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妙女多娇 爱搜书 妙女多娇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林姨娘靠在榻边,望着窗外的皑皑雪色有些出神。

    来福在屋中四处乱逛,兴起时冲过来对着林姨娘叫吠两声,跳起来叼走了她的帕子。

    “阿福!”

    帕子被个畜生抢了,林姨娘微恼。

    芙蕖连忙上前,抱住来福的头把帕子从它嘴里扯出来,不料来福嘴劲儿大,尖齿将帕子勾了丝。

    林姨娘顿时皱了眉,转瞬间神色又软了下去,挥了挥手道:“算了吧,不过一条帕子罢了,它应当是饿了,你带它下去吃点东西吧。”

    芙蕖点头应是,就要带来福下去。

    外边却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芙蕖细细听了下,觉得并不熟悉。

    林姨娘躺回榻上,神情毫无察觉。

    芙蕖摇了摇头,觉着自己兴许是幻听了,伸手抱起来福,刚想心疼来福又瘦了,门外便踏进了两人来。

    “大姑娘……”

    芙蕖略惊。

    大姑娘这些年亲自到菡芍苑来的次数屈指可数,可若是来了,那就是来寻林姨娘的麻烦的。

    比如上次大姑娘来过一回,硬是逼着林姨娘将来福送去清风苑养。

    不过好在没养多久,就胳膊腿地送回来了。

    思及此,芙蕖忙回头看了眼躺在榻上的林姨娘,见她也有些吃惊,心中便有了思量。

    “大姑娘您怎么来了,怎么也没叫人通传一声……”

    芙蕖话还没说完,殷青筠便对她微微一笑,不给她继续寒暄的机会了:“我同你家姨娘有话要说,你且先出去。”

    芙蕖面色焦急道:“姨娘身边不能缺人伺候。”

    青岚插嘴呵斥道:“哪里那么多废话,叫你出去就出去,你家姨娘闯下了弥天大祸,是你能护得住的嘛。”

    芙蕖懵了,再次回头去看林姨娘的脸色。

    林姨娘早在殷青筠进屋时就坐了起来,此时抬手揉了揉生疼的额角,吩咐芙蕖道:“出去吧。”

    虽然知道殷青筠有些来者不善,但她总是要应付着的。

    她们各自手中都有把柄在,奈何她被殷青筠握在手中的把柄更大。

    芙蕖得了林姨娘的命令,再不情愿出去,也得抱起来福,一步三回头地犹豫地出去了。

    殷青筠侧头对青岚道:“你出去守着,不许任何人进来。”

    青岚点了点头,跟在芙蕖身后出去了。

    林姨娘便起身下榻,摸着鞋子穿上,走到殷青筠面前,一派循规蹈矩的模样,行礼道:“不知大姑娘突然造访,有何要事。”

    她刚才听青岚说她闯了大祸,她好端端的待在自己院子里,闯了什么大祸,她自己怎么不知道。

    殷青筠径直在旁边的梨花木椅上坐了下来,抬眸看向林姨娘,目光不善地道:“林氏你竟然不知我为何而来。”

    林姨娘讪讪笑道:“妾为何要知道大姑娘为何而来。”

    “因为你放火烧了祠堂,惹怒了殷府先人,罪大当诛!”

    “什么!?”

    林姨娘听殷青筠这样说,顿时就慌了:“妾什么时候放火烧祠堂了,大姑娘你莫要冤枉了妾。”

    “不久前,你私自去祠堂祭拜上香,我让青岚将你赶出了祠堂,你心怀怨恨,便放火烧了祠堂。”

    殷青筠声音娇软细嫩,但语气很沉重,仿佛认定了林姨娘就是放火的凶手。

    林姨娘直喊冤枉。

    殷青筠问道:“我前脚落了你的面子,后脚祠堂就走水烧了起来,你敢说这与你无关?”

    “这确实与我无关!”

    殷青筠坐着,林姨娘便是站着的,但她虽是俯视看着殷青筠,却被殷青筠拿捏得死死的。

    但这帽子委实太大,她哪里敢戴。

    殷青筠道:“那祠堂的火是怎么烧起来的。”

    林姨娘气得跺脚,“祠堂怎么烧起来的,我怎么知道。”

    又不是她烧的,问她做什么。

    还是说这原是清风院做的?如今只是想栽赃到她头上来?

    殷青筠侧头微笑:“你放的火你不知道?”

    “我没有放火。”林姨娘再次解释:“我为何要火烧祠堂,这对我来说有什么好处?大姑娘您就这样红口白牙地冤枉我,即便要冤枉我那也要拿出证据来吧。”

    殷青筠并不听解释,“冤枉你要什么证据,如今府上下都知道是你干的了,不需要证据,这就是你干的。”

    屋中只有殷青筠和林姨娘两人,一来一往声音响亮。

    林姨娘简直被气得脑仁儿疼,毕竟事关自己的名誉安危,她当下也顾不得什么了,就跟殷青筠吵了起来。

    “我要见相爷!天底下哪里有大姑娘您这样胡乱冤枉人的!”

    门外的人兴许是听到了动静,投照在槅扇门上的影子动了动。

    想必是芙蕖要进来帮忙,被青岚拦下了。

    殷青筠见林姨娘说不过了,就吵着要见殷正业了,面色微微一顿,笑着道:“谁有证据说我是冤枉你了,你就算是说到父亲那里去了,又能如何?”

    比耐心,她比不过陈州,但还是胜过林姨娘不少的。

    林姨娘听了殷青筠的提醒,果然身子愣住,五官表情都变得狰狞起来,狠咬银牙道:“你这是在栽赃陷害我!”

    “林氏你说我没有证据证明是你干的,同样你也没有证据证明我是在冤枉你,所以你不妨将这个罪名认下,如此只等父亲回来了,至多关起门来说教你起来,并不会传出去叫外人知道。”

    殷青筠怕林姨娘钻牛角尖,便把自己的说法毫不遮掩地说了出来:“祠堂今日只有林氏你去过,巧的就是在你离开不久后就走水了,这就是与你有关。”

    “祠堂走水,同我有什么干系?”

    这话题又绕回来了。

    林姨娘怒目直瞪:“我真没想到,大姑娘还有凭一己之见就给人胡乱定罪名的本事。”

    “那总不能让殷府的丑事闹到大理寺去吧。”

    殷青筠有意提醒她,极为冷静道:“与其向上次那样叫父亲丢脸丢到外面去,不如咱们在府里先解决了。”

    林姨娘看着殷青筠含笑的面孔,突然觉得晃眼极了。

    找她的说法,现在就是认定是她了,无论是不是她,都必须是她。

    只能这样才能保殷府的颜面。

    可……可凭什么?

    ……

    ……

    :。:

百度搜索 妙女多娇 爱搜书 妙女多娇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妙女多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金妃惜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妃惜笔并收藏妙女多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