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三国纵横之凉州辞 爱搜书 三国纵横之凉州辞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北方的战争,在各方势力的预期下,终于爆发了。

    只是,兴起兵戈的地方,却是袁绍之前没有想到的。

    青州袁谭遣快马来报,原本归附吕布的臧霸、孙观、吴敦、尹礼、孙康、昌豨泰山诸将,率领兵马,侵入到了青州的境内,已经与袁谭麾下的兵马发生了好几次小规模战斗。

    并州高干遣使禀告,晋阳城得到情报,并州西河的南匈奴进犯之心不死,又要准备大聚人马入侵雁门,散布在雁门、定襄的屠各部落已经提前遣使告急。

    这两个地方的兵戈,顿时牵动了袁绍诸人的神经。

    易京城下,袁军大营。

    “臧霸之徒,率兵侵入青州境内,已与显思麾下兵马多次交锋,并州匈奴聚集人马,准备入侵雁门、定襄等地,诸君以为,此事在当下,当如何处置?”

    手中握着战报,这些日子消瘦了的袁绍看着帐中的田丰、沮授、逢纪、郭图、辛评、耿包诸多臣属,沉声问道。

    战报已经经过诸人过目,田丰捋着花白的胡须,思忖片刻之后,率先开口说道:

    “明公,青州、并州,犹如河北的两条臂膀,臂张则势大,臂损则力衰。如今正值大军围歼公孙瓒之际,就碰上两地遭受兵马入侵之事,只怕此事幕后牵扯重大,不可不慎。”

    “臧霸原为徐州军中豪强,如今徐州已被曹操所占,臧霸出兵侵犯青州,只怕私下底是受了曹操的授意。而西河匈奴多年来依附阎行,乃是并州的大患,此次再犯雁门,恐怕是要与阎行联兵,图谋并州了。”

    田丰说道这里,停顿了一会,才又斟酌说道:

    “因此依在下之见,两州只怕随后皆有变故。明公当尽快回师邺城,易京只需留下宿将继续围困即可,邺城有明公统兵坐镇,不管是东西哪一方有事,都可迅速派兵驰援。”

    主簿耿包却显然有不同的看法,他说道:

    “田别驾也未免太过谨慎了吧。如今明公亲率大军,战无不胜,拒围经年,眼看就要大功告成,公孙瓒死期将近,为了区区的臧霸、匈奴,竟要回师邺城?依包看来,并州、青州之敌,不过是癣疥之疾,只需传令两州出动大军,火速扑灭,即可震慑宵小之徒,断不会再生任何大患。”

    “嗯。”袁绍听了耿包的话,也点了点头,田丰虽然深谋远虑,但行事献策一向过于谨慎,他亲率大军,冒着严寒,围困公孙瓒至今,眼看就要大功告成,现在竟然让自己率军先回邺城,只留下大将在此围困。

    这不是在重蹈之前的覆辙吗。

    只是田丰所说的牵扯重大,也让袁绍上了心,这些天来他一直担忧的,就是阎行、曹操的动向,其中尤其是阎行的兵马,袁绍可不相信,势如水火的三河、关中,会作壁上观,任由自己率军一举消灭公孙瓒。

    南匈奴入侵雁门一事,一定与阎行有关。只是臧霸侵犯青州之战,就让袁绍内心拿捏不准了。

    于是,袁绍又向沮授等人询问道:

    “公与、元图、公则,你们以为,臧霸入侵青州之事,是否与曹孟德有关?”

    沮授之前已经想了许久,现下颔首说道:

    “臧霸虽然号称强豪,陶谦、吕布入主徐州,皆揽为臂助,但其人素来有自知之明,从来不敢越我青州地界,如今吕布授首,臧霸却反而变得猖獗,只怕背后确实有所依仗,又或许是被曹军特意赶入青州,乱我治下城邑。”

    逢纪看了沮授一眼,在此时他也表达了同样的见解。

    “青州遭受袭扰之事,十有**是曹操灭了吕布之后,志骄意满,为了试探明公的实力,这才暗中派遣臧霸之徒肆意妄为,想要探知河北是否已经兵力空虚。”

    “那你们以为,当如何应付?”

    是即刻出动大军扑灭,震慑宵小,还是静观其变,后发制人,袁绍也打算听听众人的意见。

    郭图进言道:

    “显思公子用兵有方,区区臧霸不足为虑,此前并州也曾联合胡人诸部击败南匈奴,图以为,两州的兵事不足为虑,只需传令青州、并州谨守边界、择机退敌。而围歼公孙瓒,才是当下的首要大事。”

    田丰摇头反驳:

    “不然,这几桩事情凑到一起,已经攸关到了整个北方的大势走向,又岂可不早做防范。明公除了要尽快返回邺城坐镇之外,还要即刻遣使前往许都,试探曹操接下来的用兵意图,而阎行一方,在下以为其必当全力救援公孙氏。就算主攻方向不是并州,也定会出兵河内,意图威胁魏郡,行围魏救赵之策,邺城心腹所在,不可不防!”

    虽然其他臣属对青州、并州的兵事持乐观态度,但忧患意识极强的田丰力主袁绍早作准备,袁绍内心渐渐也有所动摇,他思索片刻之后,决定为防万一,按照田丰部分意见行事,派遣荀谌出使许都,试探曹操和朝廷的心思,另一方面,则传令并州、魏郡各地守军,加强防备,提防三河兵马的入侵。

    说完这些事情,袁绍也有一些倦意,但他还是振作精神,又接着说道:

    “除了并州、青州两处有兵事传来外,常山境内也禀报黑山贼有兵马调动的迹象,据说公孙瓒之子公孙续奔走求救,说动张燕会合各部渠帅,合兵十万,要赶来救援易京。”

    说到这里,袁绍忍不住也嘴角上扬,露出了冷笑。

    黑山各部自从被他重创过后,已经没了当初叱咤河北的气势,各部渠帅有的窜入山林,有的远走遁逃,袁绍实在不相信时下的张燕能够拼凑出十万兵马,就算是加入黑山贼的家眷老小,也凑不够这十万之数吧。

    田丰看到了袁绍的冷笑,但他还是脸色凝重,郑重说道:

    “黑山各部实力虽然大不如前,但是张燕剽勇狡猾,麾下贼兵熟知常山地利,四出骚扰,还是能够牵扯我军不少兵力的,而公孙氏眼下虽然坐困易京,但困兽犹斗,何况昔日善战之将乎,稍有外援呼应,恐怕其麾下之兵就会出城破袭,行里应外合之事,明公还是需要谨慎为上,万万不可大意了。”

    袁绍被田丰这么一说,不得不收起了轻蔑的冷笑。逢纪见状连忙呵然一笑,缓解了袁绍的尴尬,他神秘兮兮地说道:

    “田别驾,此事明公早有防备。易京暗中派遣联络黑山贼的行人已经被我军埋伏的兵卒抓获,公孙瓒里应外合的谋划皆被我军破获,现下我等正要将计就计,借机诱使公孙瓒出城,一举将其擒获。”

    田丰愣了一愣,转眼看向袁绍,袁绍内心也乐意看到平日里似乎无所不知的田丰在此刻的愕然,不过他却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哈哈一笑,沉声说道:

    “兵家之秘,不谋于众。此事孤已经交付给元图了,别驾就无需过问了。孤率大军北上,就是为了亲手结束易京战事,尽灭公孙氏于此。这一次,别驾就且看孤如何生擒公孙瓒,踏平易京的百尺高楼吧!”

    田丰原本还想再劝谏,但袁绍已经堵死了他剩下的话语,于是,这个一向刚直进谏的老者只能够像完成一件艰难的事情一样将口中的话语重新塞回肚子里去。

    但愿,事态的发展,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糟吧!

    ···

    “好了,看来这一次匈奴人是倾尽全力,不一举吞并雁门、定襄的屠各部落,是不打算无功而返了。”

    晋阳城,刺史官寺。

    外表干练的高干看着并州的文武,已经得到了草原情报的他脸色沉重地说道。

    上一次的大败,显然还是不能够阻挡匈奴人吞并屠各各部的步伐,今年开春,北方草原又有一场大战来袭。

    若是按照以往草原上的习俗,胡人部落里熬过漫长冬季的牲畜还很孱弱,是没有实力聚集人马,发动大规模进攻的,但是在有了汉人的粟米供给后,如今胡人的战马依旧膘肥有力,只要部落人马聚集完毕,随时都可以对雁门发动进攻。

    上一次,屠各各胡是利用高干提供的军需物资,联络了鲜卑、乌桓人,才击败了呼厨泉的人马,但这一次,据说得到增援的西河敌军也会大举出动,一同配合匈奴人进攻雁门屠各,而闻风丧胆的屠各各部,在此之前已经频频遣使向高干求援。

    甚至乎还有的胡人部落请求高干开放句注关,允许他们的部落迁入关内,躲避兵灾。

    在高干看来,这实在是可笑之极,自己养着这些恶犬,就是要让他们为自己监视、扑咬匈奴人,要是临战纷纷躲入关内,那平日里自己耗费大量军械、物资,又有何意义。

    屠各各部不可不救,匈奴人也不可不打,若是坐视匈奴人统一了句注关以北的各部胡人,那只怕今后的太原郡,就永无宁日了。

    鲜卑人、乌桓人那一边,屠各胡的豪酋已经再次派人去搬救兵了,但并州在要不要出兵救援屠各各部一事上,高干帐下的文武僚属却分持不同意见。

    争议的最后,就全落在高干一人的决断上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三国纵横之凉州辞》,“热度网文 或者 ”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百度搜索 三国纵横之凉州辞 爱搜书 三国纵横之凉州辞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三国纵横之凉州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日新说31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日新说313并收藏三国纵横之凉州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