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爱搜书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这种为了保住零花钱,不惜撒娇耍泼装可怜的表现,出现在凯兰身上,也算是别出心裁了,毕竟这女人真正擅长的,是以成熟妩媚的风韵,迷惑男人的双眼。

    我竖起手掌,止住了凯兰的假哭,蹲下身,用半截折叠锹的前端,用力戳着凯兰刚才下锹的位置。

    一阵闷响声响起,锹面触碰到了某些坚硬的东西。

    这不是铲到石头的声音,土层之下,数寸之内,应该是有金属存在!

    将另半截锹头递给凯兰,我挥舞起手中铁锹,一边铲土,一边吩咐道:“挖!”

    凯兰依旧可怜兮兮的望向我:“零花钱......”

    “只要挖的好,就不削减你的零花钱了”我承诺道。

    凯兰大喜过望,也不再故作优雅,又或者强装柔弱,挥起铁锹,挖土挖的比我都卖力,就是扬土杨的很没规律,扬的那叫一个漫天飞舞,不但守在周围的驱逐者们纷纷中招,就连我也没能幸免于难。

    吐了几口沙土,又狠狠抹了把脸,我没好气儿的瞪凯兰一眼,谁料,这女人竟挖上了瘾,只顾着一个劲儿的挖,头都不抬。

    二十多分钟后。

    凯兰毫无形象的瘫靠在隆起的土堆上,右手握着半截折叠锹,左手拿着水袋,对嘴猛灌。

    甘冽的清水,顺着嘴角,淌进衣襟,她却全然不顾,只是一个劲儿猛灌。

    喝了半袋子水,凯兰终于爽了,手臂随意落下,水袋也咚的一声摔在地面上,迸溅出不少清水来。

    我摇摇头,走到跟前,俯身拾起水袋,拭去袋口四周的沙土,对嘴灌了一口,又从她手心里拿起塞子,仔细拧好,这才说教道:“好端端一女孩儿,这么没形象,成何体统?”

    “你还知道我是女孩儿!”凯兰白了我眼:“哪有叫女孩儿做这种累活的!”

    “你是没遇见,才会这么说”盘膝坐在她对面,我沉声道:“那些农户家的孩子,无论男女,从小都要学会务农活,养鸡放猪,翻地耕田,哪样不是靠着他们勤劳的双手去做的?只是挖一次地,就叫苦叫累,埋怨连天,这样是不对的。”

    “才没什么不对呢!”凯兰反驳道:“她们因为常常务农活,已经习惯了,自然不会感觉到苦,感觉到累,可我不同,我从小就没做过这种事情,冷不丁做一次,当然会累到不行!再说了,你也不看看,这大半的地面,可都出自我一人之手!”

    瞅了眼被挖的坑坑洼洼的地面,我的确没什么可以责备凯兰的地方。

    虽说我挖的比她要漂亮,干净,但疯劲儿上来的凯兰,挖地掘土的速度还真比我快了不知多少倍,就是狼狈了点,跟狗啃了似的。

    “好嘛,你说得对,这一趟,还真是辛苦你了。”

    我秉着做了好事儿就得夸奖的原则,微笑着夸奖她一句。

    听到我夸她,凯兰双眸一亮,顺杆爬道:“那我的零花钱,是不是可以加倍?”

    “想也别想!”我言辞回绝:“你每个月的零花钱,都足够一个街区的居民生活好几年了,还翻倍?你莫非想上天?”

    “上天?”凯兰擦了擦鬓角淌下的汗珠,抬头望了眼天空,撇撇嘴:“除非有传说中的飞行工具,不然怎么上的去?”

    好吧,和风大陆并没有‘想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这个梗。

    就像我猜测的那样,数寸土壤之下,便是一片巨大的金属造物。

    我不知道它原来是个什么样子,但唯一能够确定的,是它够大,非常大,我甚至怀疑,这座岛,才是它的本体。

    为了能更直观的辨认它的本体,我加大了挖掘力度,将尚未挖开的地表一一掀开,并把土堆统统堆在山脚。

    随着土表被彻底清理干净,金属造物的样貌也逐渐显露出来。

    借着有些昏暗的光线,我辨认出了它的本来面貌——这是一座椭圆形堡垒基地,四壁皆是反射出银灰色金属光芒的未知金属,这种金属的硬度比上品精钢强,却又不及秘银,裹挟了杀意的妖刀与大太刀都能对其造成破坏。

    “这大概就是研究所了吧”凯兰伫立椭圆形堡垒基地脚下,轻抚冰冷的金属,若有所思道:“不知怎么的,总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好像遇到了久违的朋友。”

    “你这感觉来的未免也有点太迅速了吧”我打趣她道。

    “什么话嘛”凯兰白了我眼:“我是说真的,真有种熟悉的感觉。”

    她的话,蓦然间勾起了我的回忆,是啊,有些时候,我也会在某些陌生的事物身上,找到熟悉的感觉......

    “这大概就是前世的因缘,又或者说,是血脉的共鸣了吧”大太刀突然道。

    “说得好”我在心里默默道:“就像我第一次遇见狄瑞吉那样,虽然以前从未见过,但就是有种奇怪的熟悉感,好像我俩是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而且狄瑞吉似乎也对我并不陌生,这或许是和我体内流淌着的妖精血统有关,只可惜,我的血统被封印了。”

    “被封印了,解开封印不就好了”大太刀不以为然道:“只要解开封印,该属于你的东西,依旧属于你。”

    “说得对”我赞同道。

    既然凯兰是天族人,那么,无论她是否拥有科技天赋,流淌在她血管里的血液,也会强迫她对先祖留下的基业感到熟悉。

    这是一种源自血脉的情感,是无法被割舍的。

    “能找到入口吗?”我问。

    凯兰摇了摇头。

    “既然都已经产生熟悉感了,那为什么会连入口在哪里也不知道?”我因为闲极无聊,所以强词夺理道。

    凯兰翻了个白眼儿:“熟悉就一定得知道吗?”

    我无话可说。

    看着渐暗的天色,黑灯瞎火的,肯定不适合搜寻入口,而且我俩体力也所剩不多,今天就此作罢,寻找入口的任务,还是搁在明天执行吧。

    于是从行囊中取出围布与支架,麻利的搭建起一顶帐篷,接着生火,造饭。

    由于岛上几乎都是机械生物,很难寻到一只活物,所以鲜肉是吃不到了,只能吃随身携带的肉干。

    凯兰对于风干肉干倒是没什么意见,只是一个劲儿抱怨我没带酒来。

    面对她的抱怨,我只是微微一笑,心中暗道:我倒是想,但敢带吗?一旦带酒过来,你肯定偷喝,并且一定误事。

    一想到这个女人抱着酒瓶,红着脸颊,不管不顾的就地卧倒,呼呼大睡的样子,我就庆幸没带酒来的明智之举。

百度搜索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爱搜书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暴走的疯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暴走的疯兔并收藏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