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第6666次重生 爱搜书 第6666次重生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好吧,今天唐布丁的心里明显是有怨气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有怨气未尝不是好事儿。

    人终究还是要有些下意识的追求跟攀比才更像一个人,对生活已经无欲无求的那应该是上帝。

    然而让唐布丁感觉不太适应的还是自己身边这些人似乎都特别钟爱于他最不喜欢的两种生活方式。

    要么就是靠卖弄、做作来获取虚荣心的自我满足,从而向别人表现出自己所缺少不具备的气质;要么就是向别人假意掩饰自己的才能,却在关键时刻豪不掩饰的释放出自己的聪明才干,然后心里窃喜却面无表情的欣赏他人震惊的模样。

    虚伪啊!

    齐晨大概属于前者,田胖子属于后者,朴健康的心态绝对是两者都很向往……

    至于徐晓天?

    呵呵,这家伙可能是隐藏的最深的……

    他所有的傲娇都被他深深的藏在那对世界保持淡然的态度之中。

    这不禁让唐布丁很想问问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为什么他身边这些男人的思想都是如此低级?

    难道不装逼真的会死吗?!会吗?

    难道一定要逼着他跟这个世界同流合污吗?

    内心深处在咆哮着,但是唐布丁还是让自己尽量表现得很淡然,毕竟他是个成熟的老家伙了,已经能够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拍卖已经开始了,既然今天大家是以了解拍卖为理由聚在一起的,当然表面工作还是要做的。

    “咦,这都八点过三分了,怎么还没有出价的?”齐晨问了句。

    “别那么沉不住气,谁家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总得先观望观望。”许孟昌有些忐忑的解释了句。

    组织拍卖的工作是他负责的,许孟昌当然也大概能够猜到唐布丁允许中奖者转让这次饭局机会的想法。

    但同样也有风险啊!

    土豪们真的不买账那不就尴尬了?

    八十多个人肯交押金不开价也还是不够啊!

    毕竟不叫价,押金是会退的。

    最关键的是,如果大家竞价不那么踊跃,许孟昌都觉得掉份儿……

    杂学院那是一般的学院吗?

    不提微软跟谷歌两位老总的影响力,光是跟镇院之宝唐布丁一起吃顿饭的价值也不能少于这一百万啊!

    总而言之,面子很重要……

    到是唐布丁表现得很淡定。

    呵呵,流拍?拍不出高价,这些情况当然是不可能出现的。

    既然是走拍卖这条线怎么可能没有托的?

    鉴于这次拍卖的特殊性,规则是有一定限制的,比如对一个午餐资格出了价格,在没有人加价的前提下,不能再次对另一个午餐资格进行叫价,所以唐布丁认为某些人找的托也是很多的。

    没错,唐布丁不相信这次拍卖没托,虽然他并没有找。

    不找是因为——习惯使然,但相信有托,也是因为——习惯使然。

    果不其然,房间内尴尬的气氛中沉默了五分钟之后,拍卖界面有人叫价了,而且出手不凡,直接在排在第一个“卖导弹的小女孩儿”下方直接拍下了300万的价格。

    这次出手仿若一个信号,很快其他七个微博账号下方的拍卖价格也有了反应,150万、200万、210万……

    八个界面的数字开始不停跳动起来……

    “哎,华夏有钱人果然是很多滴啊!”

    ……

    距离华清不远,位于中关村的华夏微软总部大楼内,微软总裁萨蒂亚·纳德拉跟谷歌总裁桑达尔·皮查伊正面对面的坐在用最先进的AGG无缝透声涂层聚砂吸声板武装过的高级会议室里相谈甚欢。

    会议室内高级投影设备正如实的再白幕上投现出杂学院众人同样正在关注的饭局拍卖情况。

    其实对于这两位总裁大人来说,心里是颇多不满的。

    这是几个意思啊?

    跟谁俩呢?

    顶着他们两人的招牌抽奖便也罢了,这抽完奖了还来个有偿转让算什么鬼?

    对于这种操作方式,两人内心深处是拒绝的,可惜的是至始至终并没有人来征求两人的意见,更可怕的是,他们都没有——微博!

    当然,这个理由有些牵强了。

    主要问题还是大家都是来做生意的,跟华夏人做生意讲究一个和气生财,所以虽然两人心底都对于唐布丁的操作方式很满,到却都希望由对方提出来。

    都是聪明人,当然只能一事无成。

    虽然两人都是印裔美国人,理论上都是飘在美国的老乡,但很显然在面对不可抗拒的利益时,这些都是浮云,或者说都是相当劣质的塑料老乡情……

    看到报价在不停跳动,两人也都松了口气。

    这也是两人不愿意事态发展到报价这一程度的原因之一了。

    混到他们这个境界,钱是不可能缺钱的了。

    就算微软或者谷歌下一秒就要倒闭了,他们的资产也足够过好这辈子了,所以面子当然重要。

    凭什么巴菲特那老头,一顿午餐能拍出3000多万的天价,拍下这顿饭的也是一个华夏人,据说还是一个华夏九零后,跟他们两个人吃饭连一百万都无人问津?

    这消息要是穿出去了,你让两人以后还怎么见人?

    “八百万?”桑达尔试探着问了句。

    “不,最少一千万!”萨蒂亚斩钉截铁的答道。

    这个价格代表着这顿饭局的最低报价。

    低于这个价格是不可能的。

    当然,对于两个一年能赚十来亿美元的家伙来说一千万人民币并不是什么大数目,绝对不会比面子更重要。

    所以桑达尔很随意的点了点头,认同了萨蒂亚报的价格。

    当然,想起来还是很憋屈的。

    华夏人搞出的事儿,还得他们亲自找人当托……

    “其实想一想,这次起码没收我们一个亿美元的见面费,还是赚了。”

    桑达尔感慨了一句。

    这是大实话,如果三星、尼康、佳能,尤其是阿斯麦知道了,不知道会羡慕嫉妒恨到什么程度。

    “谁说不是呢。”萨蒂亚笑了笑答道。

    “好了,不说这些,这项技术谷歌势在必得。”桑达尔话锋一转,聊到了具体技术上。

    没办法,对于谷歌来说,这项技术太重要了。

    不能在搜索市场上保持领先,维系其广告霸主的地位,资金链就会断掉。尤其是在谷歌已经失去了安卓的情况下。

    想当年,靠着安卓系统的垄断,国外的移动用户们每在谷歌安卓市场上下载一个付费应用,谷歌便能得到这笔钱百分之三十的收入,现在这笔钱已经几乎可以说没有了。现在安卓的球市场占有率已经不足百分之一,谷歌甚至连继续研发的动力都没了。

    这找谁说理去?

    所以领先与这个时代的物联网搜索技术当然很重要。

    “势在必得也得能得到才行。”萨蒂亚面带笑容的说道。

    相对于紧张的桑达尔,萨蒂亚当然能更加从容。

    对于微软来说,必应只是他们完软件中的一个,微软的强大在于用数十年时间培养了一代又一代网络用户的使用习惯,跟生态。

    大家已经习惯了用windows的操作系统,习惯了用WORD跟EXCEl来处理报表,世界各大的硬件厂商也已经习惯了根据微软的系统来开发适配芯片。

    这是微软的底气。

    虽然微软在移动互联时代落后了半步,但是却没有掉队。微软为企业提供各项服务跟解决方案的智能云部门,为个人计算机提供服务的windows、XBOX、苏菲电脑等等……

    而隶属于微软的搜索引擎必应,在现在看来只是微软针对个人计算机服务中微不足道一个项目。创造的利润根本没法跟其他部门相提并论,这一点从微软的财报中就能体现出来。

    所以此时的萨蒂亚·纳德拉在面对桑达尔·皮查伊的时候显得非常淡定,因为优势这次在微软这边。

    “我觉得咱们两家完不需要为了这项技术争个你死我活,微软跟谷歌有很多可以合作的地方,如果这项技术让我们拿到,以后我们在很多方面都可以展开更加深入的合作。”桑达尔犹豫了片刻后,开口说道。

    “哦?”萨蒂亚似笑非笑的瞟了桑达尔一眼:“这么说谷歌以后不会在针对我们的操作系统,坚持做你们的小网警?”

    萨蒂亚提出的这么一个问题是很有历史的,而且很尖锐!

    谷歌跟微软两家公司之间的关系可以说很微妙,不,应该说谷歌跟很多高科技公司的关系都很微妙!

    其实两家公司在主营业务上并没有什么竞争,毕竟一家公司主要是做系统,而谷歌主要是做搜索。

    即便是微软想要通过win10进入移动互联领域,也对谷歌谈不上什么很大的竞争。

    毕竟安卓是免费授权使用的。

    而且对于华夏外的市场而言,大家也早已经适应了谷歌家桶。

    但是这不代表两家公司之间关系很好。

    曾经谷歌就曾狠狠地捅过微软一刀。

    比如2016年的某个艳阳高照的午后,谷歌的网警小分队突然给微软的技术员发了一条消息,报告他们发现了一个windows的重大零DAY漏洞(并没有补丁的漏洞)。

    按照业界的一般规范,一般来说,在好心通报了这种软件漏洞之后,都要给软件公司留下大概60天左右的时间,让软件公司亡羊补牢,研发出靠谱的补丁。

    但是作为高科技公司届的一股泥石流,谷歌显然没有尊重传统的想法,他们在知会了微软十天之后,就把这个windows的重大漏洞给公布出去了。

    当时微软就懵逼了!

    尼玛,真当微软的软件工程师们制作补丁不需要时间的吗?

    说好了给我们六十天的时间研究怎么缝缝补补,你特么十天时间就把漏洞给公布出去算什么?

    让黑客掌握了这种漏洞,对windows进行攻击造成了客户损失,影响了信誉算谁的?事实上当时这个零日漏洞的确给不少黑客以可乘之机,并攻克不少windows系统,当时双方还打过嘴仗。

    当然对于谷歌来说,那一次也算是他们有自己的苦衷。

    在发现这个漏洞之后,谷歌很良心的想到了自己的Chro用户。

    因为谷歌已经监控到有恶意软件可以通过微软的这个漏洞,对他们的Chro浏览器发动攻击,给自己的客户带来损失,并且他们很能耐的用十天时间便已经赶制出了针对Chro浏览器的补丁。

    现在问题来了。

    谷歌用十天时间研究出了补丁,但是微软还没有,如果公布了Chro浏览器的补丁,他们就是把微软卖了,如果不公布的话,谷歌自己的Chro浏览器用户可能遭到威胁……

    这种情况下,谷歌当然选择了——出卖微软!

    但这还不是最骚的操作……

    时间在往前倒一点,谷歌的工程师在发现了windows的零DAY漏洞,并通知了微软之后,竟然明确的只给了微软五天时间来修补这一漏洞,并在五天之后就将这一漏洞公布在了网上……

    而这还不算什么,更骚的是,这位谷歌工程师在那一刻估计是公司灵魂的附体,想到了搅屎是多么快乐,竟然还在公布这个漏洞之后,顺手的列举了一组攻击代码。

    没错,他就是举个例子,这个例子的价值大概在于能够手把手的教给技术不过关的黑客朋友们,该如何在微软的补丁没有修复前,攻克windows系统。

    好吧,这些都算了……

    关键是谷歌干这事儿还上了瘾,干脆专门成立了一个专门研究并披露各种软件公司软件漏洞的项目组,命名为Project Zero,给出的口号是为用户创作更安的互联网环境。

    干的事儿就是找到漏洞并知会了友商之后,马上来一句:“赶紧加班啊!什么你敢不加班?你们不在限定时间内把补丁弄出来,我可就把漏洞对外公布了啊!被黑客利用你们别怪我啊!”

    在包括微软的众友商看来,谷歌这种行为大概就是先跑到你家告诉你窗户没关。如果你不马上关掉的话,这货就会昭告天下,你家窗户没关,让世界的犯罪分子都知道这家特别好下手……

    你就说谷歌贱不贱?!

    这也是萨蒂亚·纳德拉专门提到这件事儿的原因。

    呵……小样……你服软不?

百度搜索 第6666次重生 爱搜书 第6666次重生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第6666次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桶布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桶布丁并收藏第6666次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