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妙女多娇 爱搜书 妙女多娇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即便凝罗不说,殷青筠也知道她一直都在时刻观察朝中官员的近况。

    而且上回是凝罗亲自带着她,去云楼见到了陆皇后和顾严韦私下会面,不知密谋了什么。

    但不论密谋了什么,肯定是对殷府、对萧祉都不好的事情。

    “姨母可知我今天跟永昌伯世子在一起时都听到了什么?”

    凝罗用力拍了下她的手背,笑骂道:“你跟他出去玩儿了,待在一处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我岂会知道?”

    她人在殷府之中,有法子打听到外边发生的大事,可却没有那个心思日日派人盯着殷青筠,除了拜托殷青筠去做什么事时,叫人盯着她,怕她阳奉阴违坏了大事。

    殷青筠问道:“我今天听见崔侍郎跟他说,义勇侯从昨日早朝起就一直针对永昌伯府,姨母可晓得他这是为何?”

    意料之中的是,凝罗听了这话后,面上并未露出半分惊奇,只慢条斯理地道:“能是为何,各为其主呗。”

    殷青筠追问:“哪个主子?”

    这才是她最困惑的地方。

    顾严韦和张余海之前都是皇帝的人,如今顾严韦先跳出来找张余海的茬,那就肯定是有一个人叛变了。

    可是凝罗见着殷青筠这焦急的模样很是有趣,偏就不像跟她说实话了,只垂着眼角笑着反问道:“软软聪慧过人,不如自己猜猜。”

    “这怎么猜,姨母直接说了不就行了。”

    “我若直接了当的说了,可就没意思了。”

    殷青筠神情认真了几分,反握住凝罗的手求情道:“您就跟软软说了吧。”

    凝罗被她磨得心里发软,心一软,就受不得她甜腻的撒娇声,“行了行了,别闹我了,我同你说就是了.....我可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殷青筠笑弯了眼睛,将之前跟凝罗闹的不愉快尽数抛出脑海,只乖巧地坐在凝罗身侧,等她将顾严韦和张余海事情的原委告诉自己。

    “软软那日自己不是亲眼见着了?分明是太子大婚的大好日子,皇后陆氏却提前离席,义勇侯后脚也跟着走了,众人只当他们是心中不喜太子新娶的太子妃,没往深处想。”

    “可你看见了,他俩是去云楼了,而且按照时间推算,应该谈了有一阵儿了,至于谈了什么,软软你即便不知道,现在也总能猜得到一些吧。”

    凝罗双眼含笑望着殷青筠,该说的都说了,只等着殷青筠自己的悟性了。

    殷青筠迎着凝罗看穿一切的眼神,心里飘摇不定的想法此时也确定了下来。

    她不是猜不到顾严韦跟陆皇后之间可能有关联,只是想不出他们之间为什么会凑到一处。

    顾严韦追随皇帝几十年,才爬到了如今的地位,这般做法等同于背叛皇帝......他背叛了皇帝,陆皇后能给他什么好处?又或者换一种说法,几乎自身难保的陆皇后,此刻手里还能有什么筹码能吸引顾严韦放弃皇帝给的一切,甘心追随她一个没有实权的皇后?

    殷青筠想不明白,想了一会儿,好似是明白了一些,可脑海中那一丝线索又断了,再也想不起来什么了。

    凝罗紧握住殷青筠的手,嘴上打趣儿道:“能说的我都说了,剩下的软软若还想查,那就查去吧,只是别太张扬,毕竟是关乎于陛下颜面的事,再者,义勇侯如今只是针对永昌伯,并未真正跟陛下翻脸,咱们别帮倒忙惹得义勇侯狗急跳墙就是了。”

    殷青筠紧抿着嘴唇,怔了许久之后不服气地道:“姨母您再跟我说说?”

    明明凝罗知道所有的原委,却要她另外再去查,这种舍近求远、费时又费力的事情,她是万万不会去做的。

    凝罗被她撒娇讨巧的模样逗笑,嘴巴却闭得紧,再也不跟说关于顾严韦的任何事了。

    “姨母说说嘛,这种有趣的事情您一个人藏在心里有什么意思。”

    殷青筠缠着凝罗不愿松手了,她知道凝罗用过午饭之后必定要睡一觉,不会下午会有头疼的毛病,而凝罗确实如她所料,缠得久了就受不住了。

    “......你若真想知道,那我就给你指条明路。”

    殷青筠眨巴眨巴眼,继续等她下话。

    “找你家小情郎去。”凝罗伸手点了点殷青筠的额头,笑道:“我说过的,他如今的本事大着呢,自从他为太子辅政之后,朝廷里的大多事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听到凝罗说的人是萧祉,殷青筠眼眸中的光亮迅速地黯淡了下去,声音也无精打采:“我同他闹了嫌隙了,怕是不好从他嘴里套消息了。”

    凝罗闻言微微吃惊:“你同萧祉?你同他闹什么嫌隙?”

    她来殷府几个月了,处理过桩桩件件的大事小事,还是头一回遇上殷青筠的感情问题的。

    “莫非你今天出府跟永昌伯世子去玩儿,萧祉也跟着去了?”

    殷青筠点了点头。

    凝罗略一低头,望着殷青筠那张粉娇俏丽的脸蛋,笑道:“那难怪,你同别的男子出去玩儿,却不叫上他,也难怪他恼你了。”

    “他不是这样的人。”殷青筠反驳道:“永昌伯世子是我的叔辈,他能吃哪门子醋,应当是为了别的事情。”

    “别的事情?什么事情?”

    殷青筠还是摇头,只道不知。

    凝罗移开了眼,躺回了软榻上,语气带着几分飘意:“那软软你也是活该了,连他为何生气都不晓得,往后真要嫁于他做了夫妻,各自心里憋着事情,该如何相处?”

    殷青筠也苦恼这相处之道,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弄清楚顾严韦和陆皇后之间做了什么交易,要是不弄清楚,她怎么计算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

    “姨母快给软软讲讲,先别睡啊。”

    凝罗被她摇得头脑发昏,眼前都糊了一阵儿,缓了许久才清醒一些,挥挥手就要打发她走:“你若不方便找萧祉套路,那崔承誉也是一样的,他俩现在穿着一条裤子,萧祉知道的,他也不会不知道。”

    殷青筠这回直接松了手,让凝罗安安生生地躺下歇息了。

百度搜索 妙女多娇 爱搜书 妙女多娇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妙女多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金妃惜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妃惜笔并收藏妙女多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