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世纪第一暖婚 爱搜书 世纪第一暖婚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封擎苍的话还没有说完,主任医师的脸就彻底黑了。

    现在的他哪里还笑的出来?

    刚刚还被封擎苍的美色所迷惑。没想到这个男人不仅外表长的俊美无比也就算了。

    就这么几句话,把他问得冷汗淋漓。看来是个狠角色。

    主任医师一下子被问得哑口无言竟不知道如何开口去回复封擎苍的这一系列的问题。

    可是他却不想为了帮助施怡这一个小忙之后就断送了自己往后前程。

    心想着既然施怡和这些人认识又是熟识的关系,应该不会太过于自己的。

    如今封擎苍咄咄逼人,把她问到了死角一个问题,也答不上来,所以主任医生只能求助于施怡,看施怡能不能在这个时候有个法子能帮自己挡两下?

    一脸无奈的看向施怡已经表示自己也被问得束手无策。若是施怡不出手,帮自己一把,可能他就要被封擎苍给问倒了。

    接收到了主任医师请求帮助的讯号。施怡也有些头疼。

    如何都搞不明白,封擎苍为何就那么难缠呢?当着外人的面真是一点脸面都不留给自己,让她这个总统夫人的面子以后要往哪搁了。

    “封擎苍。这事怎么能让医院负责呢?本来主任医师也说了,小语的生体肯定是没有大问题的。既然医生都这么说了,我们当然要信医生的话。继续配合医生接下来的治疗。小语的身体才能尽快恢复。”

    “夫人,说这话我就不怎么爱听了。难道说医生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对的吗?在我发现问题,我提出问题之后他久久都没有回答我所提出的这些问题。认为他是答不出来,还是有意隐瞒?做为一个医生,首先要为病人的身体情况考虑。他既然已经坐到了主任这个位置上,就更应该为病人的各方面多考虑,而不是简简单单的查一下,给出一个是药物的问题,推卸了责任之后,就想一走了之。既然是药物的问题,产生的作用,那我请问一下,小语,为什么现在还不醒?”

    心中不断冷笑,封擎苍真的是觉得施怡简直枉为人母。

    难道说在发生了经历了这件事情之后?施怡就彻底改变了吗?

    以前所表现出来的对裴诗语非常关心的那一面,也已经消失了吗?

    施怡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为何到现在,让人如此琢磨不透,她在乎的到底是什么?她真正在乎的确实是小语,这个亲生女儿呢,还是另有其他?

    封擎苍突然想到了已经死去的施玲。因为施怡的种种表现来看。封擎苍不得不多想一些。

    或许施怡在乎的并不是裴诗语,不是她亲生女儿的身份。她在乎的也有可能是被施玲掉包了自己的女儿。

    施玲去世以后,裴诗语开始失忆之后,发生了种种事情,都很诡异。

    封擎苍认为不管出于任何原因,既然施怡身为人母,与亲生女儿又分离那么多年,如今好不容易团聚了,相认了,可是如今施怡却表现的甚是冷漠。

    对裴诗语的母女之情表现的也很冷淡。

    难道真的是因为封擎苍没有答应施怡让裴诗语跟着她一起转院才会这样的吗?

    不应该吧!这其中一定还存在着其他的因素。

    能亲自给亲生女儿下.药达到她所期望的目的。这样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在施怡的身上呢?

    想想都觉得可怕,还好是自己先提前回来了。若是再晚一步,后果是否会更加严重?封擎苍真的不敢再继续往下深想,探究。

    施怡毕竟是裴诗语的妈妈,封擎苍就算有再多的怀疑,他也不敢对自己的岳母娘想那么多。

    他怕想的太多,不仅让自己觉得不好,反而会影响到以后他看待施怡的态度。

    “这里就只有主任医生是最专业的。既然是他说的,我们还有什么可怀疑的?我都不是医生,当然得听医生的。医生说了,自然是可以相信的,我们就不要在这个小问题上面大做文章了,好吗?我知道对我有意见。但是有什么意见,也请先放下现在的偏见。不要把自己的怒火发泄到主任医师的头上去。我相信医生说的,他肯定不会做出错误的判断。”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您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要帮小语办理出院手续。之所以会办理出院手续,是想让小语转院到另外一个更加好的医院继续治疗。是因为您不相信这里的医生的专业性。所以才在我正好出门的时候就来到了这里,我离开之前有明确的交代过我的下属任何人都不能进入这间病房,至少在我回来之前。可是却进来了,我的下属说您的手上已经有了替小语办理好的出院手续。来之前也是跟着一位医生进来的,医生还说了,让小语尽快出院腾出床位。这件事情我无法分清楚真伪。那么我只能等另一位医生来了,让他帮我去查一下。”

    “病人什么时候办理的出院手续?既然已经办理了出院手续的话,那就按照正常流程请病人尽快离开医院。由于前几日过节,许多人住院都没有多的床位,现在床位较为紧张。还希望们能按照医院的流程走下去。既然已经办理好出院了,那就不属于我们医院需要负责的对象。”

    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封擎苍目光大家深意的看着主任医师。

    看来他话才刚刚说出口,这个主任医师就已经想开始推卸责任了。急着点明裴诗语已经办理了出院手续,这件事说裴诗语已经不归这家医院负责。

    这种话,此时裴诗语都还病着都还躺在这里呢,就说出口了。

    这样不负责的话语,真正的是一个有职业道德的医生说出来的话吗?

    “我想问一下。成年人办理出院,在病人意识还清醒的时候。如果要办理出院手续的话,是否应该由病人亲自签名确认过以后,才能办理?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医院都应该有这一个规定吧?”

百度搜索 世纪第一暖婚 爱搜书 世纪第一暖婚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世纪第一暖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亦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亦随并收藏世纪第一暖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