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总有人想带坏我徒孙 爱搜书 总有人想带坏我徒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龙偿眼神眯了眯,闪过一丝暗光,轻笑了一声道,“自然是先去东天庭和北天庭一趟。想必另外两位帝君,会很愿意管这个嫌事。”

    云皎一愣,却瞬间明白过来。南天帝君陨落,四方天庭本来就已经失衡,估计暗地里没少争南天庭这块无主的地盘。龙师叔这是想把西天庭的把柄,主动交另外两方天庭手里。到时就算是西天帝君想要狡辩,估计另外两方天庭也会盯死了它,更有可能把此事进一步的扩大。

    “冥汾镜的鬼修是少,但也不是人人可欺。”龙偿变戏法似的掏出一张纯白的抹布,一边用力擦着身前的桌子,一边认真的回道,“敢打我冥汾镜的主意,怕是他们忘了我们平日里对付的都是些什么!”

    “师叔打算直接去仙界吗?”

    “嗯。”他点了点头,“我这番离开冥汾境便是去仙界,顺路来支会你一声。”

    “一个人?”

    “我通知了其他师弟。”

    “哦,那师叔……打算几时出发?”

    “现在就去!”

    “师叔一路小心,若有需要的地方,可以用上次那张传讯符通知我。”

    “知道。”

    “还有,师叔……”

    “你话怎么这么多?”

    “还有一句……”云皎指了指桌面道,“你再擦下去,桌面就真的要擦穿了。”桌子也是要钱的好吗?

    龙偿擦桌的手一顿,脸色变了变,理直气壮的指着上面一块黑色的,似是被烧焦的痕迹道,“不是我说你小师侄,你说你一个姑娘家的书房,这么乱就算了。桌子还这么脏,上面这黑漆漆的……”

    “那是祖师爷放烤红薯的时候烧黑的。”没等他说完,云皎直接回了一句。

    龙偿话音一顿,原本还满脸指责的脸,瞬间从一开始的嫌弃,无缝衔接到了欣赏的神情,“我说这块黑斑怎么这么特别,真是好不一样呢!不愧是师尊,连烧焦都烧得这么玄术!小师侄你这桌子还要吗?要不转给师叔吧?”他要收藏起来。

    “好啊!”云皎毫不犹豫的就点了头,一本正经的伸出手道,“五百两,谢谢!”

    龙偿:“……”

    -_-|||

    ——————

    龙偿是在第二天早上走的,他足足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将云皎的书房,擦得光洁如镜,才满意的离开了。

    云皎还是第一次知道,什么叫纤尘不染?连着来找她老头,一进屋都差点被擦成镜子的地板给滑倒了。

    龙偿这一去就走了五天,云皎也没太担心,毕竟以龙师叔的修为,估计帝君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眼看着玄门学院,第二期的门派大比就要开始了,她又投入到第一名的奖励筹备中,打算出本玄门题库大全第二版。

    千里镜却在这个时候,突然亮了起来。徐堂主和一众长老一脸兴奋的出现在画面之中。

    “云上师,第一批仙器练制成功了!”

    “仙器?”云皎愣了一下,细细一想,才想起来,一年前南天庭千里送人头,留下来的那些个仙界材料堆成了山。之前徐堂主好像是提过,要练制仙器来着。她对炼器没有研究,所以也没有多关注,没想到这才一年的功夫,真让他们炼出了仙器吗?

    “是的,云上师!”徐堂主的神情越加的兴奋,拿起一把仙剑往千里镜前凑了凑道,“您看,就是这个。我们已经测试过了,与当初白上师奖励给乐均那把所差无几,只是一时无法鉴定品阶,还得麻烦上师你前来,亲眼看一看。”

    “好,我马上过来。”云皎也没有迟疑,收起千里镜,转身出了门。顺便还将老头拎了出来,毕竟他最近也在研究练器,对这方面有一定的了解。

    两人一到天师堂,就直朝着主峰后面的练器峰而去。天师堂后面的几座山峰,都是当初南天庭的仙人仙身所化,练器峰就是其中一座。那峰原本是一位火属性的仙人,内丹直接化为一方地火,正好适合练器。

    他们刚到峰底,徐堂主和一众长老已经在那里等着了,个个红光满面,皆是一脸兴奋的样子。一见到他俩立马迎了上来。

    “两位上师来了。”

    “仙器呢?”云皎瞅了瞅徐堂主的手,之前还拿在他手上的仙器,此时已经不见了,不是说让他们过来鉴定一下品阶吗?

    徐堂主却笑得更加深,指了指前面的岩洞道,“在里面呢!汲鸣长老和焦班长想再打磨试试,看看能不能威力更强一些。”

    云皎一愣,汲鸣是天师堂主修练器的长老,这她知道,但焦班长不是阵修吗?他进去干嘛?云皎也没有多想,直接跟着几人走了进去。

    刚一进门,一股灼热的气息便扑面而来,四周顿时变成一片火红,如同步入了火山口似的。她顿时明白为啥天师堂选这里做为炼器峰了,这天然的热度的确很合适。

    他们越是往里走,四周就越加的炎热,她和老头都下意识的掏出了驱热符贴在了身上,隔离四周的热气。一路七拐八弯的朝着中间练器之地而去。

    一路上还见到不少学院的弟子,纷纷朝着他们行礼。奇怪的是,不仅是炼器班,居然还有其它各班的弟子也在里面。

    一行人走了不到半刻钟,就已经到了炼器峰的中心,果然远远的就看到中间的炼制台前,站着两个熟悉的身影,正是汲鸣和焦班长,手里还拿着一把仙气四溢的长剑,在讨论着什么,上面隐隐透着仙气。

    “云上师,白上师!”一见众人进来,两人眼前一亮,立马回头过来。

    两人也打过招呼,这才将视线,定在了两人手上的武器上。老头更是好奇的上前一步,细细看了那把长剑一眼,“这就是你们第一次炼制出来的仙器?”虽然比不上文清师叔那些,但看着跟当初那些仙人掉落的法器差不多了。

    “不不不!这把是我们刚调整过的。”汲鸣却摇了摇头,指了指旁边道,“这边才是第一批练出来的。”

    说着,他直接则开了几步,用力拉开了旁边一扇木门。下一刻只听见叮铃当啷的一阵响,只见堆积如山的仙剑从门后雪崩似的落滚了出来,哗啦啦的铺了一地。

    云皎:“……”

    老头:“……”

    ( ̄△ ̄;)

    他们这是到了兵工厂吗?

百度搜索 总有人想带坏我徒孙 爱搜书 总有人想带坏我徒孙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总有人想带坏我徒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尤前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尤前并收藏总有人想带坏我徒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