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第6666次重生 爱搜书 第6666次重生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听到唐布丁的问题李科很愕然。

    更是在心头升起了狠狠扇自己两耳光的冲动。

    闹什么闹?

    还主动要求面试?

    刚刚自己直接答应下来,在看这家伙怎么处理不就完了?

    这不是给自己找事吗?如果只是刚才那种问题还好,自己总有办法能把这青葱少年的马屁给拍舒服了。

    但现在这叫什么问题?让他评价谷歌跟微软两位掌门人?

    看法?

    他能有什么看法?

    天啊,他只是个普通的电子产品爱好者,凭啥评价这种层次的大人物?

    他跟这两位的距离不止是遥远的东西半球之间的距离,更有着从地球到火星的层次差距……

    不过懊恼过后,李科很快便冷静了下来。

    对于一个30来岁,在这个浑浊的社会摸打滚爬好多年的单身汉来说没什么事情是解决不了的。

    如果有,那就一个字,干!

    当然这个“干”也是有技巧,不管是发几声。

    “您是让我发表对这两位哪方面的看法?”李科很小心的问道。

    这是他自己做客服时忽悠顾客的不二法门。

    不管遇到多大的问题,咱们先把这个问题具体点,缩小点,抓住重点。

    只要把大问题弄成小问题,那不就差不多等于没有问题了吗?

    所以得先限定条件。

    好在唐布丁明显并不太介意他耍的小聪明,没有直接轻飘飘一句“哪方面都行,你随便说。”而是直接直接反问道:“你觉得我指的是哪方面?”

    如果接受面试的人够聪明一定懂得一个道理。

    要尽量让面试官多说话,因为他的每句话都不会是无的放矢!

    比如唐布丁这句反问乍一听就是句废话,如果是憨点的人肯定在脑子里开始腹诽“妈蛋,能不能给个准话,你一大男人还让我猜?猜你妹啊!”

    但李科这样八面玲珑的角色显然不是一个憨人,所以从听到这句话开始他立刻做出了判断。

    第一,这个问题果然不是让自己面剖析这两位大佬级人物并评价;

    第二,今天有足够的线索支撑自己想到这个问题指的是哪方面。

    两个问题在大脑中闪现的同时,李科便已经得出结论了。

    这个年轻人明明就是在问自己,对跟这两位做生意是个什么看法嘛!

    毕竟唐布丁把他叫过来之后,讨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论——赚大富之人兜里钞票的正义性。

    当然,即便在心底确定了,回答的时候李科依然很小心。

    “您指的是怎么狠狠的砍微软跟谷歌一刀?”李科压低了声音说到,顺带着还用手掌狠狠的比划了一个砍下去的动作,这个动作让他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有种难以言喻的猥琐。

    唐布丁笑了,要不怎么人人都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呢?

    什么话都不用说的太透彻,聪明人自然能明白意思。

    看到唐布丁笑容,李科顿时确定自己又判断对了,在心里长舒了口气,不过正式回答的时候当然还是要想好措辞。

    所以李科沉吟了片刻后才开口道:“其实嘛,做生意的本质就是客户需要的东西,正好我有,更高端一点就是不管你需不需要,我都能忽悠到客户需要。”

    “具体到高科技这一块其实我觉得也差不多。只不过多了个技术壁垒。因为我不了解具体情况,不知道现在老板您手上有什么能让这两位老板惦记的东西,所以真不好说怎么把这一刀剁下去啊!”李科苦恼的说道。

    表达的意思其实很简单,掌握的资料太少,很难分析。

    但这可不是李科故意啰嗦。

    困难当然是要强调的,要让领导重视……

    如果凭借自己能力不吭不响的把事情解决了,谁知道你面对过的困难?

    更可怕的是,人力总有穷尽的时候,每次都傻傻的扛起来,不叫苦,哪天问题难道根本解决不了怎么办?

    从这一点就能看出李科绝对不是个实诚的人。

    不过好在唐布丁似乎也不在乎李科实不实诚。

    甚至他看中的就是李科的不实诚。

    “假如我手上有能打破两家技术壁垒的技术。比如微软最强大的是他们的操作系统,而我们的技术在不远的未来将能让windows被彻底淘汰,谷歌最强大的是他们的搜索技术跟算法,我们的搜索技术跟他们完不在一个等量级,让搜索体验更加精准、快捷、方便。”唐布丁微笑着给出了回答。

    李科当然知道这不是假如。

    虽然唐布丁没有借助微博发布有关操作系统的东西,但是唐布丁微博上快人一步的算法还挂在那儿呢。

    是的,李科只是电子产品爱好者,不懂技术。

    但是从唐布丁挂出这个微博之后,谷歌老总亲自来到华夏他大概就能判断出唐布丁微博上发布的技术代表怎样的意义。

    不在一个等量级估计还是往谦虚了说,明明就是颠覆性的技术啊!

    这一点李科还真不怀疑,尤其是在刚才吃了那顿饭之后,他觉得唐布丁的杂学院目前掌握的很多高科技足以让世界上无数不可一世的科技公司感觉窒息。

    起码能让刚才两位大佬窒息。

    所以,他,李科,正在面对一次改变命运的面试。

    一个能跟萨蒂亚、桑达尔、库克这样的人面对面对话,甚至不落下风的机会。

    一个让他站在世界巅峰向下俯视一览众山小的机会。

    一个让他直面这些科技大佬们,骄傲吐槽:“啊,呸,你们这设计的什么破玩意儿!”的机会。

    想到这些,李科便觉得浑身激动得快要颤抖起来。

    “这样啊,那就要好好谋划了!”

    李科摸了摸下巴,脑子里开始飞快的转动各种念头,他觉得这道考题肯定没那么简单。

    这个问题其实也没有正确答案,但说得附和唐布丁的心意,那就是正确答案。

    “如果只是单纯的想砍这两家一刀,那太简单了,实打实的摆明车马,把我们的技术往他们面前一摆,然后往死里跟他们加价,只要能打断两家的垄断,他们不会不妥协的。”

    李科一边说,一边仔细偷瞄着唐布丁的表情。

    他希望能从细节出看出些端倪。

    但是这次他失望了。

    唐布丁脸上表情没变过,就是那种淡淡的笑容,嘴角弧度都没变一下。

    李科决定豁出去了,以奇致胜。

    “但我觉得吧,这么玩没啥意思。没什么技术含量。正如我刚才说的,高端销售能把客户本不需要的东西变成需要。”

    “当然,对于谷歌跟微软这样体量的高科技公司来说他们的触角本就升到了整个科技市场领域的方方面面。不管是系统还是搜索,两家其实都有需求。微软有必应,谷歌曾经还一直布局安卓呢!”

    “所以我觉得吧,真要狠砍一刀,咱们就把两样技术打包,让两家来争。可以预见的是,赢的通吃,下一个百年耀武扬威,输的苟延残喘几年,然后大概率被收购,从江湖中抹除名号。”

    “咱们只要这么干,还怕这两家不使出吃奶的劲儿来相互竞争?就算把家底都掏出来,甚至大笔借债,只为拿到打包技术,我也毫不意外啊!”

    说到这里已经算是给出自己的见解了,但李科却说上了瘾,竟然有了意犹未尽的感觉,又开始补充上了。

    “当然,如果技术上我们能够有限制手段的话,我是说除法律之外的技术性限制手段,毕竟这些人可能会耍赖。”

    “那么我们还可以在付款方式上做文章,规定一个首付比例,让他们喊价,剩下的钱可以分个三、五十年还清,然后看两家谁够狠。这样的话,很长一段时间,这家公司都可以为我们打工了。”

    “对了明确告诉这两家,如果报价不满意,我们还可以自己做。杂学院这不是还没自己的产业吗?任何事情总要有个开始,您觉得呢?”

    长篇大论后,李科恭敬的问道。

    他有种感觉,现在已经到了关键时候。

    能不能打动唐布丁,就看刚才这番话说没说到这家伙的心里了。

    好在下一刻,他便看到唐布丁嘴角弧度在变大,笑得越来越开心。

    “哈哈,你说的很有道理啊,直接让两家面对生死存亡之战,可以的,有创意,我喜欢啊!行吧,就这么定了,以后你就是我们杂学院的教导主任了。”

    “工资有多少这一块我不太清楚,但想来万八千的总该有的,你等会去问我们许主任,不过我们胜在提成高,只要你参与的商务谈判成交了,我给你税后交易金额,嗯,就暂定十万分之一的奖励吧。另外做满三年,表现良好,在学校附近赠予你一套不小于140平的房子。这待遇还满意吗?”唐布丁问道。

    “没问题!我今天就能上岗!”李科强自压抑兴奋的情绪答道。

    这份儿工作,钱不钱的李科现在还真不太在乎。

    关键是有面儿啊!

    不提华清这块大招牌。

    能跟那些世界上排得上号的大人物打交道就已经很爽了。

    而且提成其实也很诱人。

    听起来十万分一的比例很低,但这可是跟微软、谷歌这样的公司做生意。

    手头有杂学院那些今天的技术,随便一个授权那绝对都是以百亿美元为单位计算的,换算成人民币绝对是千亿起步。

    即便是十万分之一,分到他手上那也是百万起步有木有?

    不管从前途还是钱途来看,这份工作都比他网商小老板的地位要强多了,更别提干的好还要送京城的房子。

    光是想想都让李科觉得喜滋滋啊!

    只要脑子没坑,都知道会怎么选择。

    “那是在好不过了,回头我跟许主任说一下这件事儿,你现在准备准备,下午那两位老总肯定还要缠着我们谈谈生意,你可以在正式谈判前把你的想法先跟他们做一下沟通。”唐布丁笑着拍了拍李科的肩膀。

    对于随手个改变一个人命运这种事儿,唐布丁已经可以做得很熟练了。

    在他漫长的生命力,不知道已经做过多少次这种事儿。

    总有人在某些阶段,成功引起了他的注意,从而改变人生。可能变得很好,也可能变得很糟糕。但这有什么需要计较的呢?起码这个李科说话很好听,而且能分担他不少事情不是?

    有一群人在金钱跟人生价值的主导下,跟他朝着同一个目标而努力,其实是件很惬意的事情。

    因为别人帮他分担的越多,他所需要想跟做的事儿便越少。

    其实,当个吉祥物也是不错的选择。

    很快,采访完毕。

    虽然这些嘉宾表达能力比较有限,但是这些人各自手机里展示的视频却是狠狠的把记者们震撼了一把。

    这个发现其实让记者们感觉很兴奋。

    虽然不是专业的记者,但是这些画面配上嘉宾们的描述,足以掀起一场风暴。

    这算什么?息投影?虚拟成像?

    技术原理是什么?如何实现的?

    这些都不知道,只有那些含糊的介绍跟手机拍摄的图像。

    说到这些拍摄的图像,很多记者又想吐槽了,没有经过专门学习的普通人拍摄的景象自然是毫无规律可循的,看到什么好看就拍什么,一般的手机也不可能让这些嘉宾像个专业的摄影记者那样通过远景、近景的切换,来人大家一窥真容。

    这很遗憾,不过好在素材很多,到是能让报道足够精彩。

    而在这最混乱的时候,唐布丁也已经带着李科找到许孟昌。

    “许老师,我一直觉得您很辛苦,所以专门为您找了一个教导主任,这位是李科,我们杂学院未来的教导主任,您觉得怎么样?”这波介绍的简单干脆,标准的唐布丁风格。

    “教导主任?”许孟昌有些懵了。

    杂学院需要什么教导主任吗?

    他觉得真不需要,其实真要说起来,连他这个系主任都不见得需要。

    许孟昌觉得他现在所有的用处大概就是保持学院跟校领导那边沟通顺畅,那么这个教导主任又是来干嘛的?这是要教导谁?

百度搜索 第6666次重生 爱搜书 第6666次重生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第6666次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桶布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桶布丁并收藏第6666次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