖息的密林中“扑哧--扑哧--”惊惶地飞起,杂乱地穿过阳光照射晴空之中。

    嘈杂的鸟叫声消逝之后,林间又归于沉寂。只有近处大阅兵马的演兵场上,回荡着诸多等待校阅的将士们的长啸。

    一队骑兵列队奔驰在广袤的上林苑旷野上,最先从西面进入到台上的众人眼中,行进的骑队掀起滚滚的烟尘,“隆隆隆--”的马蹄声中夹杂着刀剑碰撞的铿锵。

    疾驰的战马从鼻腔中不断喷出白雾,而在马首之后隐现着一张张风尘仆仆的脸。紧随骑兵之后的是一个不大的步兵方阵。

    整齐沉重的脚步声和同样节拍的铠甲“哗哗--”的震动声如闷雷般在耳际响起,一股黑色的钢铁狂潮在上林苑的原野上势如破竹地涌动。在晴空里阳光的照耀下,林立的长矛上寒芒闪烁不定,环首刀刀鞘镶嵌上了道道金边,这在无形之间更增加这只行进队伍的威势。

    肆虐的冷风卷动着队伍脚下的尘土,队伍中间的“吕”字旗帜被吹得猎猎作响,就连战马也发出了希聿聿的嘶叫声。可是骄横的冷风在摄人心魄的军威面前不得不敛神静气,在数次冲击这道钢铁城墙无效之后,冷风发出几声“呜呜--”的悲鸣,在快速行进的队伍面前嘎然止步。

    “停--”歩骑到达台下之前,为首的军吏扬了扬手,护卫在两侧的亲兵立即扯开嗓子大声呼喝“停止前进--停止前进--”。整个步兵方阵随着领头的军吏一声大喝,一瞬间齐刷刷地驻足顿矛,如同磐石一般毅然不动,任凭狂风肆意拍打着甲衣······

    “哈哈,奉先啊,这就是你麾下的陷阵营人马么,果然都是熊羆之士啊!”

    虽然是大阅,但也不能将所有兵马,尽数调来上林苑,因为各军之中,参加校阅的,都是各自军中抽选出来的精锐,听闻吕布麾下有一部最强的兵马,号曰“陷阵营”,铠甲具皆精练齐整,每所攻击无不破者,故而董卓看了一眼之后,就知道这支歩骑混编的部队的不凡,转头向帐中的吕布问道。

    “正是陷阵营,相国!”

    说起这支兵马,宽额方脸的吕布不由带上了一丝得意之色,这正是他麾下的陷阵营兵马,也是并州兵马中最为精悍善战的虎狼之师。

    “令行禁止,进退自如,好一支陷阵营啊!”

    董卓抹了一下沾在自身虬髯上的酒水,不禁高声盛赞起来。

    说话间,原本和步卒一起的骑兵开始呼啸奔腾。

    他们以结阵驻守的步卒作为假想敌,开始分成两股兵力,结成骑阵模拟冲击步卒的阵型。

    而且,他们的骑阵也与寻常的骑阵不同,以往常见的骑阵,乃是以锋矢阵为主体,一拥而上,旨在利用战马的冲速和撞击力,一举凿穿敌阵。

    那种骑阵虽然简单易用,但是也有明显的缺点,那就是在面对披甲持兵结阵而守的甲士或者同等数量的骑兵时,很难够像对待轻甲士卒一样,正面突击、冲散击溃,因此也就不得不选择长途奔袭、分割合围、断敌后路、背冲牵制等手段来弥补正面对阵的不足。

    而眼前吕布麾下的这个骑兵队伍,结起来的骑阵,明显不是寻常的锋矢阵,反而有点像步卒结阵时的鱼鳞阵,这个大骑阵又是由诸多小骑阵层层叠叠组合而成的,十分注重各骑之间的间隔,以此来确保一冲不动之后,前面的骑兵能够横切驰走,让后面的骑阵再次发起冲击。

    如此周而复始,看似减弱了骑兵一拥而上时的威力,实则是将增加了骑兵破阵时的韧度和劲道。锋矢就犹如一把尖刀一样,你可以随意、轻快地切开刺破一块木板,但遇上石板、铁板时,就会暴露出了自身刚而易折的缺点,而眼前这种骑阵,就仿佛将尖刀变成铁锥,一锤又一锤地敲打着石板、铁板,再硬的石头也会变成粉末,再坚固的铁板也会变成一块薄片。

    据传这种骑兵结阵犹如步卒轮番冲阵的战术,是由前汉的霍骠骑首创,具体如何已经不可得知,但是身为骑将出身,也擅长指挥骑兵破阵的董卓,眼前却是不由一亮,他当然知道这种骑阵的厉害之处。

    “哈哈哈,好骑士,好骑阵!”

    这种骑阵如果不是由一批骑术精湛的士卒长久训练而成,是发挥不出它本来的威力的。所以场中展示这种骑兵战术的,也只是吕布麾下那一小撮精锐骑兵,这倒还引不起董卓内心的忌惮,而且身为一名久经战阵的沙场老将,董卓更加清楚,这支骑兵破阵看似所向无敌,但放在讯息万变的战场上,却也只是沧海一粟,一个不小心,同样也会被兵潮给淹没。

    吕布麾下的歩骑兵马先声夺人,一番展示过后,董卓对他的精锐人马赞不绝口,对待吕布的态度就更加亲近了。而原本还存有小看之心,以为吕布只是靠着背主才换来的官禄地位的其他人,也不得不冷静下来,看向吕布时,眼中也多了一丝敬畏之色。

    难怪相国如此重视吕布这厮和他麾下的并州兵马,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端是精锐无比,比起西凉兵马来,也是不遑多让,甚至乎还在一些地方隐隐有超过的迹象。

    一时间,台上台下的眼光焦点都放在了吕布麾下这支精锐的歩骑队伍身上,以至于后面出场的其他歩骑人马和吕布的兵马相比,都显得黯然失色起来。

    其中凉州一系的将吏的脸色最为不自然,一开始就是吕布亲率的骑队狩猎最多,如今又是吕布的兵马最为精悍,那支骑兵也就算了,如今董卓麾下的湟中义从,有了雒阳武库中的坚甲利兵,也成了一支真正意思上的铁骑,不会被并州的骑兵给比了下去。

    但是像步卒之类的话,诸将的人马中,一时半会还真找不出一支能够和陷阵营的步卒相提并论的,如果今日不能在相国面前,有其他出彩的地方,那岂不是要面面都被这些并州人给压了下去。

    董卓安坐在榻上,面露欣喜地看着手下的精兵强将,同时包含深意地看了看周毖、伍琼、刘艾、刘嚣等人,这才是他手中最大的依仗所在,就算不靠朝廷那班心怀鬼胎的公卿,有这支能征善战的大军在,他依旧能够立足于朝堂之上。

    至于武将之间那点较量的小心思,在董卓看来,也是好事一桩,一马独行,不如两马并架,只有如此,这些兵马才能够更好地迸发出战力来,也才能够更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董卓意味深长地举起金樽,对着帐中济济文武说道:

    “有我儿奉先在,有诸位在,有这支戡乱扶危的大军在,这天下乱不了,我亦无忧矣,来,诸君,请满饮此觞!”

百度搜索 三国纵横之凉州辞 爱搜书 三国纵横之凉州辞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三国纵横之凉州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日新说31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新说313并收藏三国纵横之凉州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