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三国纵横之凉州辞 爱搜书 三国纵横之凉州辞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看到曹操看完文书眉头突然皱起,脸色也沉了下来,郭嘉稍有诧异,随即问道:

    “明公,可是州中有事?”

    兴平元年,兖州境内发生叛乱,是曹操领兵出征在徐州的时候,如今曹操又是出征在外,突然接到州府文书,脸色骤变,可见又有什么重大变故发生。

    虽然郭嘉估摸着眼下州内若是发生变故,最多就是一两股零星豪强掀起的小波澜,根本不值得大惊小怪,凭借荀彧、程昱等人的手段,足以弹压下去。

    但曹操脸上神色沉重,郭嘉身为参赞军机的谋士,理应出声询问。

    被郭嘉这么一问,曹操也意识到了自己的稍稍失态,他的脸色瞬间又回归平静,淡淡笑道:

    “州中无事,只是雒阳朝廷遣谒者到了兖州,加封我为镇东将军,袭爵费亭侯。”

    从信中朝廷派出的使者级别上看,雒阳朝廷对待关东州郡的各股势力,也是有一定认识的,派去荆州的是太仆,派去冀州的是太中大夫,到了兖州,就只剩下一个谒者了。

    相信到了徐州、淮南,使者的级别也会有所下降。

    不过曹操关注的,也不会是这点鸡毛蒜皮的事情,而是雒阳朝廷想要让关东州郡察举孝廉、茂才,输送漕粮的要求。

    这件事情,应付起来也很是简单,挑选几个掾史赴京,顺便押运一些粮草、贡品过去,就能够塞住天下悠悠之口。

    毕竟,雒阳朝廷已经加官进爵,变相地承认了关东州郡割据的事实,这个时候给点粮草、给点贡品,就像以往遣使赶赴长安一样,用些钱粮换取朝廷的官职罢了。

    但是,曹操却从这桩事情中,嗅出了不一样的味道来。

    这是在试探关东州郡对自己控制下的雒阳朝廷的态度啊!

    “凉州儿,倒也有几分伎俩!”

    曹操说完过后,就将州府的文书递给了郭嘉,转身回到了案几后面。

    在案几左侧垒起的一堆军书文簿中,有两封来自雒阳的书信,给曹操说明了时下雒阳城中的情形。

    一份是来自钟繇的,一份是来自丁冲的。

    两人都是黄门侍郎,侍诏候在天子身边的近臣,而且因为护卫天子东还旧都有功,还被天子加爵封侯。

    钟繇的书法丰厚雍容,堪称天下翘楚,信中内容却透出了一股对时局深深的担忧。

    他说道:掌控朝堂的阎行、段煨两人,骄横跋扈堪比李傕、郭汜,但暗藏着的野心,却还要超过董卓,而且阎行麾下的人才济济,良臣猛将罗列一堂,天子的权威可谓是岌岌可危,大汉朝廷已经是风雨飘摇。

    丁冲的书法逊色于钟繇,但他给曹操的信中内容,却恰恰打动了曹操的内心。

    丁冲告诉曹操,阎行表面上喊出了“中兴汉室,还于旧都”的口号,实地里却是想要借助加强汉朝廷权威的幌子,行挟天子以令诸侯之实,软硬兼施,对付关东州郡。

    他还说到,因为有董卓、李傕等人的恶行在前,所以虽然西凉军出身的阎行喊的口号冠冕堂皇,也没有刻意去折辱天子、朝臣,但不论上至天子,下至公卿,都对以骠骑将军,开府持节之尊控制朝堂的阎行抱以深深的忌惮,甚至于滋生了仇怨之心。

    书信的最后,丁冲说出了一通令人心惊胆战的话语,他说前汉汉室衰颓、吕氏秉权,朱虚侯刘章、太尉周勃拨乱反正,身名显赫,封王拜相。

    如今朝廷上下与阎氏离心离德,若是曹操能够联络关东群雄,出兵赴雒,加上自己在天子身边进言,就算不能够诛杀阎行、段煨等人,但迎天子、逐恶臣之功,亦足以位极人臣。

    当时曹操对照了这两封书信内容,确认了雒阳城中的明争暗斗之后,就开始用手指轻轻敲打着案几,慢慢思索起出兵雒阳的得失来。

    钟繇与自己乃是同州之人,加上同朝为官,彼此都有一段情谊在的,而丁冲则是自己的乡党,与自己的关系更为亲近,两人说出的情况大致不会有错,其中丁冲对自己提出的建议,更是丁冲思前想后才提出的策略。

    不过,相比起列位朝堂的丁冲,身处关东州郡的曹操,眼光无疑要看得更加深远。

    随着朝廷西迁东狩,天子颠沛流离的发生,汉室已衰,这已是天下人都默认的事实,而且有实力、有野心的割据势力,都已经按捺不住内心,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已经身故的刘焉,眼下淮南的袁术,传闻都显露出了不同寻常臣子的举动。

    这个时候,希望再像初平元年,关东州郡讨董一样,组织起一支联军赶赴雒阳,去救天子、逐恶臣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不过,若是雒阳城中的明争暗斗真如钟繇、丁冲两人所说的那么激烈,那么自己的机会也就来了,趁机出兵赶赴雒阳,将天子或抢或迎,带回自己的领地,那对于接下来自己战略的实施,也有极大的帮助。

    与阎行一样,身处天下之中的曹操也需要“正名”。

    他虽是官宦之家,但却没有袁绍四世三公这等清名,而是背负有阉竖之后的包袱,实力不如其他割据势力,名望也不如其他割据势力,谈何与天下群雄逐鹿于中原。

    但若能够得到天子,情况大大就不一样了。

    当年关东联军讨董,曹操与袁绍两个建功立业**强烈的壮年,曾经谈过,若是讨董之事无功,二人将何去何从。

    当时的袁绍是联军盟主,意气风发,他侃侃而谈,说出了自己一早定下的却还未完善的战略——南据大河,北阻燕代,兼戎狄之众,南向以争天下。

    相比之下,新败徐荣之手不久的曹操则显得寒碜,只能够说出了“吾任天下智力,以道御之,无有不可”的话语。

    这话听起来恢弘大气,却空洞无物,袁绍的战略目标明确,就确定在河北大地上。而曹操“智力”何在,“道”何在,如何“不可”,甚至连立足之地都说不清楚,根本没有任何事实可以支撑。

    只能说曹操在意气风发、建功立业的袁绍面前,不甘人后,聊以**罢了。

    后来回到了兖州之后,同为好友的鲍信才给说出了他们眼下可行的战略,即“且可规大河之南,以待其变”。

    彼时冀州已经被袁绍从韩馥手中暗夺过去,曹操、鲍信也根本就没有这个实力和名望去与袁绍相争,还需要借助的袁绍的名望,立足兖州,着眼于大河之南的地盘,伺机而动。

    事实证明,鲍信的战略是对的,曹操也是这么去做的。

    利用黑山于毒入侵的机会,曹操得到了东郡这一立足之地;利用青州黄巾入侵的机会,曹操得到了兖州这一州之地;利用郭贡败亡的机会,曹操又开始占据豫州郡县。

    眼下若是真有这个机会,曹操定然是要抓住时机,前往雒阳迎接天子的。

    只是,河东的阎行,可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角色,他也是一步步踩着卫固、范先、张杨、张济、郭汜等人的尸骨崛起的,与才能平庸的王肱、刘岱,喜好趁火打劫的郭贡根本就不是同一个层次的人物。

    从雒阳迎走天子,还需慎重行事啊!

    想到这里,早已将守汝南人选抛诸脑后的曹操一下子就从思绪之中挣脱出来,他抬眼看向看完文书、侍立在一旁等候的郭嘉,心中一动,开口问道:

    “奉孝,你可愿为我出使雒阳一趟?”

    郭嘉刚刚已经看完了州府的文书,他虽然因为不清楚雒阳城中的明争暗斗,还不能够像曹操那样做到洞若观火,但是他才智过人,也看出了文书之中隐藏着不一样的内情。

    此时他听到曹操的询问,心中一震,当即欣喜应诺:

    “嘉愿竭驽钝,敢不从命!”

    郭嘉新投曹操,未立功勋,却执掌军机,这是容易招人妒忌怨恨的事情。郭嘉才高胆大,显然将这个探知雒阳内情的重担,看成是自己立功扬名的机会,而不是棘手的难题。

    曹操笑了笑,郭嘉年仅尚轻,还需磨炼,让他充当正使去与那些圆滑的朝堂公卿接洽是不适合的,最多只能充当个副使,为自己执行一些其他事情。

    不过这桩事情曹操也不急于说破,他最喜欢的,除了郭嘉的聪明才智之外,还有他身上那股敢为人先的年轻干劲。

    君臣二人说了雒阳朝廷,随后又商谈了一些豫州的军情后,郭嘉这才告辞离去。

    而兼管军政、日理万机的曹操依旧不得空闲,为了后面策略的开展,他准备先给邺城的袁绍写一封私人书信。

    再然后,他要召开一次军议,向诸将宣布豫州的兵力布防和守将人选。

    日程安排得满满的曹操,当即就铺开时下流行在上层人物圈子的左伯纸,动笔蘸墨,准备用他擅长的书法给袁绍写信。

    只是信明明是准备写给袁绍的,可落笔“操顿首本初兄足下”寥寥几字之后,曹操脑海里却浮现出了另外一张模糊的脸庞来。

    三十岁而位登骠骑,执节开府,居人臣之极,后生可畏啊。

    想到这里,一贯豁达的曹操也不禁投笔起身,望着大帐帷幕,微微摩挲过自己两鬓,长叹一声。

    “彼之得志,我之忧也。”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

百度搜索 三国纵横之凉州辞 爱搜书 三国纵横之凉州辞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三国纵横之凉州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日新说31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新说313并收藏三国纵横之凉州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