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爱搜书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夜色如墨,冷风戚戚。

    深秋的艾瑞城,晚上能冻死个人。

    守城的兵卒在瑟瑟寒风中,一边打摆子,一边打瞌睡。

    敲梆子的巡夜人,每隔几百米,就会有规律的敲几声梆子,与蔚蓝星球不同的是,他们只敲梆子,不吆喝。

    这是一个如常的秋夜,家家户户早已熄灯休息,只有寥寥一些酒馆,仍旧灯火通明,不时传出阵阵放肆大笑。

    与酒馆一墙之隔的城外,百米之内,早已聚集了密密麻麻的怪物,它们不时发出一两声含糊的哀嚎,有点像是人声,却又听不懂。

    昏昏欲睡的兵卒,被不时响起的鬼嚎惊醒,习惯驱使他先是端好武器,警惕四周,确定无危险后,使劲儿晃了晃脑袋,朝城下瞥一眼,啐了口唾沫,骂一声晦气,再继续靠着冰冷的墙壁打瞌睡。

    在这数天里,他恐惧过,害怕过,起初,一刻也不敢合眼。

    随着一天天过去,他的恐惧化作了讥讽,他的害怕变成了不屑,面对这群爬不上城墙的怪物,纵然再凶狠,再狰狞,你伤不到我,能奈我何?

    放下了戒备,兵卒心也涣散了,总想着偷懒。

    偷着偷着,就懒得巡逻了,甚至懒得动弹,懒得睁眼,懒得看几米外,落在地上不住滚动的三颗白刺刺的圆球。

    这三颗圆球并不圆,可能还有点扁,只滚了几下,就开始原地打转,像陀螺。

    如果兵卒不懒,如果他肯睁开眼,肯活动身体,哪怕不巡逻,或许也不会给这座城镇带来灭顶之灾。

    守夜的兵卒不止他一个,但都比他懒,好歹他还坐着,别的兵卒都躺着,枕着头盔,或者枕着石块,要么空躺着,双手插袖,蜷缩成球,跟路边躺着的乞丐并无两样。

    好在盔甲内甲比较暖和,冻不着,但也硬邦邦舒服不到哪儿去。

    他们就这样呼呼睡着,可能梦里还搂着风俗店的大美妞儿,拎着酒壶,你一口我一口的乐呵呢。

    梦还没做完,白刺刺的圆球就炸了。

    威力可不小,堪比手雷,直接把坐着的兵卒卷上了天,又重重摔下城墙。

    他无疑是幸运的,摔下城墙就死了,没有遭受被怪物们活生生分而食之的痛苦。

    他的同僚们就惨了。

    以为是敌袭,一个个大呼小叫的爬起来,拧亮了魔法石灯,往下一照,顿时倒吸冷气,层层冷汗浸透了衣衫。

    他们看到,怪物们,正在搭人梯,一层一层摞,一层一层搭,等到与城墙等高了,其中一只遍体紫色,身形比其他怪物都要大上好几号的怪物,如缓步登梯的帝王般,一步一步往上走。

    它走得很慢,脚步却很有力,被压在下面的怪物要么被踩得一颤,要么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但它毫不理会。

    它就像一位真正的君主,走向自己的王座。

    守城的兵卒,都是实力不强的冒险家,不然也不会在这深更半夜里守夜,要让他们对付这群怪物,简直同自杀无异,只能请国家力量过来。

    一个兵卒发了疯似的跑了出去,其他兵卒脸色难看的守着城墙,想尽办法要将这座由怪物搭建而成的云梯弄散。

    但这也只是个念想,念想是用来安慰自己的,就像那些做梦都想坐上公会会长位置的菜鸟。

    理想是饱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兵卒们刚一靠近怪物云梯,就被扯了下去,摔成了一滩肉。

    这可吓坏了其他人,只能用武器远距离攻击它们,捅脑袋,捅脖子,捅眼睛,捅鼻子,哪儿看起来致命捅哪儿。

    一把骑士剑,被他们用的跟皮搋子似的,逮哪儿捅哪儿。

    事实证明,没有褪变之力的加持,想把这些号称灾厄的怪物捅死?

    简直痴人说梦!

    就算你用利刃捅它们最脆弱的眼睛,也会被灰蒙蒙的视网膜弹开。

    除非你拿的是附魔兵器,才可能有效果。

    但区区兵卒,弱小的冒险家,拿在手里的薪水,连一件上品精钢装备的钱都凑不齐,靠什么买附魔武器?

    等待他们的,只能是被怪物捏死分食,又或者被活生生分食两种结局。

    ......不对,还有一种,那就是从这城墙坠下,死是肯定逃不了了,但被怪物分食时,至少不会有太多痛苦。

    当然,如果他们拥有国家力量的实力,就算从城墙的十倍高往下跳,脸先着地,最多把地面砸个坑,又或者把石砖穿个洞,大概连轻伤也不会有。

    这就是绝对实力的差距。

    一肚子怨气的国家力量,拿着兵器,匆匆往城墙赶。

    本来搂着个风俗店的大美妞儿,正张牙舞爪,打算一展雄威的时候,突然就有不长眼的兵卒冲了进来,还连声吆喝不好了,不好了。

    差点把他吓成太监。

    丑态毕露的他,很生气,后果很严重,那兵卒死了,是被他一巴掌拍死的。

    国家力量想要拍死三四级冒险家,跟碾死只苍蝇没区别。

    临死前,国家力量面容狰狞,问他哪里不好了?

    兵卒攒着最后一点劲儿,指了指东侧,道了声城墙,一歪脖,死了。

    国家力量这时候也感觉到不对劲儿,平日里把自己当神人一样供着的兵卒,怎么胆敢祸害自己的好事儿?

    况且床上的女人又不是他姘头,而是自己掏钱包养的。

    被这一惊,国家力量也没心思在女人面前露威风了,狐疑的穿上衣服,狐疑的冲向城墙,然后,就看到一群狰狞的怪物,在一只个头最大的怪物的带领下,呼呼啦啦朝自己这边走来。

    国家力量是骄傲的,他们肩负着守土的指责,于是二话不说,凝出褪变之力,对准怪物就是一顿中程攻击。

    打得很有气势,连城墙四周的巨石都被击碎了好几块。

    数十、上百只怪物纷纷被斩落城下,但还有更多的怪物,在怪物头子的领导下,快步前行。

    怪物头子很凶猛,也很强大,国家力量的攻击对它来说,很疼,但造不成多严重的伤。

    于是一边痛苦的嚎叫,一边继续前进。

    然后一伸爪子,抓住国家力量的手腕,在他几近疯狂的咆哮声中,用力扯下了他的胳膊,接着是腿,最后是脑袋。

    国家力量阵亡。

    一天之后,该城镇陷落。

百度搜索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爱搜书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暴走的疯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暴走的疯兔并收藏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