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第6666次重生 爱搜书 第6666次重生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事实上根本不用卡尔斯开口,因为在他还在赶来路上的时候,艾瑞尔·鲍勃已经让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开始验证这份论文的价值。

    不提作为科研人员本就对他们还未知的领域有着极其强烈的好奇心,光是这些技术足够让他们的生活变得更美好就已经给了这些人足够的动力。

    一般而言私人研究所的投资人可不会管这些技术是从何而来,只要真的能出成绩就足够了。

    不过不管是卡尔斯还是艾瑞尔·鲍勃不知道的是,可不止是他们九思实验室一家收到了这篇论文,而是很多家研究机构都正在研究这份论文的价值。

    他们也都关注到了写在这篇论文最底部的一句话,“若对此研究项目感兴趣,敬请期待华夏清华杂学院2020第一次发布会!”

    当然,是否会对这次发布会产生兴趣还是要看他们验证的结果了。

    不过按照网上的信息显示,这次发布会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就要开始了,如果真的要参加这次发布会,那还真得加班啊!

    ……

    许孟昌最近很忙,忙得焦头烂额,不可开交。

    想要开一次发布会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儿,方方面面的关系需要协调。确定前来参加的嘉宾名单,重要嘉宾还需要提前联系,确定是否能腾出时间,然后发电子邀请函,还要协调网络上那些热情的科技爱好者,通过各种渠道发放电子邀请函的名额。

    还要联系媒体,跟各大平台接洽,确定授权哪些网站跟平台进行网络转播,更别提还有会场布置,发布会工作人员安排,重要大人物接待等等极其琐碎的事情。

    唐布丁只管发号施令,告诉他开一场发布会,接下来就什么事儿都不管不问了。至于杂学院其他人,都有各自的事情,靠谱的人比如徐晓天根本不会理会这些杂事儿。

    齐晨到是绝对愿意从他每天从早到晚的一对一辅导中脱身,但是许孟昌可不放心这个性格马虎一看就不太靠谱的家伙。

    还好现在杂学院多了个李科。

    之前许孟昌对于唐布丁张口就给了一个闲杂人等教导主任的职位还颇有微词,但是现在他却觉得这个职位给的太即时了。

    如果没有李科给他打下手,他真的会急死去。

    不得不说李科的能力还真不止是会拍马屁那么简单,各种琐碎的事情处理起来还是得心应手。比如发布会各项志愿者的招募,会场布置这些事儿都安排的井井有条,也让许孟昌松了一大口气。

    然而还是有各种意外不停的打断他的工作安排。

    比如今天大半夜的,许孟昌的手机开始不停的响,而且还都是国外的电话。接通电话之后,对方都是一口非常流利还带着口音的英语。

    许孟昌虽然不是英语专业,但是作为华清的老师基本的英语还是能听懂一些的,但当对方语速过快在夹杂上浓重的口音之后,他就招架不住了,更别提他还是在半夜被电话铃声惊醒,人根本没能进入状态。

    这一度给许孟昌造成了很重的困扰。

    不过当对方发现这样的交流非常困难之后,很快熟悉的汉语在许孟昌的耳边响起。

    “喂,您好,您就是负责华清杂学院2019第一次技术发布会的许孟昌先生吧?”虽然这一口流利的汉语依然带着一股子很歪的味道,但起码许孟昌能听懂了。

    “是的!请问你是?”许孟昌的语气不算客气。

    谁还没点脾气了?更别提还是半夜被电话吵醒,没有破口大骂,还能理智的接听电话已经足够有涵养了。

    “哦,许先生您好,我们这里是九思生命实验室。我们对贵学院发给我们的论文很感兴趣,我们实验室的负责人卡尔斯先生也给贵学院发来邮件的邮箱回了消息,但是一直没有得到回应,这才冒昧的打了您的电话。”

    对方的涵养显然也还不错,虽然许孟昌的态度不算好,但对方话语一直非常有礼貌。

    “九思生命实验室?卡尔斯?论文?”许孟昌有些懵,大脑已经一片混乱。

    这些名词他的确能听懂,但是放在一句话里他却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当然,这得怪唐布丁。

    写完论文然后发送出去之后,这家伙就蒙头大睡了。

    等他睡醒之后,便已经把这事儿完放下了,根本没有跟许孟昌打声招呼,至于发送信件的邮箱……

    唐布丁觉得自己已经够努力跟勤奋了,怎么可能还随时关注自己来了什么邮件?

    不存在的!

    “是的!九思生命实验室,或者许先生没有听说过我们的实验室,但实际上我们实验室在生命科学方面的研究非常前卫,甚至可以说是激进,在行业内很有名气。”

    对方对于许孟昌的疑问给出了解释。

    “好吧,那么我想请问一下您打这个电话是有什么事儿吗?”许孟昌决定单刀直入,直击重点。

    “是这样的许先生,我们九思生命实验室对于贵院2019年第一次发布会上即将发布的关于端粒体的研究成果非常感兴趣,卡尔斯先生希望能够获得最少三张参加这次发布会的邀请函。”

    对方给出了自己的要求。

    对话进行到这个时候许孟昌也完清醒了。

    他也大概明白了具体是个什么情况。八成是杂学院那位唐布丁同学再次出手,也不知道鼓捣出了一个什么论文,撩拨得对面那个所谓的九思生命实验室心头如火燎一般,也不管现在还是华夏深夜就打来了这个电话。

    当然,要三张邀请函问题不大,但是重要嘉宾的位置已经确定了。这个时候在增加进来,又要打乱安排。

    如果只是普通的邀请函,许孟昌又觉得不太合适。

    虽然心底不想承认,但是毫无疑问的是那个他一直认为很轴的孩纸每干一件事儿都是颇有深意的。

    就比如他曾经要折腾一个新建院系,当时许孟昌认为这孩子是在做梦,但事实证明,唐布丁非但不是在做梦,还把这院系建设的有声有色。没见现在都有很多外国研发者不远万里来杂学院贡献自己的光跟热了么?

    例如传说中的阿法狗团队……

    现在他专门在要开发布会的前期,给这家生命实验室邮寄了一篇论文,还专门提点了发布会上会有这方面的技术发布,肯定是有想法的。

    一念至此,许孟昌立刻热情了起来。

    具体重要嘉宾的位置是由李科安排的,而他这边所要做的是让这些重要嘉宾都能成行。

    “当然没有问题,等下我将我的电子邮箱给您,请您将与会者的身份资料发给我,等今天上班后我就将这次发布会的电子邀请函给您发过去。我们的电子邀请函使用了特殊的加密手段,在参加发布会的时候,只需要将邀请函从电子邮箱中下载到手机中验证即可。”

    “哦,那么太谢谢您了,许先生,请您将邮箱给我,我现在就将资料给您发过去!”

    很快,许孟昌报出了自己的邮箱,提醒了一句:“另外我们的发布会大后天就要开始,请问几位贵宾能否即时赶来?”

    “放心好了,许先生,卡尔斯先生近期几乎每年都要前往华夏,进行一些生命科学方面的研讨,毕竟华夏在生命科学方面的发展也是非常快的!所以没有签证的困扰,肯定能及时赶到的。”

    “那就好,那么再见。”

    挂了电话,许孟昌便倒头就睡。

    然而今天他却注定无法休息,九思生命实验室的电话就好像一个信号,紧跟着电话接二连三的响起,虽然实验室的名字不同,但都是各种许孟昌压根没有听说过名字的各种生命科学研究机构。

    当然找许孟昌的目的也都只有一个,要参加后天举办的杂学院2020第一次发布会!

    好吧,这些没法睡了。

    怨念自然是有的,但是再多的怨念这个时候许孟昌也只能憋着。

    只能一遍遍的留下自己的邮箱……

    那种半夜不能睡觉,只能一遍遍的接听电话,一遍遍听着相同的诉求,给出相同承诺的时间当然不算好过。不过许孟昌想想当第二天这批名单丢给李科时,这位教导主任脸上的表情,便让那种郁闷的心情好了很多。

    嗯,这大概就是人性了。

    自己倒霉的时候,如果能想到比他更倒霉的人,瞬间便能让自己感觉到心情好了很多。然后产生一种再苦的日子都能撑过去的错觉。

    但如果在倒霉的时候只会自怨自艾,总想着那些成功人士,瞬间就会觉得自己太过不幸,觉得生活没了希望。

    其中两种不同的想法,在大多数时候带来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因为不管怎么想,现实还是那么操蛋。但前者的心态终究是要比后者的心态更为愉悦。

    许孟昌就是在这种相对愉悦的状态下撑到了第二天早了,拖着沉重的步子顶着一对黑眼圈来到了办公室,然后一个电话把李科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等到李科第一时间赶到之后,许孟昌开门见山的提出了要求:“大后天的发布会需要增加十九个贵宾席位,而且还是重要贵宾。”

    问题抛出后,许孟昌下意识的便开始注意起李科的表情。

    都是要办事儿操心的人,许孟昌当然知道临时增加这些贵宾席位是件很烦恼的事儿,他在等待着李科叫苦,然后他就可以告诉李科自己昨晚的悲惨境遇,说不定两人之间还能产生共鸣,然后一起痛斥某个万恶的资本家只图自己快活,压根不理会手下的人办事儿多难……

    虽然理论上许孟昌是个管理者,但是在杂学院内部,他对自己的定位其实很清晰,就目前来说,他大概只能高级打工仔。

    然而李科的表现让他很失望,这就家伙连眉毛都没动一下,更没有像他想象中那样大声抱屈,而是很坦然跟自信的回应道:“没问题的许主任。”

    “嗯?”李科的回答让许孟昌很意外,忍不住问道:“不是,你就不关心一下又是哪冒出来的嘉宾?我可跟你说,那些都是重要嘉宾,是某些领域的大科学家!不能怠慢的。”

    “我知道呀!研究什么生命科学的嘛!放心吧许主任,我差不多已经做好规划了,保证完成任务!”李科自信满满的说道。

    许孟昌瞬间感觉不太好了。

    话说他昨晚就靠想着李科此时本该一筹莫展的模样才撑到现在的,怎么这家伙好像比他知道的还多?

    “你已经知道会有这一批嘉宾参加发布会了?”许孟昌问道。

    “嗯,是啊!”李科很诚恳的点了点头,随后略显扭捏讪笑着说道:“事情是这样的,我昨天向您汇报完工作之后,又去跟唐布丁同学大概讨论了一下发布会的一些细节,唐布丁同学说了可能会有一批研究生命科学的科学家们要参加这次发布会,让我们做到足够重视,还说让我今天早上跟您知会一声来着。”

    许孟昌愣了。

    麻蛋,之前对李科积累下来的那么点好印象瞬间木有了!

    之前还认为这家伙办事儿能力很强,甚至超越了这货拍马屁的能力,但是现在看来他还是太年轻了啊!

    什么叫又去跟唐布丁讨论了发布会的细节?许孟昌甚至怀疑李科这些日子每天都会主动找到唐布丁去做汇报!

    讨论的肯定也绝对不止是发布会细节这么简单!

    偏偏他还找不到毛病。

    毕竟杂学院不是一家公司,而只是华清下面的一个系院,所以理论上来说李科的做法谈不上是越级汇报,相反他只是干了一个教导主任该干的事儿。

    话说一个教导主任没事儿找学生谈谈心,这特么就是本职工作啊!

    这有什么错?反而从哪个方面说这都是爱岗敬业的表现。

    从这一点上说,他这个系主任反而做的不够到位了,对学生关心不够啊。

    所以在这一瞬间,许孟昌是真的不想再跟李科说话,甚至升起了朝眼前这货丢鸡蛋的冲动,难道这货就不知道舔狗舔到最后只会一无所有?

    :。:

百度搜索 第6666次重生 爱搜书 第6666次重生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第6666次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一桶布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桶布丁并收藏第6666次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