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神女宠夫:师尊你要乖 爱搜书 神女宠夫:师尊你要乖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与此同时,在驿馆最高的一座阁楼顶上,一袭白衣的白泽与一身青色长袍的金銮两人,负着双手正好整以暇的观看着下方厮杀的一幕。

    “墨哥,你说这些只有三脚猫功夫的刺客,到底是作何而来?”金銮大睁着眼睛,满眼不解的盯着下方,“俺怎么感觉,他们不是来刺杀的,好像是来送死的呢?”

    白泽的嘴角抽了抽,要不要说的这么明显?“你说,他们是作何而来?”还用说吗?肯定是冲着澜儿来的。

    “他们是想要刺杀主子?”金銮不屑的冷哼一声,“就凭这些臭鱼烂虾?”真不知道指使这些刺客前来的人,是不是脑子有病?

    “大个,你以为这只是全部?”白泽没有回答金銮的问话,而是意味不明的说了这么一句。

    “哦?”金銮将负着的双手,收了回来,而是改为双手抱臂,“墨哥,你的意思是说,现在这批刺客只是来探路的?”要不要这么大的阵仗啊?只是探个路,就要送死这么多人?

    这些人命在那些上位者的眼里,咋就那么不值钱呢?

    金銮说罢,下意识的打了个冷战,他不是害怕,而是因为想到了这批刺客背后的主子,竟然用这么多的人命当炮灰,原因只是为了探路,他不仅为眼前这些刺客感到悲哀,还瞬间想到自己的身份。

    同是做人家的属下的,这命运,咋就那么不一样呢?他相信,他的主子肯定不会让自己的属下,无辜枉死,更不会为了什么探路而妄送了属下的性命。

    在他主子的眼里,他们这些属下的命是很珍贵的,而且身份地位也是平等的,这也才是他当初奋不顾身,想要追随主子的原因之一。

    白泽没有回答金銮的话,而是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随即侧过头,眯起眼睛看了看前方不远处的一棵参天大树。

    在那里,一直有一抹紫色的身影,虽然他不知道那个身影是何时来的,但是凭他方才的直觉,他知道,那个身影在那里至少能有一炷香的时间了。

    白泽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就知道,那个人从始至终都不会背叛他心中的丫头的,并且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他也会时不时的前来看看。

    想来,他从心底压根就没有放心过她的安危吧,即使是自己一路陪伴在她的身旁,他也不会安心做自己的事情。

    也不知道白麟和墨麒跟在他的身边怎么样了?龙殿传回来的消息只是说,那两个小包子跟着他去了,想来,他会照顾好他们吧,毕竟,那两个小包子可一直称呼他为爹爹的。

    好像是觉察到白泽的视线,当白泽再次看向那棵大树的时候,那抹紫色的身影,消失不见了,就好像从没有存在过一般。

    然而这一切,金銮是不知道的,他还饶有兴致的,一直在观看下方的打斗,并时不时的品评一声。

    “墨哥,春日,春达那几个小子的修为,提升的很快嘛!”

    “是的,他们的近战功夫,可都是澜儿亲手教的!”白泽转回头,应了一声,虽然声音不大,但明显有些心不在焉。

    “就是那个叫什么,忍着体术?”金銮越看春日,春达,出神入化的时隐时现和那些叫不出名字的诡异姿势,越是非常感兴趣的说到。

    “对,也不知道澜儿是怎么琢磨出来的,居然给这种近战功夫,起个忍着体术这么个名字!”白泽对金銮的话题,也勾起了一丝兴趣,摩挲着下巴,意犹未尽的说到。

    “嗯,还别说,挺神似的!”金銮非常赞同的点了点头,“但是俺感觉,这套忍着体术,似乎更适合龙殿的暗卫们使用,或者确切说,更适合隐位!”

    “是啊,大个子,你来的晚,你可能还不知道,澜儿发明的这套忍着体术,早就已经教给了龙殿的暗卫和隐位们,否则,你以为凭那些原先还是乞丐和孤儿的人,能那么快的就适应暗卫和隐位一职?”

    身为打探,传递消息的暗卫和隐位,凭借的可不只是表面的修为,还要有卓绝的轻功,像忍着体术这种,随时能闭气隐身的功夫,是非常适合他们的。

    金銮非常佩服的点了点头,要不是此时的下方还在厮杀,他都想立刻去找自家主子,也学学这种叫忍着体术的诡异功夫了。

    不到两刻钟的时间,第一波刺客已经被丹医门的弟子们,斩杀殆尽,还算春日比较聪明,竟然被他抓了两个活口。

    白泽与金銮立刻飘身而下,并指挥弟子们打扫战场,随后命春日带着两个活口和春达等几个堂主来到了谷幽兰的院子。

    茶香四溢,飘飘袅袅,当白泽推开房门的刹那,他就被满屋子的茶香,勾的腹欲阵阵。

    澜儿还真是会享受,外面都杀的惨叫连天,血腥味扑面,她这里到好,事不关己,一派悠闲的烹起了茶啦!

    唉,还真是同人不同命啊!

    “澜儿,你烹茶了?”白泽笑眼弯弯的举步而进,也不容谷幽兰回话,毫不客气的上来就给自己倒了一盏,端在鼻尖,贪婪的吸了吸,“嗯!好香啊,比我烹的梅花茶还要香!”

    谷幽兰给白泽翻了个白眼,这人……还真是不把自己当外人!“外面的……都解决了?”

    “嗯,解决了!”白泽悠悠的呷了一口茶,“春日还抓了两个活口!”

    一听这话,谷幽兰下意识的扫了一眼白泽的衣角,见其白衣似雪,毫无褶皱,于是满眼鄙夷的冷哼了一声,“你没伸手!”

    这话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需要我伸手吗?”谁不知道你是有意让丹医门的弟子们历练的?再说了,要我伸手……这不是大材小用吗?白泽继续品着茶,从嗓子眼扔出了一句话,“杀鸡焉用牛刀!”

    “切!”谷幽兰冷嗔了一声,“有何发现?”

    白泽毕竟跟谷幽兰是灵魂契约者,而且又跟她有几万年的交情,她说的每一句话,不需要深思,立马就知道言之所向,“还没问!”他的意思很明显,这是在等谷幽兰亲自拷问。

    “无须我插手,让春日他们历练历练!”身为巫乞帮和九龙阁的堂主,以后这样的事情,要经历很多,如果事事都需要她这个主子亲自动手,还需要属下有何用?

    “成!”白泽也不废话,放下茶盏,转身出去了。一行一错间,碧荷也回来了。

    “公主,按照您的吩咐,所有侍卫们都在驿馆外等候了,并且在东南角那方,留了一道口子,而且此次刺客突袭,我方没有任何伤亡!”

    “嗯,不错!”谷幽兰点了点头,“二公主那边如何了?”

    “二公主……”,碧荷略微沉吟了片刻,“听康公公说,似乎受点小惊吓!”

    “受点小惊吓?”谷幽兰挑了挑眉尖,并没有因此埋怨百里湘雪,这才是身为一国娇贵的公主,该有的反应!“嗯,待会给二公主送点凝心定神的丹药,并嘱咐康福,稍后再有任何响动,都不要轻易惊动二公主!”

    “是,奴婢领命!”碧荷从谷幽兰的手里,接过了一个荷包,福了福身子,下去了。

    当谷幽兰再次端起茶杯,没多会,刚出去不久的白泽带着金銮,走了进来。

    “澜儿,那两个活口死了!”白泽波澜不惊的禀告了一声,就好像早已知道,是这个结果一般,再次坐下,给自己和金銮都倒了一盏茶。

    金銮自始至终,都没言语,从进来见到谷幽兰的刹那,眼中都是一副崇拜的神色,而且每每都是欲言又止。

    谷幽兰也没搭理金銮,因为据她之前的估算,接下来,会有更大的阵仗等着她。

    至于春日抓到的那两个活口,更是在谷幽兰的预算之中,身为一个死士,即使修为不高,但忠诚度绝对不低,如果仅凭春日等人的手段,就能让其招供,那她才会感到意外。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虽然天已经大亮,但是窗外并没有影射出任何的太阳光线,显然,海上的大雾并没有散去。

    五天之期已过,真不知道钦天监副使,要如何自圆其说?谷幽兰勾了勾唇角,再次勾出一抹邪味。

    看着这样的谷幽兰,白泽在内心里暗暗叹息一声,澜儿嘴角的那抹邪味,真是跟那人越来越像了,真不知道,这是他的福气,还是我的悲哀。

    难道我要注定放弃吗?还是该真正的隐伏与暗处,将自己那颗炙热的心,埋在心底无人能触碰的角落?

    一时间,谷幽兰的院落,从里到外都是静悄悄的,只有飘飘袅袅的茶香四溢不断,还有房间内的沙漏,很有规律的流动。

    沙……沙……,沙漏有节奏的声音,仿佛在无声的伴随着,房间内几个人的心跳声。

    两盏茶的时间过去了,更当谷幽兰都快质疑自己的决断之时,从小院外急匆匆的跑进来一个传令士兵。

    对,是士兵不是侍卫。只有在内海边缘守卫疆域的,才是士兵。看来海上有消息传来!

    果然!

    “报……启禀太皇,内海上有数支战船,正向我方海岸靠近!”

    靠近,不是行驶!

    这说明,那些战船已经冲破海雾,悄无声息的行驶进了我方海域,这说明什么?海上的大雾并没有影响战船的行驶,那些战船也没有因海雾导致航线偏离。

    “还真是有点意思!”谷幽兰眨了眨大眼睛,眸色中透出一抹狡黠……

百度搜索 神女宠夫:师尊你要乖 爱搜书 神女宠夫:师尊你要乖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神女宠夫:师尊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茗水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茗水涵并收藏神女宠夫:师尊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