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大魏霸主 爱搜书 大魏霸主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第1039章帝国不宁

    虎娘听到这话顿时无语,不过她并没有纠结此事,而是淡淡的道“特别行动队负责清理叛军明哨暗哨,而后讨逆军所部体跟进。一旦被发现,立即变奇袭为强攻,以最快的时间占领大雄宝殿,以及两侧药师佛、枷蓝佛、燃灯佛、释迦牟尼佛、弥勒佛殿。”

    “末将领命!”

    “钟离无常!”

    “卑下在!”

    “翠微峰哨所交给你”

    “一至六小队,负责六个哨卡。每个小队清理一个哨卡,一旦清除叛军哨卡后,装扮成叛军哨兵,尽量拖延时间。七至十二队,三面悬崖,负责为开路。目标斩首,我要第一时间内,白亚栗斯等十二名叛军头目的脑袋!”虎娘道“我们没有彩排,只有一次机会,要么成功,要么死!”

    这一个死字说得杀气腾腾。

    次日清早,虎娘来到半山寺对面的半山中一颗松树的下面,拿着望远镜望着笼罩在烟雨中的半山寺。时间不长,虎娘身都被雨水淋湿了,而虎娘却像一蹲雕像,动也不动!

    “行动!”虎娘动打出了行动代号。

    正如钟离无常所猜测的那样,叛军的警惕性并不太高,毕竟他们不是真正的职业军队,而且这些奴隶,虽然前身都是各次战争中俘虏的战俘,事实上胡人的战争艺术仍停留在挥刀砍杀阶段,了不起就是会些简单的生化战术。

    这些特别行动队成员,基本上人人都是精通五行遁甲术的人,五行遁甲听起来高大上,事实上就是借助于伪装,进行潜入或逃亡。而某岛国的所谓忍术,事实上就是学自华夏道家五行遁甲术的皮毛。

    首先行动的还是一至六小队,每小队十人,他们有的身上的伪装色逞土色,有的则是伪装成周围草木的颜色,也有的伪装成岩石,虽然这些行动队成员并没有后世高科技装备,可是他们凭借着简陋的伪装工具,却把自己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像蛆虫一样蠕动着,慢慢靠近六座哨卡。

    终于第一小队靠近了第一个哨卡,只见五六个胡人叛军哨兵围在在火堆旁烤羊肉,而守在外面的四个哨兵则不时的回头观望着火堆上面的羊肉。没有办法,这些奴隶在工地上都被折磨的不轻,平时他们可没有机会吃到羊内,即使逢年过节改善生活,这些奴隶也仅仅能获得一块猪肉或者一条鱼干。

    或许成为俘虏之前,他们曾是精锐的战士,可是长期的奴隶生活,让他们丢掉了战士的本能,和战士应有的警觉。连站岗都变得三心二意起来。就在这时,一名胡人哨兵回头,突然匍匐在地上的行动队成员一跃而起。

    这些行动队成员,可不比后世那些半路出家的特种兵,论起冷兵刃格斗,或者是徒手搏击,这些死士杀手出身的行动队成员,比后世特种兵强得多了。仅仅一指轻轻一点,那名胡人哨兵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倒到里侧的地上。

    “拉赫姆你也太馋了吧,告诉了多少次了,羊肉没有烤好,吃了会拉肚子。”

    几名哨兵并没有意识到问题,还以为这个拉赫姆等不及了呢,只是这具已经成为尸体的哨兵吸引了叛军哨兵们的注意力,就在这时,第一分队的行动队成员接连跃起,然后一招制敌。短短十息不到,十名叛军哨兵,几乎没有发出声音就丧命当场。而且没有一个行动队成员动刀子。

    或许是大家抗日神剧看得多了,事实上就是这种清理哨兵的行动,一般情况下不仅不能动枪,还不能动刀,因为只要流出血,就会引起精锐老兵们的警觉,因为他们对鲜血的味道特别敏感。

    “成了!”虎娘看着第一分队的行动队成员,快速完成了伪装叛军哨兵,而那些尸体就拉到旁边不远处的洼坑里扔了起来,然后上面盖了一层伪装成土色的伪装物,哪怕是走近来看,那也是一堆土。

    第二小队第三小队都异常顺利的完成了清理行动。在这个时候,虎娘发出第二个指令,那就是攀登悬崖。

    只见悬崖下一个瘦如灵猴的行动队成员,嘴里叼着刀子,十指抠在悬崖上的岩石缝隙里,转瞬之间就爬了一丈多高。即使在天气干燥的情况下,要想攀登半山寺的三面百丈悬崖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是在雨天中,悬崖更加湿滑,能如此轻便的攀登上去,显然这个行动队成员的攀登技术相当高明。

    仅仅用小半柱香的时间,这名瘦如灵猴的行动队成员就成功登上上崖顶。接着瘦行动成员腰间缠着的绳索就从上面扔了下来,越来越多的行动队成员快速向悬崖顶上攀登而去。而钟离无常在攀登上悬崖之后,并没有停留,而是继续向翠微峰跑去,如果不仔细看,还真因为出了幻觉。

    钟离无常的速度非常快,特别是十几丈高的石柱,他几乎是踩着绳梯像皮球一样向上飞的,还没有到达哨所顶,钟离无常手中的残月弯刀就飞了出去,双把残月弯刀在空中打着旋儿飞着,“嗤嗤”声音不大的刀刃入肉的声音响起,四名哨所顶上的哨兵几乎都是一个动作,双手捂住自己的喉咙,可是被利刃切开的喉管,哪里有那么容易被捂住?

    “扑通!”四名哨兵先后倒地,就在这时哨所内又出来一名哨兵,可是迎接他的则是一柄滴血的残月弯刀。

    半山寺一个静室内,襄垣叛军头目白亚栗斯正在专门的款待一个人,这是一个男人的身影,显得比较高大结实,穿着一身头都罩进去的黑色斗蓬,身上下看不见一丝皮肤。

    “白亚栗斯,你果然很聪明,没有让某失望!”那人的声音显得有些模糊怪异,待他转过身来才知道,原来他脸上戴着一个狰狞的鬼兽面具,直把脖颈都遮住了。

    白亚栗斯非常紧张,他用颤抖的声音道“尊上,我已经部按照您的吩咐行事,可是如今这半山寺周围,到处都是魏国兵马,我等恐怕插翅难逃了!”

    “你的担心太过多余了,只要拥有三千人质在手,魏国朝廷一定会妥协的!”黑衣神秘人用极为难听的笑声道“魏国的皇帝陛下就是一个特爱虚名的伪君子,他为了不让自己的名声受损,肯定不会坐视尔等屠戮那些人质的,为了他的假仁假义,他一定会知应该尔等的条件的。”

    “尊上,现在到处都是魏军,您又何必深入虎穴?”白亚栗斯道。

    “当然是来助你!”那人说着,袖管轻轻一抖,扔出一段东西落在地上叮咚作响。原来是一串钥匙。“这是主持禅室密道的钥匙,这次你大大打了魏国朝廷一个耳光,他们会放过任何人,也不会放过你的。所以这就是你的生路。密道里我已经给你准备了一笔钱,还有干粮,先顺着密道进入九龙山深处,九龙山里有很多洞穴,先进去躺上一段时间,避避风头,等风头过了,再离开魏国。”

    “多谢尊上”说着白亚栗斯恭敬的跪在黑衣神秘人面前。就在白亚栗斯低头的瞬间,黑衣神秘人眼睛里闪烁着狡诈的光芒。或许白亚栗斯这个龟兹胡人不明白,可是作为汉人,他非常清楚魏国朝廷的动态和思考方式,魏国绝对不会向白亚栗斯妥协的,因为谁都知道这个口子一开,魏国的奴隶局势将会失控。

    在五六百年前,陈胜喊出了“王候将相宁有种呼?”这个政治口号,都是华夏民族注入了反抗的基因,一旦活不下去,绝对会举旗造反。一旦白亚栗斯造反成功,绝对会给魏国八百多万奴隶指明一条奋斗的道路。魏国朝廷自然不会坐视这种事情发生,所以他们会尽一切可能的剿灭白亚栗斯所部。

    白亚栗斯望着黑衣神秘人远去的背影,这时他赶紧找来心腹河内人司马顺宰、刘虎等十二名心腹。在历史上白亚栗斯自称大将军,自号为单于,改元建平,以司马顺宰为谋主。(史书皆称北晋,事实上这次叛乱以西域诸胡为主,只有谋主司马顺宰为汉人。)

    在漫长的等待过程中,白亚栗斯突然心中变得异常不安起来,他似乎闻到了空气中的危险味道。

    虎娘在望远镜里看到了钟离无常打出了“成功清除”的信号,虎娘微微一笑,对身边的一个明显看上去不是汉家女子的女人道“幺妹,下面就看你的了!”

    这名名叫幺妹的女子可是江湖人大有来头的女子,她的匪号“蛇蝎美人。”当然并不是说她的心肠是多么歹毒,而是因为她出身苗寨,以擅长驱动毒蛇和蚁虫而闻名。当皇家特卫在魏国国招收各类人才时,幺妹被她的族长父亲以五十石大米的价格卖给了魏国皇家特卫。

    作为苗族女子,幺妹的身手极为敏捷,她背着一个与她身材极为成比例的大箩筐,快速的穿梭在山谷中,渐渐造近了半山寺的后山门,幺妹躲在一处一处茂密的灌木中,朝半山寺后山门窥看。观察了半晌,她不禁咧嘴一笑,一下子掀开了大箩筐的盖子,幺妹喔着嘴唇吐着舌头,吹起奇怪的口哨声,如同蛇吐信子一般。

    顿时,从箩筐中溜出数十上百条色彩大小各异的毒蛇,纷纷爬出箩筐,如同吃了兴奋剂一样的激动的游弋,或是昂起七寸来吐着舌信子,都用它们冰冷的眼睛盯着幺妹,仿佛是在听从指令办事的忠实下属。

    “嘿嘿,去吧,我的宝贝儿们!”幺妹那双迷人的大眼睛,仿佛自语道,“好些日子没用上这门手艺了。老娘这个妖美人的称号可不是白叫的,把玩毒物才是我的看家本领!”

    那些毒蛇就像是着了魔一样,听着幺妹口里吹出的奇怪口哨,纷纷朝那半山寺涌去。数十上百条毒蛇密密麻麻的挤在一起,黑压压的朝前冲锋,如同作战的士兵。在幺妹的奇怪哨声中,九龙山谷中的大小毒蛇也好像是听到了战斗号角的战士,纷纷从洞穴里爬出来,向半山寺前进,渐渐的半山寺前就汇集数百上千条各种蛇。

    守在半山寺后门的叛军哨兵极多,差不多上百人,这种人数规模的哨兵,根本别想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他们清理掉,如果这些叛军没有人质在手,强攻也不会受到多大阻力。关键是他们手中有人质,让魏军投鼠忌器。

    就在这时,一哨胡人哨兵惊恐的道“蛇,蛇,蛇!”

    “蛇有什么好怕的,大惊小怪,这里名叫九龙山,不仅因为山势如同九条蜿蜒的龙,而且这山中蛇非常多,不过不用担心,九龙山中的蛇大都没有毒!”一个胡人叛军头目笑道“你们马上就口福了,看我把蛇抓来,给你们做蛇羹吃!”

    然而这名头目还没有来得及抓蛇,就目瞪口呆当场,如果他会后世的国骂,肯定就骂道“我草,这么多蛇!”

    数百上千条蛇向这些哨兵发起了进攻,那个目瞪口呆的头目这时反应了过来。看样子这些蛇是进行迁徙。要知道在西域经过会遇到黄羊或野马集群迁徙,这种情况下,只要挡在动物迁徙之路的任何人或动物,哪怕是黄羊的天敌野狼,也要后退三舍。

    “快让开,这是蛇群迁徙,我们不要挡他们的道!”头目疯狂的后退,边跑边向身边的胡人士兵吼道“让开,快让开。别找死。”

    可是很快就有胡人士兵意识到不对劲了,这些蛇哪里是迁徙了,根本就是过来拼命,一时间不少胡人士兵被蛇咬中,中毒而亡。也有不少蛇被胡人士兵乱刀砍成肉泥。

    很快后山门的异常现象就惊动了正准备密谋召开会议的白亚栗斯等人。白亚栗斯的谋主,河内司马顺宰奇怪的道“邪门啊,某还从来没有听过蛇会迁徙!”

    “怎么办?”白亚栗斯顿时有点慌了,此时差不多三四百人被毒蛇咬中,近半人已经死了,现在这些中毒的人也活不了多久。

    “救我,快救我,我被咬中了!”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我不想死啊!”

    “救命啊,快跑,快跑!”

    此时整个半山寺五六千叛军顿时大乱,而在这个时候,他们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半山寺来了大量不速之客,按照计划魏军行动队的主要职责是暗杀叛军头目,而讨逆军则需要解救人质,这些讨逆军将士快速从半山寺的各个方向向寺内突击前进。

    就在这时,因为躲避毒蛇而躲到寺墙根的数十名叛军将士突然感觉后背一痛,他扭头一看,只看寒光闪闪,周边的数十名胡人叛军就像纸糊的一般,被讨逆军将士如同砍瓜切菜一般,瞬间被砍翻在地。这种情况在各处上演,事实上看到这一幕,别说是叛军谋主司马顺之了,就连神经粗大的胡人头目也知道这肯定是魏军的进攻行动。

    白亚栗斯仿佛像想到了什么一样道“来人,快快,去前殿,把那些人质控制起来!”

    就在这时,一只弩矢从雨幕中陡然出现,直接射向白亚栗斯,眼看白亚栗斯就要丧命暗箭之中,这时白亚栗斯身边的心腹刘虎反手就是一刀,把这只射来的弩矢劈飞。然而白亚栗斯还没有从惊魂中缓过神来,只在一名身着青衣的胡人将士突然举刀砍向白亚栗斯,这名身着青衣的胡人士兵,事实上正是行动队成员假扮的。

    白亚栗斯只感觉眼前出现一道亮影,刀芒直奔白亚栗斯而去。

    “铛”一声火星四射,兵刃交击,声音直刺众人耳膜。刘虎是铁佛人,身强力壮,力大无穷,这一刀下去,直接把那名青衣人辟退数步,如果仔细看,那名青衣人虎口已经裂开了,鲜血淋漓。

    刘虎得势不让人,大吼一声道“再接我一刀!”

    刘虎随即冲步上前,当胸一刀,回旋斩击,朝青衣人胸口攻至。他这一招作势回旋劈杀的动作流畅无比,浑然天成,竟然是羚羊挂角,无迹可寻!行动队成员几乎修练的都是刺客刀法,讲究轻灵,与刘虎那种霸道的两军对阵的刀法陡然不同。青衣人见得刘虎力大,不敢硬接,他配合步法,横移三尺,察觉不到刀锋走向,施尽浑身解数,再移三尺,才勉强跟上节奏,本能的出刀格挡,却再度被震退三步。

    然而,就当刘虎与这名青衣人格斗时,只听白亚栗斯一声惨叫,却见白亚栗斯胸前被一枚透骨钉射中。刘虎这时一分心,青衣如同泥鳅一样快速上前,只看他将手中的刀当成暗器甩向刘虎,在这个时候,青衣人手中陡然出现两柄不足一尺的匕首。青衣人在雨幕中快得像一团青色的光,围着刘虎旋转,只听惨叫连连,在青衣人撤退时,刘虎此时几乎成了血人。

    。

百度搜索 大魏霸主 爱搜书 大魏霸主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魏霸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tx程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tx程志并收藏大魏霸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