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第6666次重生 爱搜书 第6666次重生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众人乐呵呵的看着唐布丁给朴健康科普杂学院的规矩,虽然这些规矩大家其实也不太清楚。

    乐呵,是因为实在无法感同身受此时朴健康的感受。

    作为杂学院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留学生,朴健康可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当然这个独一无二在目前来说并没有享受到什么太多不一样的待遇。除了单人宿舍,跟交的费用最为昂贵之外,没啥别的不同。

    不过话说回来,杂学院目前的宿舍都是单人的,到是某些人比较希望能申请双人宿舍……

    这的确是个挺悲伤的故事。

    更让人烦躁的是,虽然唐布丁给出了解决方案,但在朴健康看来却是在忽悠他玩。

    有件事儿肯定的说出来可能大部分华夏人都不太相信,华夏竟然世界上最难得到“绿卡”的国家,没有之一。

    传说中的华夏外国人永久居住证,基本上就没几个人见过。

    更可怕的是华夏还从不承认双重国籍。

    这就很尴尬了。

    在很多华夏人天天盼着能看国外月亮的同时,天知道多少外国人因为想要得到一张华夏绿卡愁肠百转。

    比如朴健康。

    换个国籍这种事儿,对于朴健康来说还真没太大心理压力。

    哪国人不是人呢?

    反正他在棒槌国也是个小透明,而在杂学院干的事儿,貌似有抵达人生巅峰的可能。

    但是想要拿华夏绿卡太难了啊!

    难道他想想都觉得头疼有木有?

    朴健康并不觉得这是他能完成的任务。

    所以他只能可怜兮兮的看着唐布丁,等待着他的师父继续给他指条明路。

    不过唐布丁没有理会他的目光,到是齐晨开心得一把搂住这个棒槌国人,开口安慰上了:

    “哈哈,老朴,别愁眉苦脸的。唐布丁忽悠你玩呢!咱们杂学院都是一家人,只要你一心向家,就算是棒槌国人也能是好同志啊。”

    “跟你说个事儿,权桂正你知道伐,他可也是你们棒槌国人,以前还是三星的高管呢。现在还不是成了我们杂学院的编外人员,那小日子过的叫个舒坦啊!生意那是做遍世界,一个月三十天,起码有十五天可以世界跑着玩,妥妥的人生赢家啊,你就说羡慕不羡慕?”

    听到这番言辞,朴健康愣了……

    他还真不知道棒槌国竟然还有一位权前辈早已经远远走在他的前面,已经走上了人生巅峰。这简直是为他以后的发迹找到了理论依据。

    讲道理,一个月能有半个月在国外到处旅游的生活,还真是让他羡慕嫉妒恨咧!

    于是朴健康看向唐布丁的目光满满都是求证跟期待。

    唐布丁当然能看懂朴健康的意思,很自然的伸出手拍了拍朴健康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权同志是个好同志啊!放心好了,等你毕业了,当然是可以去权同志的公司为他分担一下工作的!”

    勉励了朴健康,不理朴健康眼神中满满的开心与憧憬,唐布丁拍了拍手,说道:“行了,拍卖价格也出来了,今天差不多就到这儿了,都散了吧!有活得继续去干活,没活得赶紧回去休息,八号的饭局很重要,大家都重视起来!”

    说完,唐布丁再次深深的看了朴健康一眼,很有感情的总结道:“向权同志学习!”

    ……

    权桂正坐在五星级酒店总统套房的会客室沙发上,看似优雅从容,心底却慌得一匹。

    实际上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说句心里话,去过世界上那么多地方,权桂正一直都认为华夏是世界上最安的国家之一。直到今天,他刚下飞机走出机场就被两个彪悍的棒槌国人盯上,在对方出示了谷歌工作人员的工作证,又以有个大生意要跟他做为由把他骗上了车。

    等他感觉到不对劲,身边又出现了两个看上去更为彪悍的白人兄弟把他带到了这个房间,并软禁在了这个五星级总统套房的会客室内。

    没错,在权桂正看来这就是软禁。

    之前没有反抗,是因为到的地方的确是很正规,热闹市区的五星级酒店,不像是坏人住的地方吧?

    但是把他关进房间之后,又没人来跟他谈话,在他三次提到能不能先走改日再谈的要求后,都直接被拒绝,终于让权桂正感觉不对劲儿了……

    虽然透过前方落地窗的玻璃能够看到窗外让人沉醉的夜景,但是随着等待的时间越来越长,权桂正也越来越害怕。

    这些到底是什么人?CIA?自己已经落入了针对他的陷阱?

    这个时候权桂正甚至在脑海中脑补出了在总统套房里杀人灭口的各种手法。

    为什么自己感觉有些头晕?

    是不是刚才喝的茶里放了什么毒药?

    现在是不是在先礼后兵?等会会不会刑讯逼供?

    关键是为什么?

    难道自己帮着杂学院购买敏感仪器设备的事儿东窗事发了?

    越想,权桂正便越害怕,头愈发晕了……

    “我真的有些不舒服,而且非常累了,有什么生意不能等明天再谈吗?我今天真的要回去了!你们还不让我走就是非法拘禁,非法拘禁懂吗?在华夏这可是重罪,是要坐牢的!”

    终于,被脑补镜头吓到不能自己的权桂正,再次严肃的提出了要求,他觉得自己似乎应该更强硬些,得让这些人知道自己不是好欺负的。

    “对不起,你能说英语吗?”

    然而权桂正的爆发却被对方一口房间内招待他的大汉那一脸无辜的伦敦腔给直接踢了回来……

    每次都是这样,这句英文权桂正能听得懂,但是让他觉得抱歉的是,他英语水平也只能帮他到这里了。不然早在半个小时前,两人之间应该已经能沟通出结果。

    虽然他听得懂,但他说的英语总是让那些老美非常困惑,就跟他说汉语或者棒槌语差不多。

    “这里是华夏,是华夏,我为什么要会说英文,你会说汉语吗?或者棒槌语都行!”权桂正双手一摊继续徒劳无功的努力。

    “对不起,你能说英语吗?”彪悍的大汉依然一脸困惑的问道。

    权桂正绝望了,偏偏他还不方便直接走人。

    刚才他已经尝试过,想要直接站起来走人,却被人家很礼貌的拦在他身前,再非常有礼貌的询问他有什么事儿,最后不停的鞠躬欠身请他坐下。

    虽然语言不通,但是各种手语表达的意思却是不容置否的,反正就是不让他走。

    再次衡量一下双方力量对比之后,权桂正终于决定放弃了。

    嗯,大不了就是……

    “哈,我的朋友,权桂正是吗?不好意思,刚才在开一个很重要的电话会议,只能让你在这里多等一下了。”

    权桂正还在心头发着狠,会客室的大门突然被推开,一个肤色看上去比他还黑,带着一副眼镜显得很温文尔雅的男人走了进来,一脸歉意的解释道。

    等等,这人似乎有些眼熟……

    咦,好像还真是谷歌总裁?

    没等权桂正反应过来,刚才一直在跟他用手语比划沟通的白人壮汉突然用一口虽然不太标准,但绝对沟通无碍的汉语开口说道:“对不起,权先生,皮查伊先生向您表示真诚的歉意,因为他刚刚开完会才能来跟您见面,让您久等了。”

    权桂正愣愣的看着已经自顾自坐在他面前沙发上的桑达尔,然后狠狠地翻了个白眼……

    这算什么?

    之前解释清楚不就行了,不就是等等嘛?干嘛要搞出没法沟通的把戏,差点把他吓尿?

    “咳咳,皮查伊先生,您好,我不明白,您需要见我干嘛?”权桂正狠狠地瞪了一直装傻的白人一眼,开口问道。

    “有些事儿我想跟您谈谈,这么说吧,根据我们的情报,权先生一直在为华清大学的杂学院做事儿对吗?”桑达尔干脆的问道。

    大家都很累了。

    不管是他还是对面的权桂正,都在飞机上浪费了很多时间,他还刚刚开一次紧急会议,好不容易才说服董事会,近乎盘接受了微软提出的一系列条件,哪里还有时间继续废话一通。

    更别提桑达尔今天的心情并不算好,当然,最近心情不好的人多去了。他相信萨蒂亚那个家伙心情也不会太美丽。

    本来大家生意做得好好的,突然蹦出一个搅局者,把大家做生意的思路都打乱了,心情要是能好那才真叫古怪了。

    “皮查伊先生,您可不能乱说,我只是个做生意的,谁能给我赚钱的机会,我就帮谁做生意,仅此而已。”权桂正谨慎的回答道。

    他没有一口否决桑达尔的话,因为他知道这位谷歌总裁既然这么问,手上就肯定有证据。况且他做的那些事儿,也没想过真的瞒过谁,参与进来的人多了。比如德国戴勒姆的那位总裁,就没少帮他疏通各方面的关系……

    “哈哈,权先生这么说的话,那我也有一个赚钱的机会可以给权先生。你应该知道华清杂学院的唐布丁先生最近在微博上发布了一段代码跟一段算法的碎片吧?如果权先生能够保证谷歌能得到这项技术,我们将无条件给予权先生的公司三千万美元的投资,怎么样?权先生觉得这比生意如何?”桑达尔直接抛出了诱饵。

    权桂正沉默了。

    三千万美元对于谷歌来说当然是九年一毛。人家随便投个什么项目基本上都是以亿为单位的。但是对于权桂正的公司来说……

    咳咳,算了,权桂正自己都清楚了,他开的就是个皮包公司。

    财务外包、法务外包,公司地址是有,但他自己都没去过,只请了一个前台帮着接下电话,基本上就是养了个闲人……

    说是三千万美元的投资,实际上就是把钱拿给他花的。

    所以才让他心动啊。

    有句话是怎么说的?

    有奢入简难啊!

    在三星当高管的时候,八亿韩元大概四百多万人民币的年薪,可以让他过上挺不错的中产生活。但现在靠着这家给唐布丁打工的皮包公司每个月能从唐布丁那赚的钱还不到十万块……

    收入瞬间缩水了近五分之四不说,需要操心的事儿还多了几倍。

    如果能一次拿到谷歌给的三千万美元……

    权桂正觉得自己可以提前退休了……

    唯一的问题是,权桂正觉得桑达尔明显在病急乱投医,他并不认为唐布丁会听他一句话就把这项技术给谷歌……

    当然,这种话他此时是绝对不会说的。

    “皮查伊先生,这事儿嘛,当然有操作的余地,您既然专门研究过我,当然也知道我的那位老板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这里只能承诺可以帮您往最理想的结果去争取,但现在我都还不知道老板是怎么考虑的,当然没法给您打百分之百的包票。”权桂正抖了抖眉毛道。

    此时他的心情轻松了不少。

    对面的大人物并不是要找他麻烦,甚至还有求与他,这让权桂正的感觉很好。

    这也是权桂正能一直撑下来还没有崩溃的原因之一。

    虽然现在干的事儿钱少事儿多,但是他混的圈子却跟以往相比有了质的提升。比如以前跟他打交道的都是些高管,虽然也算是位高权重,但是层次还是低了些……

    现在他出门谈生意,都是直接跟能拍板的人谈,这就是地位的提升啊!

    比如现在,谷歌的传奇总裁都坐在他面前,主动要送钱给他……

    换了以前,这种事儿根本不敢想啊!

    “但如果这样的话,我怎么能知道权先生在这件事儿里出了力呢?”桑达尔微笑着说道。

    显然是要权桂正绝了满口答应,然后压根不出力,万一谷歌真的买到了技术,又跑出来邀功的心思。

    “哈哈,如果谷歌得到了想要的东西,而我又的确在其中牵了线的话,自然有办法能够证明的,而且不瞒您说,如果我真的出了力,也不怕您会反悔,桑达尔可能还不太了解唐布丁先生的性格,我跟您说啊,他是不会让手下为他办事儿的吃半点亏的!”

    权桂正很是大气的说道。

    虽然唐布丁此时不在现场,但他是绝对不介意在这方面多拍拍唐布丁马屁的!

百度搜索 第6666次重生 爱搜书 第6666次重生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第6666次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桶布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桶布丁并收藏第6666次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