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爱搜书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这是一桩既高又大的树房,简洁却又名贵的家具,以极其艺术的方式陈列其中,既不显得陋,也不显得空。

    客厅正中间,圆桌一侧,西蒙斯·洛克端着名贵的瓷器茶杯,笑意盎然的冲我招了招手。

    我不明所以,迈步进去,来到与他相距一米处驻足,一本正经道:“拜见陛下,敢问陛下找我何事?”

    西蒙斯·洛克脸一板,指了指旁边的椅子,道:“别假正经,坐下说话。”

    对于他如此不在意礼节的行为,我很汗颜,话说你可是一国之君,而我却是另一国的长老,你邀我过来,难道连假惺惺的寒暄几句都免了吗?

    嗤,真是野蛮的家伙。

    我不禁腹诽道。

    这边刚刚坐下,那边西蒙西·洛克就主动端着茶壶给我斟了杯香茶,此举,吓了我一跳。

    以前与西蒙斯·洛克接触的时候,他可不是这样的!

    虽然不计较我的失礼行为,却也肯定不会主动给我斟茶倒水,今儿个这是咋了?太阳从南边出来了?

    我脑中空空,怔怔的看着茶杯被一点一点灌满,眼角微微抽搐,用颤抖的声音问道:“陛下若是有什么事,不妨直言,你突然给我倒茶这件事,实在是让我受宠若惊......担不起,担不起啊!”

    “呔,有什么担不起的,你可是月光城外族长老,又是我孙侄女婿,咱们爷孙俩关系亲着呢,你说对吧?”

    他说着,还冲我咧嘴呲牙,露出一嘴自认为温暖和煦,实则狰狞可怖的笑容来。

    直到这一刻,我赫然发现,原来笑容竟然还能如此恐怖。

    这一发现,直接推翻了我的世界观,同时打碎了‘爱笑的人,运气一定不会太差’对我的影响。

    谁要是展露西蒙斯·洛克这样的笑容,就算不被猴哥当成妖孽给一棒子撂倒了,绝对也会被一群奇装异服的家伙拿着桃木剑给戳死。

    这笑容简直太妖怪了!

    我以一抹几位难看的笑容回应了西蒙斯·洛克的问话,并端起被他斟得满满的清茶,感受着热茶在手指间流淌的温度,并哧溜一下,喝掉半杯清茶,以示认同。

    西蒙斯·洛克见状,很高兴,他放下茶壶,与我唠了几句没营养的家常,就把话题引申到了城外巨龙上面去。

    “可不可以让我麾下的亲卫也与巨龙切磋一下武技?”

    西蒙斯·洛克半请求半要求道。

    “抱歉,陛下,关于这一点,我实在爱莫能助”说着,我朝着窗外瞥了一眼,瞅着正和四只小萝莉,小灯笼以及小吱玩的不亦乐乎的邪龙·斯皮兹,而后道:“巨龙的意志是自由的,无论是吃喝拉撒睡,又或者与人切磋,这些都不是我能操控的了得,唯有让巨龙感觉到亲切,并在征询到巨龙同意以后,才可以与巨龙进行切磋。”

    “倘若以上两点中,任意一点不满足,巨龙都不会同意切磋的,一旦强制执行切磋,巨龙会把您的亲卫当成敌人,并予以对待敌人那般猛烈的攻击。”

    我顿了顿,无奈道:“相信这一幕,您一定不愿意见到。”

    听过我的话后,西蒙斯·洛克眉头一皱,又道:“怎么我听说,巨龙对你是俯首帖耳,只要是你提出的要求,他们都不会拒绝的,可有此事?”

    我无奈的摊摊手,道:“陛下,您信吗?如果我的话真这么有用的话,还用得着每天供应那么多食物了吗?这一切的一切啊,都只是一场交易,他们答应协助我们切磋,而我答应送他们新鲜的美食。”

    西蒙斯·洛克闻听此言,就好像找到了突破口似的,对我道:“如果我也提供食物的话,是不是也能讨得巨龙的欢心?”

    “说实话我不知道”摇了摇头,我道:“好像就算送礼也得看送礼人的身份,而身为上古家族后裔的您,显然并不在巨龙允许单挑的名单内。”

    “那该怎么办?”西蒙斯·洛克大手一拍桌子,脸上闪过一抹失落,道:“我可是和其他城主打赌了的,输的人要输一大笔钱......”

    “钱?”我冷笑一声,道:“恕我直言,陛下,您一定不是因为钱的问题才讨好我,并打算通过我的途径和巨龙取得联系,而且我还相信,您的独资一定不是金钱,而是更加重要的东西,比如说......矿石。”

    西蒙斯·洛克眼皮一跳,压低声音道:“你难道在我身边安插了探子?”

    “怎么可能呢?”我发问道。

    “那你怎么知道我和卡特·霍顿打赌内容的?”

    “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我缓缓道:“依照我对陛下您的理解,您理智,强大,有魄力,断然不会让实力只能说是不错的亲卫与巨龙切磋,这不但对他无益,甚至还可能会重创甚至弄死他——”

    “毕竟对方可是巨龙啊!”

    我沉声道。

    西蒙斯·洛克苦笑一下道:“是啊,你说的道理我都懂,可关键是我和卡特·霍顿已经打了赌,一旦输了,非但要赔偿一大堆矿石,甚至还有一页历史文献残页。”

    “什么!”我惊诧道:“您竟然把历史文献残页当成了赌注?您不是在开玩笑吧?”

    西蒙斯·洛克摇摇头,道:“我当然没必要开这种玩笑,因为这一切,都是真的,同时我要告诉你,我之所以会下如此重注,主要是因为卡特·霍顿开出的价码也很令我心仪。”

    “卡特·霍顿的赌注是什么?”我好奇问道。

    “和我的一样,也是矿石和历史文献残页,而且这片残页,与我持有的那片残页不同,据说是记载了各个灾厄发源地的历史文献残页。”

    “嘶”我倒吸一口凉气,不禁道:“卡特·霍顿为了能和您打赌,还真是费尽心思,舍得一身剐啊!不但把与灾厄有关的历史文献残页当成了赌注,更是押上了一大票矿石,说实话我有点不理解他这样做的目的了,按理说,历史文献可是无价之宝,尤其是与灾厄发生地相关的历史文献,更为珍贵。”

    “要知道,灾厄发生地,都是极其凶险的,而且咱们都知道一句谚语,高风险,高回报。”

    我眯着眼,一字一顿道。

百度搜索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爱搜书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暴走的疯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暴走的疯兔并收藏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