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爱搜书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这次家庭会议讨论的结果,两票同意离开,一票弃权,一票反对。

    同意的是兽人王夫妇,反对的不是我。

    少数服从多数,我和卡嘉莉乘上第二天一早的魔法飞艇,离开了都城。

    望了眼闷闷地坐在沙发上不语低泣的卡嘉莉,我也不知该如何安慰。

    飞艇临到边城,她起身洗了把脸,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悲伤,不那么憔悴。

    下了飞艇,我们并肩到了集合点,找到联系人,向所有精灵冒险家传递消息,告诉他们尽快回来,要打道回府了。

    在等待的过程中,与总指挥官和副总指挥官相遇了,总指挥官先是贪婪的瞥了眼卡嘉莉,随后用并不友好的目光盯着我,沉声道:“集合都不集合,你们这几天去哪儿了?还有没有团队意识,还有没有......”

    我抬手打断他,毫不客气道:“我们这几天去了你主子老公爵,不,是摄政王那儿一趟,与他相谈甚欢,如果你不信,可以联系他。”

    总指挥官面色瞬间变得僵硬,迟疑片刻,才道:“既然是去了摄政王那里,我也就不追究你们离队的责任了。”

    我面无表情道:“多谢。”

    正准备拉着卡嘉莉转身离开,一声低喝响起:“站住!”

    停下脚步,我转过头:“还有事?”

    总指挥官冷冷道:“我让你走了吗?”

    “我有必要服从你的指挥吗?”

    呯的一声,他的巴掌重重拍在桌上:“我是总指挥官!”

    “那又如何?”我平静道:“现在不是战场,我没有服从你命令的义务。”

    总指挥官上前一步,牛眼瞪我,喘息如牛。

    伸手抹了把被他鼻息冲过的地方,我转过身,拉着卡嘉莉离开了。

    “别以为你可以得意忘形!”总指挥官在身后愤怒道:“咱们等着瞧!”

    “等不到喽”抬起右手,我随便挥了两下:“我要坐飞艇走人咯~”

    蹬蹬蹬,一阵脚步声响起,随即,我的后脖颈被一股大力扯住,我丝毫不敬,回手一肘,直接命中他胸腹。

    总指挥官看样子等级不如我高,被我一肘子怼得险些晕厥过去,他呕了一声,弓着腰,好像大虾,一双充满血丝,蓄满泪水的牛眼,却死死瞪着我,眼中充满了仇恨。

    “原来是你啊”我摊摊手,无辜道:“我还以为是刺客呢,抱歉。”

    “你......这个......混蛋!”

    总指挥官从牙齿里蹦出这几个字来,可腹部的剧烈痛楚却逼得他直不起腰来。

    我摊摊手,无所谓道:“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拜拜。”

    “等,请等一下,月光城领队!”

    一旁的副总指挥官忙出声阻拦。

    “哦?”我似笑非笑的望着他:“敢问副总指挥官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说”副总指挥官眯着一双狐狸眼儿,语气温和道:“领队大人不告而别,是不是有些不尽人意啊?”

    “不尽人意?”我冷笑道:“我哪里不尽人意?来来来,你和我说道说道,是我战斗的时候没有尽力?还是说因为我没有阵亡,还活着,所以在你看来就是不尽人意?”

    “不,在下可没这么想”面对脾气略冲的我,副总指挥官瞥了眼仍半跪在地流口水的总指挥官,语气又温和了三分:“在下只是觉得,灾厄未灭,选在这个时候离队,会导致人心涣散,这万一......”

    他没继续往下说,但话外之音却已显露出来——如果因为我走,导致队伍涣散,一旦灾厄再次复苏,对达赛城造成的所有伤害,其责任,都在我身上。

    用温和的语气道出了充满威胁的话语,不愧是兽人王后一族的人能够说出的话,狐族人虽然狡猾,但狡猾也得分场合,当狡猾面对不讲道理,甚至压根就不听道理的人时,任何狡猾都将无处使用。

    嗤了一声,我不屑道:“就算你给我扣高帽子,又有何用?别忘了,我已经是达赛城的通缉犯,就算再罪加一等,又有何妨?你是能抓我?还是敢抓我?嗯?”

    副总指挥官面色顿时变得难看至极,我的话,已经让他认识到了两条危机——其一,由于通缉犯的身份,已经消磨掉了我对达赛城的好感,其二,一旦我发起飙来,候在城外的驱逐者军团很可能会在第一时间大开杀戒,而他们却无力阻止。

    当然,除此以外,他对我的身份更加忌惮——月光城领队。

    领队不重要,月光城才重要。

    ......其实月光城也不算重要,真正重要的,是与月光城结盟的巨龙。

    驱逐者军团或许还好说,只要出动三倍以上的国家力量,就能全部干掉,但巨龙可怎么办?

    那可是灾厄级别的存在!

    一旦愤怒的巨龙大肆破坏达赛城,根本不会有任何一个国家出兵支援,甚至其他四个国家说不定还会趁机把达赛城瓜分了。

    到了那时,达赛城人民痛恨的,未必会是面前这个可恶的年轻人,而是他自己。

    是他逼得这个年轻人发了飚,是他逼得月光城派出巨龙,是他逼得达赛城亡了国......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的原因!

    或许也会带上旁边这个做事不带脑子的牛角蠢货。

    想到这里,一滴冷汗,自副总指挥官鬓间流下,滴落在雪白的翻花衣襟上。

    拉起卡嘉莉,我继续朝着飞艇基地走。

    虽然身后有总指挥官痛苦而愤怒的喊声,但副总指挥官选择了沉默。

    不愧是狐族,想清楚了利害关系,就会选择最明智的一边。

    待人员齐全后,我招呼众人上了飞艇。

    提前用通话水晶联系上两位女皇陛下,待飞艇降落,一众人等受到了英雄般的礼遇。

    而身为领队的我和卡嘉莉,则悄悄顺着小路回了家。

    低泣大半天的她,困乏不已,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给她盖好被子,叫休息在家的小灯笼帮忙照看一下,就穿上外套,直奔皇宫。

    精灵女皇去迎接英雄凯旋了,妖精女皇则晃悠悠坐镇后方,确切说,是晃悠悠散布于花园之中。

    见到我后,她微微一笑,轻声问道:“损失如何?”

    我面色一肃,神情黯然:“十分惨重。”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百度搜索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爱搜书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暴走的疯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暴走的疯兔并收藏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