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爱搜书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如果我是艾丽丝的话,一定会爱上我自己,而且是深深地爱上我自己。

    想我也是双十年纪大一丢丢,五官端正,身姿挺拔,英姿飒爽,实力挺强......至少在同龄人中间,我是为数不多的强者。

    如此年轻有为......又多金,且在危险面前,还能挺身而出,挡在女人身前,替她们挨打挨揍挨刀子,简直就是完美老公的典范啊!

    偷着瞥了艾丽丝一眼,这女人依旧一副虚弱的表情,软软的瘫坐在地上,一双俏目含怒带恨的瞪着不断逼近的刺客,全然没把我看在眼里。

    喵了个咪的,白装酷了!

    简直是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茅房。

    这一刻的忧伤,谁人能够理解?

    刺客们很谨慎,即便面对的吞噬是我这样的小菜鸟,也表现出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这就是刺客与战士的区别了。

    战士,是挥舞着长枪,利剑,大砍刀,嗷嗷叫着横冲直撞,犹如人形犀牛般的存在。

    而刺客,则时刻保持着小心谨慎,好像狼蛛,时刻潜伏,伺机而动。

    这或许也与刺客的职业性质有关,别看战士阵亡的数量也不少,但他们往往死的轰轰烈烈,而且就算挂掉,也不会横尸街头,一般会有同伴收敛其尸首,带回冒险家基地,由其亲属领走安置,若是没有亲属的,则会被基地工作人员带去尸坑,集中处理。

    而刺客则不然,他们行的是阴暗之事,近乎半数死亡的刺客都会被挖个坑,当场埋了,其亲属们甚至连他们是生是死都不知道。

    至于那些被随便挖坑埋掉的阵亡刺客,也只能默默地在土壤里腐朽,魂归创世之神,身化春泥土灰。

    故而,接了任务的刺客,即便目标再是弱小,也会表现出加倍的小心。

    正如此刻我所面对的数名刺客那样,徐徐而进,步步紧逼,匕首弩箭,皆握手中,明明只要几个纵跃,便能给予我致命一击,却偏偏谨慎到不行。

    这群刺客给我的感觉就是,他们是逼不得已,不情不愿的接了任务,由于任务不合心意,于是消极怠工,一边徐徐向我逼近,一边又考虑着如何才能完美的放弃这个任务既保住身家小命,又让雇主接受这个结果。

    当然,以上皆是我的意淫。

    虽说刺客们的反应像极了消极怠工,但他们狼一般的凶恶眼神,却早已说明了一切。

    紧握住双拳,凝出杀意,黑红色杀意如轻纱薄雾,从毛孔析出,迅速堆积覆盖,仅仅数秒,便已包裹住我的双手。

    得亏大太刀不止一次的督促,才使得我每天抽出一定时间凝练杀意,如今,在可控量范围内,已是收发自如。

    但我从来没敢超量使用过杀意,这一点,大太刀也不止一次警告过我,一旦过量使用,我的理智极有可能再次被杀意掌控,我也将再度变成只知杀戮的行尸走肉。

    以前实力弱,体力也一般,只要用尽体力,便能恢复理智,可随着我实力变强,这种消耗体力的手段越发的不实用了,如果不想造成大面积死亡的话,就只能干掉我了。

    我不想大面积杀戮无辜百姓,更不想死,所以还是酌情使用杀意吧。

    但我敢保证,刺客们绝对不会酌情下手,他们不出手则已,出手必杀招。

    当刺客距离我还有五米远的时候,他们再次停下了脚步,身子好像虾子一般弓起。

    这是爆发的前兆。

    啊啊啊!他们要攻击了!这群可恶的刺客!我一定会让你们这次刺杀行动变得难忘的!

    拳头被握得咯吱咯吱轻响,那是陨铁受力发出的刺耳摩擦声,我已经决定好了,第一波攻击,就以我最为精纯的体术来迎战吧!

    或许有人会质疑,我一战士,还是个刀客,哪来的体术?

    这就有点狗眼看人低了吧!

    咱毕竟是从蔚蓝星球过来的,以前上学时候练得军体拳算是体术吧!

    好吧,我承认,军体拳已被我忘了七七八八,仅剩下起手式还铭记于心,而仅靠起手式,是吓不倒敌人的。

    但是!

    在军体拳之前,我也曾经日夜钻研过一门普世武艺,虽然大众,却悍猛无双,一旦用出来,七八个人都未必能近的了身!

    这门绝技,有个通俗易懂的名字王!八!拳!

    没错!

    就是王八拳!

    这门男女都会,老少皆宜的普世武艺,施展出来,恍若王八游水,所向披靡,唯一的缺点,就是两侧空隙,容易被人阴。

    但此时此刻,乃搏命之战,那还顾得了那么多,猛就行了!

    于是我决定拼着不要老脸,舍弃风度,用王八拳与敢来犯我的刺客决一雌雄之时,突变骤生。

    已经蓄势完毕的刺客,终于按耐不住杀戮的渴望,一个个好像离弦的箭,嗖嗖嗖朝我冲来。

    在身子离地的瞬间,一黑不溜丢的庞然大物,闷声无语的从一侧树丛间窜出,其势如虹,声如雷霆,猛如野猪,狼奔豕突,一路飞沙走石,挟风带叶,横冲直撞。

    刺客们身在半空,躲避不及,被这黑东西一股脑儿,连窝端了。

    呜呼哀哉!六名实力高强的刺客啊,连一次出手亮相的机会也没有,就被撞飞出去,好像撞在石头上崩飞的水珠,打着转儿的朝四面飞去,且飞且叫,飞行姿势极为精彩,如在空中舞蹈的八爪鱼,叫的声音特别婉转,好似一群被**的活叫驴。

    他们飞啊飞,叫啊叫,最后伴随着噼里啪啦一阵热闹的响声,皆化作沉寂。

    这六名堪比国家力量的刺客,其中的两位,很倒霉的脑袋撞树上了,而且还是硬木树,当场不动弹了,也不知道是晕厥过去,还是当场去世。

    还有一名,撞断两棵树之后,被挂在第三棵树的树干上,风干肉般挂在上面,头不着天,脚不着地,连个支点也没有,再加上还受了重创,身体剧痛,四肢无力,连挣扎的力气也没有,于是像条咸鱼般,放弃了挣扎。

    余下三人就没那么幸运了,其中两个落在了巴卡尔面前,当场被烧成了串烧,还有一个,不偏不倚撞上了硬木树探出的躯干,噗呲一声,被穿了个对穿,死倒是没死,但也差不多了。

百度搜索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爱搜书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暴走的疯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暴走的疯兔并收藏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最新章节