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爱搜书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这个问题本是我突然来了兴致,随口问的,却不想,竟然给哈罗德带来了极大的困扰。

    我能很清楚的看到,哈罗德脸上那抹深深地为难,他应该不是不知道,而是并不想回答。

    这也给了我一个虽没明说,却也浅显易懂的答案:哈罗德没有艾瑞城第一名医有钱。

    我咧了咧嘴,嘿嘿坏笑两声,也就没再多问。

    哈罗德则一脸难堪的撇过头,不想再看我,也更不想再回答我提出的问题。

    于是,接下来的路程,沉浸在沉默、尴尬与戏谑的坏笑中。

    距离别墅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一个有些清脆的孩童声音:“哈罗德叔叔,哈罗德叔叔!”

    转过头去,一个十一二岁的,梳着一头黑长直的清秀女孩儿,脸上带着兴奋与开心,欢笑着朝哈罗德奔了过去。

    “呦~”我在戏谑的同时,又发出了一声长长,却又耐人寻味的感叹:“原来你好这口啊~”

    哈罗德原本一脸微笑的蹲下身,打算同样给女孩儿一个热情的拥抱。

    然而,被我这一句不轻不重的戏谑,弄得满脸尴尬,抱也不是,不抱也不是,一时间,整个人都僵住了。

    见此情景,我继续添油加醋:“萝莉有三好,身轻体弱易推倒呦~”

    “你够了!”

    “放肆!”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前一个,是哈罗德发出的,他已经尴尬到满脸通红,然而,面对如此纯真欢愉的少女,他又必须得迎合一下,才不会冷了少女的一片好意,无奈下,他只得大声喝止。

    后一个,是詹宁斯,他的这句话,充满着愤怒与恐惧,似乎容不得别人说这女孩儿的不好,然并卵,这话对我毛线作用都不起,我只是在单纯的戏谑哈罗德,至于这女孩儿......呵呵,容我说一句冒昧的话,她是死是活与我何干?

    不要说我太过冷血,也不要说我完全不懂得怜香惜玉,她既不是我的香,也不是我的玉,凭什么要我怜香惜玉?

    虽然詹宁斯的那句话我可以完全无视,但我觉得有必要平息一下我对他的不满,从一开始,他就出言不逊,态度傲慢,说实在的,我已经忍他很久了。

    或许有人会不解,为什么哈罗德公会的看门狗,我就可以笑脸相对,甚至施之以贿,而詹宁斯,我就打算对他施之以暴呢?

    道理很简单,哈罗德的看门狗,他们自知是弱小群体,有所图,所以,小恩小惠,是可以满足的。

    而詹宁斯,这货从一开始就把自己的地位居于人上,始终是以傲慢,甚至是以不屑的目光视人的。

    我虽然并不否定人的阶级性,但,人类生来平等,地位与身份,只是后天施加上去的一个名头,没了这些,你和其他人,根本没有两样!

    “哈罗德,我觉得应该给这孩子来一些早期教育”我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哈罗德看我的眼神中流露出不安。

    “她是和风大陆的一份子,迟早是要明白这个道理的”我微笑着,右手缓缓抬起,套在手上的护手关节,发出微微的摩擦声:“鲜血的味道,以及,对死亡的认识。”

    说着,我的手唰的一下抓向一脸惊恐的詹宁斯。

    “不要!”哈罗德想也不想,直接拔出佩剑,横于身前,‘当’的一声脆响,挡住了我的这一爪。

    不过,他似乎并没有做特别充分的准备,当下立足不稳,蹬蹬蹬退后几步,接着,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我也退了一步,不过,立刻就稳住了身形。

    对于哈罗德突然起身阻挡我的攻击,我并不感到意外,并不是说他很在乎詹宁斯的死活,而是因为他害怕詹宁斯的死,会对跑来的女孩儿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

    正在我将要发起第二轮攻击的时候,哈罗德突然叫道:“住手,不要再杀了!”

    我停下了动作,冷眼看着被吓得呆滞的詹宁斯,道:“给我个理由。”

    “孩子是无辜的”哈罗德一撑手臂,爬了起来,几步走到我和詹宁斯中间,挡在我的身前,道:“我不希望她受到伤害。”

    我转过头,果然,女孩儿有些被吓到的样子,站在原地,睁着一双不明所以的眼睛,害怕的看着我。

    “她是你的孩子?”我问。

    哈罗德摇了摇头:“不是。”

    “你旧情人的孩子?”我又问。

    “不是”哈罗德再次摇头否定。

    “她对你很重要?”我又问。

    哈罗德点了点头:“是的,很重要。”

    “她是你的情人?”我一咧嘴,再次戏谑道。

    “你够了”哈罗德一头黑线,无奈道:“不是你想的那样,他是我老同学的孩子。”

    “同学的孩子就不能啪啪啪了吗?”我嘟囔着,表示十分的不屑。

    “好吧,我先不动手了”我收起了动作,一副很轻松的模样,道:“其实我并没有打算杀了詹宁斯,这样做,对女孩儿产生不了什么深远的教育意义。”

    “那你刚刚打算怎么做?”哈罗德随口问了一句,刚问完,他就有些后悔了。

    我不负他望,将我的真实想法娓娓道来:“我是这样打算的,先把他的一条胳膊卸下来,再把他的另一条胳膊也卸下来,然后是左腿,接着是右腿,全都卸掉之后,我打算再向他的裆部发动攻击,先取出他左边的那颗球,接着是右边......”

    詹宁斯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浑身抖个不停,估计我再说几句,他就会和查尔斯一样,裤裆里‘一泻千里’了。

    哈罗德适时地打断了我的话,道:“够了,不要再说下去了,难道你忘记了此来的目的了吗?”

    我拍了下脑门,歉意道:“抱歉抱歉,一时兴奋,忘记了,勿怪,勿怪。”

    说着,正打算继续朝别墅走,就见哈罗德再次蹲下身,张开双臂,又朝着女孩儿招了招手。

    女孩儿迟疑的看了我一眼,嘟了嘟嘴,又看了看哈罗德微笑的脸,这才又开心的扑了过来。

    哈罗德将女孩儿抱在怀里,亲昵的揉了揉她的头发,像极了一位父亲。

    他转过头,对我责备道:“都说了不要太激动,你刚刚真的把她吓坏了。”

    那语气,好像在责备一个欺负了妹妹的哥哥。

百度搜索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爱搜书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暴走的疯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暴走的疯兔并收藏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