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爱搜书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驱逐者指挥官大概注视了我十秒左右,对我而言,却如十年,甚至一百年那般漫长。

    我的心,就要被焦急的燥火烧焦,我恨不得拔刀而起,将指挥官斩杀,接着去救我的爱人。

    如果我能做到的话,我一定会这样做。

    可是,我做不到,首先,我不是驱逐者指挥官的对手。

    “我主”指挥官突然发出了沉闷的声音:“只此一次,希望您不要再忘记,驱逐者军团是您手中的利刃,是您身前的重盾,是最为忠诚于您的工具,无论任何要求,任何命令,哪怕是身陷重围,哪怕是命绝于此,我等也绝不迟疑,请您,下命令吧。”

    当听到驱逐者指挥官的话后,我的第一反应,是呆住了。

    我竟然忘记了,绝对忠诚于我的驱逐者军团,忘记了那一百位时刻待命的驱逐者。

    这一刻,我只感觉羞愧欲死。

    但紧迫的事态,却不容许我这么做。

    提高音量,我下达了命令:“驱逐者军团,听我命令,将我的未婚妻,及其她的朋友,从混乱之中解救出来!”

    没有回答的声音,甚至连一丝多余的废话也没有,驱逐者军团瞬间进入奔跑模式,以极快的移动速度,奔向金思琪的方向。

    在四五个势均力敌的冒险家的不断围攻中,金思琪已经陷入强弩之末,她现在只有招架之力,却无反击之力。

    但是,她的双眸依旧一片赤红,那是混乱的标志。

    倏然间,一道寒光,直奔金思琪心窝处刺来。

    然而此刻的金思琪,却在苦苦抵挡其他四个冒险家的攻击,根本无暇应对,又或者说,即使她注意到了,也依旧无能为力,因为,她已后继无力。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柄骑士剑突兀的探了出来,挡住了冰冷的剑光。

    见偷袭未成,那名冒险家立刻抽身后退,打算逃离这里。

    就在他转身的刹那,我看到,他的双眼竟然不是赤红的,那也就是说,他并没有受到咆哮的影响,又或者已经恢复过来。

    可恢复过来的他,又为何要装作混乱状态,趁机偷袭金思琪呢?

    难道说......

    “抓住那个人!”我高声喝到。

    听到我的命令,驱逐者立刻做出反应,朝那人扑了过去,不过那人也不是吃素的,身子一矮,就往人堆里扎。

    可他还是小瞧了驱逐者的本事,这边刚刚钻进去半个身子,右腿就被驱逐者牢牢握住,用力一拖,将他拽了出来。

    那人眼见自己逃脱不得,目露厉色,上下嘴唇微微蠕动起来。

    “将他丢出去,丢到苏珊那边!”我再次高声下令。

    驱逐者信手一丢,将正在咀嚼的冒险家重重丢向了苏珊那边。

    一直打量这边的小吱,爪子一抬,爪刺直接洞穿了那人的肩膀,将他挂在了一条腿上。

    与此同时,我对着苏珊大喊:“快,给他净化!”

    苏珊微微颔首,一道净化之光亮起,缓缓注入那人身体之中。

    眼见着越发青黑的脸色,竟然逐渐恢复过来,那人不但没有因为重获新生而感到欣喜,相反,更绝望了。

    也难怪他会绝望,因为净化掉他体内的剧毒,并不是为了救他,而是要好好审问一番,为何要对金思琪暗下毒手。

    而且做这种脏活的人都不傻,很清楚一旦被对方生擒,会受到怎样的待遇。

    那绝对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眯起眼,我静静打量着有些发蔫的暗杀者,陡然发现他剩下的那条完好的臂膀,正在微微颤抖,那是蓄力时才会有的样子。

    我不觉冷笑一声,又朝着小吱喊了一声:“让他老实点。”

    小吱一甩头,将那人高高抛起,而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再次用足刺刺向那人。

    那人也不含糊,身处半空,却拼了命的调整角度,希望刺来的足刺能够穿透他的致命要害,如果能一击必杀,那就更好不过了。

    只是,他的期待还是落空了。

    别看小吱体型巨大,却异常灵活,刺出的脚刺就跟长了眼睛似的,指哪刺哪儿,极少出错。

    噗嗤一声轻响,那人的另一条臂膀也废掉了。

    这一刺来的迅猛,直接扎了个通透,而且伤口比另一条臂膀的更大,这也就造成了更加剧烈的痛苦。

    暗杀者不堪剧痛,一翻白眼儿,直接晕死过去。

    想借着昏迷,给自己创造机会?

    我冷笑两声,吩咐比利,将这人的下巴卸了,让他既不能说话,也不能做一些无意义的举动。

    比利嘿嘿一笑,伸手一扭,那人的下巴就脱臼了。

    昏迷的暗杀者猛地睁开双眼,右腿微曲,继而猛力踢出,直奔比利心窝而去。

    比利也是久经战场之辈,反应能力自然不凡,再加上旁边还有戈多辅助,想要伤他?除非艾米丽那个级别的强者突然发难,才有可能得手。

    就见比利侧身一闪,躲开这记黑脚,同手右手一伸,牢牢抓住那人小腿,狞笑一下,手腕一扭,只听几声含糊的惨叫声发出,倒霉的暗杀者的右腿也被卸掉了关节。

    瞅了瞅暗杀者痛不欲生的惨样,比利再次狞笑几声,又以同样的方式,将他的左腿关节卸掉,这才转向我,做了个ok的收拾。

    我冲他竖了竖大拇指,并大声叮嘱,让他和戈多一块儿照看此人,等战争结束,我打算好好审问他一番。

    这一嗓子喊声极大,却是我刻意为之,目的就是给他的同伙发个信儿,告诉他们:你们的同伴已经被我逮住了,如果相救同伴,又或者想干掉他的话,最好趁战争结束之前动手,一旦战争结束,你们的阴谋诡计,就要被我知晓了。

    在喊话的过程中,金思琪等人已经被驱逐者救下,并送到小吱旁边,在被净化魔法洗礼之后,一个个的都清醒过来。

    刚刚醒来的金思琪,茫然的望向四周,又低头看了眼伤口,最后一脸狐疑的望向我。

    “让其他人告诉你原因吧,我现在正忙。”

    说罢,指挥十名驱逐者,分散布置在小吱周围,并下达指令,任何意图伤害我家人的冒险家,一律格杀勿论。

    下达完命令之后,我转回头,将目光重新锁定阿特拉斯。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我突然一怔,随即后脊梁冒出了层层冷汗。

百度搜索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爱搜书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暴走的疯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暴走的疯兔并收藏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