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第6666次重生 爱搜书 第6666次重生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在权桂正傲娇到打算架起二郎腿之前,桑达尔结束了这次谈话。

    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起码桑达尔对于这个结果感到满意。

    他并不怕权桂正傲娇,在傲娇这家伙也不过是个跑腿的,他反而怕的是权桂正畏畏缩缩的什么都不敢承诺。

    那说明这家伙对于唐布丁来说完没有影响力,这步棋就走得有些歪了。

    不能怪桑达尔没有格局,实在是唐布丁发布的所谓物联网搜索技术对于谷歌来说太过重要了,如果没有了广告联盟为谷歌提供源源不断的资金,谷歌就完了……

    对于一个百分之九十的业务都还看不到盈利希望,或者本来就是玩票或者布局未来的企业,一个稳定持续的现金流那可是生死线。

    当然,这并不代表着作为一个巨无霸式的跨国公司总裁就没有自尊了,会让一个小人物在自己面前摆架子。

    所以整个会面在恰到好处的时间停止。

    他能看出这个棒槌国人内心中对于金钱跟物质的渴望。

    当然,桑达尔到并不觉得这样的权桂正很丢人。

    心甘情愿拜倒在资本石榴裙下的人很多,权桂正不是第一个,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

    这个时代,资本的魅力近乎无敌,鲜少有人能够抵御的了。

    事实也正是如此。

    刚刚走出酒店的大门,权桂正便纠结上了。

    看了看手机,已经是凌晨2点38分……

    以往这个时间即便他还没睡觉也不会升起给唐布丁打个电话的心思,但此刻他的心思却在活动……

    或者自己应该这个时候给唐布丁打个电话听听他的想法,不管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都可以拿来卖给桑达尔做人情。

    就算赚不到三千万,能随便拿个几百上千万也是好的。

    权桂正觉得棒槌国以后他大概是回不去了。

    得罪了三星集团的大佬,那些棒槌国有名有姓的企业八成已经把他拉进黑名单了,所以他还指望着能靠自己的努力在已经生活习惯了的华夏京城买一套符合他审美的房子。

    至于权桂正的审美其实很简单,对房子的要求也很简单,只有两条,一是,要在市中心,生活便利,二是,足够大,两百平以上,最好别墅,这样住起来舒服,请朋友上门有面子。

    这样的房子在京城,基本上是千万元起步的。

    如果在加上一些隐性要求,比如最好要新小区、物业给力、最好还能有学区……

    价格也就更美丽了。

    所以权桂正非常的焦虑。人到中年没有房子的焦虑,没有爱人的焦虑,没有稳定工作的焦虑,催促着他必须要做成这单生意……

    但是桑达尔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不,应该说唐布丁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世界都知道八号唐布丁邀约的那顿饭局,而在那顿饭局之后,据说就要正式商谈这项技术的归属,而现在已经是六号的凌晨。

    于是两个想法在他脑海中激烈的交锋。

    “机会是留给不要脸的人的!说不定老大还没睡呢?”

    “还是等等吧,万一老大正在熟睡,被吵醒了有起床气怎么办?”

    就这样,处于亢奋状态的权桂正从坐到回出租屋的滴滴专车上开始,就一直没有合过眼,任由脑海中两种想法进行着最激烈的冲突,一直到天色大亮,时钟走到八点的位置,马上给唐布丁打电话的想法终于占了上风……

    “喂,老板,是我啊,权桂正,这次日岛之行非常顺利,第一台简化版的机器已经装船了,预计最多半个月就能送到您手上!”

    ……

    唐布丁此时的心情并不算太美丽。

    没错,他的确还没起床。

    当然,不美丽并不止是因为权桂正让他没能睡好觉,或者这都是事儿!

    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今天正在做一个奇怪的梦。

    跟所有人被打断的梦一样,唐布丁在这方面也没什么特别的,他已经记不清楚梦里具体的画面,只剩下一些奇奇怪怪的词驻留在脑海里。

    什么文明崩塌、什么最后的救赎、什么文明烙印、什么唯一文明避难所……

    麻蛋啊!

    根据这些词妥妥的能脑补出一个灾难末世的景象,可把唐布丁给吓坏了。

    好不容易迎来了活腻的生命中一丝丝改变,突然就要末世了?更别提他这辈子还是个妥妥的处男……

    还好睁开眼睛之后,天气晴好,窗外的世界一片安静,没有僵尸遍地,也没有冰封万里,手机里还传出权同志絮絮叨叨的声音。

    世界还是如同往日那般美好。

    所以他在片刻的恍惚之后,便已经恢复了日常的睿智。

    “好了,权同志,不用说这么多,平时你可不会为这些事儿专门给我打个电话汇报,趁我现在心情还不错,赶紧说到底有什么事儿?”唐布丁好整以暇的问道。

    既然世界还没被毁灭,那么对于唐布丁来说啥都不是什么大事儿,他不介意听听权桂正的小心思。

    “哈哈,我就知道什么事儿都瞒不过老板。事情是这样的,昨天谷歌那位老总桑达尔专门把我叫去跟他见了一面,还许诺能给我一笔钱,但让我帮忙找您说情,看能不能把物联网搜索技术转让给他们。”

    大概介绍了一句之后,权桂正毫不犹豫的将昨天桑达尔跟他交谈的内容大概给唐布丁复述了一遍。

    说到正事儿,唐布丁沉默半晌后才憋出一句话:“那么问题来了,桑达尔这家伙是不是脑子有包,明明是要求我办事儿,他为什么要给你塞钱?直接偷偷给我送钱,效果不会更好吗?”

    这句话种蹦出的世界观让权桂正震惊了,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似乎是思考了很久才给出了一个听起来特别靠谱的答案:“可能因为您的要求一般比较高吧?不像我们,随便丢个几千万就能开心好久了,给您塞个大几亿,您也不会有太多感觉吧?”

    “你说的很有道理。”唐布丁用很欣赏的应了句,随后反问道:“但为什么我觉得你在批判我很贪婪?我是贪婪的人吗?”

    “不,您并不贪婪,明明是那些为富不仁的家伙太小气!”这句话权桂正应得理直气壮、斩钉截铁。

    显然权桂正对于该在何时如何表态已经修炼得炉火纯青。

    “好吧,那么你可以给皮查伊先生转达一句价值千万美元的话。告诉他,虽然谷歌的未来可能在搜索引擎上被其他家给顶下来,但是谷歌可以转变思路啊,问问他,愿不愿意成为像微软那样的公司?靠未来物联网操作系统来打天下的巨无霸公司?如果谷歌依然有意向的话,你可以帮他操作啊。”

    唐布丁很随意的说道。

    “啊?”权桂正愣住了,从唐布丁的话中,他大概听出了未来谷歌恐怕不会像现在这么好过了。

    “啊什么啊!我跟你说啊,权同志,我呢,其实不太介意这种情况下,你赚点钱补贴生活,但是你要分清主次啊!贸易公司才是你的立身之本,才是你能在这个世界安身立命的本钱,光靠那么点快钱,来的是快,但可能去的会更快啊!”

    唐布丁不咸不淡的敲打了一句。

    “放心吧,老板,这一点我拎得清。人家给我赚钱的机会,还不是因为您啊!没有老板的帮扶,我什么都不是啊!”

    权桂正立刻回应道,回答这种套话已经成了他的本能。他比任何人都知道电话对面那个男人有多腹黑……

    一个挑拨人跟着他一起骂权势滔天的大老板,还偷偷提前录音,并威胁曝光的贱人,能干出多不要脸的事权桂正都不会意外。

    是的,权同志不怕好人,他就怕这种时时都需要有人劝他善良的人……

    “哎,不得不说权桂正是个好同志啊,这样吧,以后你每个月工资增加百分之十……嗯,开不开心?”

    唐布丁很欣慰的决定给予说话越来越动听的权同志以褒奖。

    “等等,老板,我以后有工资了?”权桂正激动了……

    话说为杂学院操劳了这么久,他还真没从唐布丁那里拿到一分钱工资。每个月的利润靠帮着杂学院做生意拿的那点提成跟补贴。

    提到这茬权桂正又想哭了……

    说起来他这个中间商做的都是价值上千万的大生意啊,月流水那都是几亿上甚至上百亿的,搞的银行经理都把他当成大客户,恨不得一天打几个电话问安……

    只有他自己知道,虽然生意做的看起来不知道多大,一个月赚的钱也大概就够在京城买一平米房子……

    更可怕的是这笔收入还不是旱涝保收的,杂学院这边要没了需求,他就玩不转了……

    如果真能有工资的话,起码他也可以稳定下来了。想来像唐布丁这样的大老板,给工资也不会太小气……

    “哦,对了,你又不是我的司机,靠自负盈亏,每笔单都能赚个盆满钵满的,哪会在乎一点点工资,那就这样吧。记得要跟桑达尔好好谈,我看好你!”说完唐布丁挂断了电话。

    太吓人了,他差点就主动要给棒槌国人送温暖了……

    有些头是不能开的……

    这个月给权桂正开了工资,下个月又给取消了,想想总感觉怪怪的,好像不太正规的样子。

    如果每个月都给……

    开什么玩笑……

    权桂正又不是他爹。杂学院永不养闲人……

    权桂正拿着电话愣了半晌才想明白……

    没毛病,完没毛病。

    工资本就是零,加个百分之十,算下来还是零……

    这么想想,权桂正觉得唐布丁还不够大气,直接给他加个个一万倍,也还特么不用花一分钱……

    晦气!

    不过好在唐布丁没有完断了他发笔横财的路子,终究还是给了他些底气,把桑达尔的钱赚到手。

    虽然他完猜不透唐布丁的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但这并不妨碍他在心底打好腹稿,然后拨通了桑达尔昨天给他预留的电话。

    “喂,你好,我是权桂正,有重要的事需要找皮查伊先生。”

    简单的介绍之后,很快桑达尔熟悉的声音在权桂正耳边响起。

    “权先生,真没想到这么快就接到了你的电话,是有好消息了吗?”

    “很难说是不是好消息,皮查伊先生,我甚至也不太清楚算不算坏消息,怎么说呢?您有没有想过这种可能?谷歌有一天虽然放弃了自己的主营业务,却依然能保持世界上最伟大科技公司的地位?”

    没头没脑的问题,让桑达尔半天没回过神来……

    “当然,我并不怀疑谷歌就是这样伟大的公司,这也是谷歌坚持在布局未来的原因。”愣过半晌之后,桑达尔有理有据的回答道。

    “那就没问题了!”

    权桂正兴高采烈的说道:“虽然我不能保证谷歌肯定能得到这项新技术,但是我能保证只要运作资金到位,谷歌可以得到最新的、面向未来的物联网系统,成为未来不弱于微软的软件提供商,谷歌将在你的手上改头换面、绝地逢生。”

    这番话彻底把桑达尔镇住了!

    他从中听出了很浓得阴谋味道,甚至他能感觉这货已经宣判了谷歌将在这次技术竞争中被判死刑!

    这就很尴尬了。

    话说谷歌不惧任何挑战,那可是场面话……

    场面话明面的意思是,我不怕你,你别威胁我,隐藏的意思却是,我现在过的好好的,咱们别没事儿变来变去的……

    麻蛋,让谷歌变成微软那样的公司,这是要把微软置于何地?

    关键是公司的转型是那么简单的事儿么?前期产品的推广,完整生态的建设,还要跟无数硬件厂商联系,以及维系产品,持续研发,多少代人的积累……

    想想都能让人头皮发炸……

    你特么玩大变活人么?

    “权先生,您是在跟我开玩笑么?搜索引擎是谷歌的强项,为什么我们要放弃自己的强项,去做不熟悉的领域?”桑达尔恼火的质疑道。

    “不不不,您误解了我的意思,我是说在极端条件下,存在这种可能性。您到是想要继续深耕谷歌的搜索业务,但是在技不如人的情况下,有时候没法选不是吗?相信我,在极端条件下,有的选总比没得选要好!”权桂正推心置腹的说道。

    :。:

百度搜索 第6666次重生 爱搜书 第6666次重生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第6666次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桶布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桶布丁并收藏第6666次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